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仙侠论坛 > 第六十章 团灭,泄露信息的人
    “滴答”声每响够一百零八下,这商务套间之中,就会有一个人被杀死。

    亦或者任何人只要稍有异动,也同样会被杀死。

    即使这些人,都是东南亚大圈之中,身经百战,见惯了无数生死的精锐雇佣兵,此时此刻,一个个也不由两股战战。

    特别是刀疤,虽然他的双手依旧紧紧的握着双枪,虽然他每一次呼吸都依旧沉稳悠长,但是,在刀疤的内心之中,却早已经充满了恐惧。

    刀疤见过化劲宗师,也曾经与化劲宗师正面搏杀过,但是,类似今天这种诡异而可怕的情况,却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不动的话,等到那“滴答”声足足响起一百零八下之后,就会有一个人被杀死。这这个被杀死的人究竟会是谁,谁也不知道。

    但是,如此有人胆敢轻举妄动,那么,第一个死的就一定是他。

    动也是死,不动也是死。

    只不过,那刀疤等人却没有发现,随着自己心目之中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虚弱。

    窗外,夜色之中,以五鬼神兵法凌空漂浮的陈白鹿却是在静静的感受着因为恐惧之心,而源源不断流淌进入到了自己体内,不断转化出来的元神之力。

    “虽然远远比不上皇家建富投资集团大厦之下那一次的数量众多,但是这一次的效果,却是出乎意料的好,难道说,这是因为这些雇佣兵的实力一个个都强大无比的原因吗?

    还是说,这是因为这些雇佣兵每一个人都经历过生死考验,精神强大,远超常人的原因?”

    无论如何,此时的陈白鹿却是继续着这里的一切。

    随着“滴答”声每一次响到一百零八下,都会驱动五鬼,将房间之中的一人格杀。

    刀疤依旧在握枪,这两柄沙漠之鹰,已经陪伴了他十几个年头,当初击杀化劲宗师之时,靠的就是这两柄堪比手炮一般的沙漠之鹰,以及自己的特种子弹。

    当初那一战之后,两柄沙漠之鹰都已经遭遇到了极为严重的破坏。但是,刀疤依旧不惜一切代价的修复了双枪,原因很简单,刀疤认为,这一对儿沙漠之鹰,能够为他带来幸运。

    只是这一次,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名名刀疤的手下在黑暗之中被不断的杀死。刀疤生平第一次,心中涌现出来了一种无力的感觉。

    那种绝望,痛苦,无奈,正在不断的吞噬着那刀疤的体力。

    “我的枪!”

    此时此刻,那刀疤已经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握着枪的双手,已经开始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以为是时间太长,而没有注意的刀疤,根本不知道,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此时的头发之上已经开始变得斑白。

    “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趁着自己的体力还没有消耗殆尽,必须立刻出手了!”

    随着刀疤的心中思量,很快,他已经大喝一声:“动手!”

    只可惜,那刀疤话音刚落,这商务套间之中,忽然有无数的阴风席卷而来。仿佛阴魂鬼物一般的呼啸之音传来,下一刻,除去刀疤之外,这商务套间之间已经一连传出了无数的惨叫之声。

    下一刻,那刀疤再也不敢继续等待这这里,这些手下的每一个人刀疤都万分熟悉。

    无论是他们的性命,声音,还是他们每个人都的实力,以及他们掌握的杀人技巧,都已经烂熟于心。

    所以,在这些惨叫声落下之后,刀疤已经知道,自己的手下已经全军覆没了。

    下一刻,双腿发力,暗劲流转全身,刀疤已经抄起双枪,飞速起身,同时将五感放大到了极限,试图去感应这房间之中的一切。

    只可惜,在那一瞬间,刀疤只感觉自己的浑身上下似乎已经不再年轻,而是换上了一个行将就木,垂垂老矣的身体。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抬手的一瞬间,那刀疤的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丝失神。而也就是因为这一丝失神,那刀疤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两个肩膀之上,一阵剧痛之感猛然传来。

    仿佛虎口咬合一般的巨力从刀疤的肩膀之上传来,紧接着,刀疤刚刚感觉到自己双手被废掉的瞬间。一个仿佛铁钳一般的手掌已经紧紧的捏在刀疤的脖子之上,使得刀疤就连呼吸都已经很难做到。

    而此时此刻,借着月光方才出现的光影,那刀疤已经看清楚了陈白鹿的模样。与自己这一次任务之中看到的照片之中是一模一样。

    “陈,陈,陈白鹿……”

    听得刀疤所言,此时的陈白鹿却是脸颊之上露出一阵阵森冷的笑意,随后开口说道:“果然,看起来你们对我的调查很不错!现在我又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如果答得好,没有奖励,但是如果答得不好,那可是有惩罚的哦!”

    “化劲宗师不愧是化劲宗师,手段神鬼莫测,这一次,我刀疤确实是栽了。不过我有个问题不吐不快,是不是猴子出卖了我们?”

    此时此刻,听得刀疤所言,陈白鹿却是笑着开口说道:“这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先要告诉我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一次,你们是如何得知,我会来深市的?”

    听得陈白鹿所言,此时那刀疤却是带着些许笑意开口说道:“是省厅的齐伟同,当年他在东南亚执行追杀毒匪之时,曾经因为被人出卖,陷入到了毒匪的埋伏之中。

    当初是我救了他一命,他才有机会以英雄的身份回到鄂州,进入到了省厅之中。这一次,我们正是通过他,才查到了你的航班和定下的酒店。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了吧!”

    “很简单,我从猴子的脑子里面,自己搜索出来的。”

    言罢,此时的陈白鹿右手猛然一扣,下一刻,那刀疤已经开始疯狂的颤抖起来。

    待得不过半分钟的时间过去,下一刻,那陈白鹿已经将刀疤的尸体扔到一旁,淡淡的开口说道:“居然还有意外收获,不错,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