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麒麟诛胡传 > 第32章 典布引祸江湖,一良惊逢仙鬼
    朝廷中的暗斗逐渐公开化了。几个王爷按贾南风的要求,多次写奏章弹劾杨骏专权,列举了他几十条罪状,包括造反。

    贾南风上不了朝堂,优势无法发挥,越来越多人不看好她,悄悄站到杨骏那边去了。然而深宫之中,社会我南风姐已大有斩获。杨骏之女杨芷是先帝司马炎的第二任皇后,也就顺理成了现在的皇太后。然鹅,杨太后并不是当今皇上司马衷的亲生母亲,被皇后贾南风以其名不正的理由,废掉太后之位。杨芷终于承担了农夫救蛇应该承担的后果。

    年初一,天还未亮。张华悄悄的摸到了他私生子张一良的宅子,昨夜和一位老同事喝酒,那人喝醉后说出了一个惊天秘密。杨骏收买了一支内卫军,今晚将在后宫刺杀贾南风。

    此时张一良正在虎豹骑军营中,昨晚他们举办了春节联欢晚会,凌晨两三点才结束,于是和念吴,小念住在军营里。府中女仆烟雨对张华说:主子和夫人小姐昨夜赏灯未归,我这就去找他们回来。

    张华叮嘱道:他回来便叫他收拾行李,离开洛阳。说着匆匆忙忙离开了。

    张良接到这个消息,和萧建离分析当下局势。如果贾南风现在被杀,那藩王必然进京勤王,藩王加起来有五六万兵马,杨骏在洛阳也掌握六七万兵马,一旦开战,晋朝直接完蛋。目前不能爆发太大的内战。

    两人赶回洛阳,潜入宫中,找到被收买的禁卫军军官,在他的营房中将其斩首。

    皇宫内出了杀人案,朝野大震。贾南风让司马衷立即召开临时朝会。午后三点多,朝会钟声响起,百官紧急入朝。

    宫中出了骇人听闻的杀人案,贾南风是有资格以“后宫安全”为理由参加朝会的。她在朝堂上鼓吹权臣谋反,剑剑都奔着杨骏杨太尉而去。继而又面红耳赤的大骂群臣,最后哭哭滴滴的要求皇帝招王爷们进京勤王。

    这场表演,是不是该给贾南风打个a+?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你就是个演员……

    死者正是杨骏收买的,想去刺杀别人,行动前突然被人刺杀,搞得杨骏一头雾水,心中忌惮,不敢太嚣张。只见杨太尉黑着脸站在一旁,一言不发。杨骏的一切行为,都是复制粘贴他的偶像曹丞相的,但他有没有曹丞相的胆识,自己心里却没点逼数,遇到屁大点事就怂成了隔壁的掏粪老王。

    看到杨骏灰头土脸,我们的贾皇后别提有多哈皮。心想:我要是零件跟你们一样,在这朝堂里准叫你们跪舔老娘……

    一个丑女人想要让这群撕逼了几十年的男人双击六六六?不存在的。别忘了还有直男癌卫瓘大人在场呢。

    这卫瓘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撕逼也不挑时间。听到皇后说下诏书让藩王进京,他那八十公分直径的大条神经就绷得不要不要的。说什么藩王进京有违祖制,历史上很多藩王进京最后都引发大乱之类的。

    自此,皇后贾南风便对卫瓘恨之入骨。暗自决定,不仅要除掉杨骏,你这愚蠢至极的卫瓘,也必死无疑。

    宫卫被刺案发生后,典布成了洛阳城的超级网红。钟府惨案还没破,杨茂又在军中被人所杀,如今宫中又死了个校尉。朝廷给典布下了死命令,一个月破获宫廷刺杀案。还派了几千人的城防军供他调遣,他每天带着大队人马在城中到处砸场子。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典布将钟府惨案和杨茂遇刺,宫廷刺杀案联系在一起,三案合并了。人们猜测因为死者都是杨骏一党的,这两个案子有可能是宫斗的戏码。典布很快将所有杨骏的政敌都监视起来,就连张一良的宅子外都有了廷尉署的暗探。

    获得这个“殊荣”的同志还有:皇后贾南风、朝中任职的皇后家人十来人、张华、卫瓘等等。

    一天下午,张一良和小念,宋伊,烟雨几个人在后院翻地,阎缵来了。宋伊做了几个下酒菜,阎缵和一良叔侄两边喝边聊起来。

    阎缵道:贤侄倒是清闲得很,你可知朝廷现在乱成什么样?

    一良说: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干嘛,有吃有住,逍遥自在岂不是更好?

    此言差矣。朝中暗流涌动,几大势力都想拉拢贤侄,却都有所忌惮。

    叔父你就吹吧,撸我的时候他们哪个不是开开心心的?

    非也非也!杨太尉早想让我来和你谈谈,只要你从此与皇后断绝来往,不再效命于她。太尉就封你为前将军。

    叔父醉了,醉了!我何德何能啊?再说,我只效命于朝廷,不效命于任何人。

    朝廷是何物?朝廷也是由一个一个人组成的……

    叔父今天找我,就是为这事儿?

    我难得进城,顺路来与你聊聊。

    顺路?

    正是。廷尉署典大人怀疑钟府,杨茂,宫廷刺杀三个案子都是江湖人所为,我此次进城是送洛阳江湖势力名单给他,你瞧着吧,过不了几天,这洛阳城中的江湖势力便都不复存在。

    我去,什么情况,张一良心中一震,却不敢声张,故作镇定道:江湖势力?洛阳城中有江湖势力?

    你呀你呀!以前只道风流不羁,现在你又潜心兵法,带兵有一道,却不知这朝堂和江湖的险恶。

    那不是有叔父嘛!有叔父在,侄儿定然不会有事的。

    你还算好,我能救得了你,你爹爹情况可不妙,他与皇上皇后走得太近,还想拉你一道,你可别陷得太深。阎缵说完喝了杯酒,嚼上两口菜。

    叔父放心,我明哲保身,不偏不倚。

    这也未必是好法子,我且问你。阎缵咽下嘴里的菜,靠近一良道:我听说有一支神秘队伍,袭扰鲜卑人,救出了三千汉女。此事与你有关与否?

    我去!张一良笑了起来,继续道:我要有这能力,还让人整成这鸟样么?

    你打了几个漂亮仗,大家不得不联想到你。不是你,那就该是江湖人士所为了。

    有什么江湖人士这么厉害?

    两三人杀入钟府,砍死三四十名兵士,二十来个家人,却不留一点痕迹,你说厉害不厉害?

    到底是何人?如此了得,又如此凶残?

    正是我们蜀中的,你可听过姜淮?

    未曾听过。

    江淮是姜维的侄孙,当年他爷爷和父亲随姜维诈降钟会,想用诈降之法歼敌。不想他爷爷和父亲却被钟会的养子钟毅削首屠戮。

    原来如此,难怪凶手割下钟毅的脑袋,是报仇来了。

    正是,江淮召集了诸多族人,组建了一支队伍流落到淮河一带,厉兵秣马,又得到江湖上一流高手的指教,练得一手好刀法,叫流电但马刀,非常了得。

    同是蜀中人,你怎么忍心害他?张一良哀叹一声,问阎缵道。

    杀人者必须偿命。阎缵淡定的说。

    洛阳还有哪些江湖势力?

    太多了,凡是有点名气的,在洛阳都有隐秘的联络点。东市的云梦客栈是华山派的,留香酒家是嵩山派的,悦来酒家是浣花剑派的,沧海客栈是西凉门的……

    你怎么这么清楚?

    别忘了我在蜀中,也算是半个江湖之人。

    叔父你这样做不怕江湖之人来寻仇么?

    我有何惧?我手下三万精兵,你当是摆设么?

    那杨茂有两万精兵么?不也惨死营中么?

    不用担心,典布会替我保密的。

    这你也信?

    好了,好了,好侄儿。你可千万别与他人说,我得回去了,你好好保重。等这阵子风头过去了,我自会说服杨太尉让你领兵。阎缵说完匆匆忙忙出门,回营了。

    叔父你多加小心才是,可别把自己逼上绝路。张一良朝阎缵背影说了句。

    事发突然,一良换上豹军黑衣,戴上面具,从后院悄悄溜出门,赶往慈孝里找萧建离商量。萧建离这几日和匈奴贩马商去匈奴看马,晚上住虎豹骑军营内。张一良写了信命人送到虎豹骑营,下令将豹军带回,紧急任务。

    他想起玉带水仙马楼玉曾给他一枚黑铁令,告诉他有事可到洛阳沧海客栈找掌柜。过了这么久,鬼知道黑铁令扔到什么地方去了,只好乘走联络站一匹黄马,朝东市奔去。一进东市,就看到留香酒家被官军包围,朝里边扔火把,烧了起来。

    辗转找到沧海客栈,此处也让官军给围住了,半夜三更的,客栈的人们早就睡熟了。看到一个黑衣人骑马冲过来,官军的弓弩手也不管是敌是友,嗖嗖嗖的就放了箭。胯下黄马中了多箭,朝前狂奔,撞入队伍中,砸伤十来人。

    马背上的张一良早已轻功跃起,弓弩手又朝着半空中的一良乱射,他只好动起武来。只见张一良上身前俯,气聚丹田,双手蓄势,交叉在胸前,晃动起来,他跟前竟形成了一道气墙,猛的一推,那淡紫色的气流边旋转边冲向弓弩手,将射过来的箭簇反射回去,只一招,前排十来人便倒在自己的箭簇之下。

    这招即是麒麟神掌中的麒麟戏水。招式打完,一良已在敌阵之中落地,一群步兵扬刀砍来,一良的麒麟振臂已成,右手一掌震碎前方兵士的脑袋,左臂一抽,正中身后兵士胸膛,两人立即喷血而亡。没来得及细看,第二轮攻势已到,七八人举刀从一良头顶劈下,麒影幻闪配上千手拜佛,黑影一动,来袭者背后皆着了一道蛮力,控制不住自己,七八人手中的刀刺入对面的友军腹部时才意识到完蛋了,自己也给队友捅了一刀。

    敌军统帅见状,却不畏惧,一个偏将模样的赶着战马冲来,手中一把弯月戟从张一良身后刺到。一良听得声音,急急蹭力,后空翻起,正好落在那弯月戟上。偏将见状,立即抽回兵器,再次一戟。张一良已抓住戟头。此时一良正好落在战马前,战马一惊,嘶鸣一声,刹住了后脚,抬起前脚正将踏在一良头上。

    一良心中却早得了破解之法,下盘扎稳,聚力道于左掌之上,向那马脖子击去……正在此时,一个白影闪过,只听得锵的一声,那战马两只前腿被切了,飞出几米之外,鲜血喷出,洒在一良身上。一良那一掌也收不住了,啪一声打在马脖子一侧,那马立即飞出数米之外。

    此时,一良右手还抓着弯月戟的戟头,顺势将那偏将从半空中扯了过来,一掌打在他肩膀上。轰然落地,动弹不得。

    那白影,正是玉带水仙马楼玉。一同来的还有鬼面书生,两人善用兵器,早已混在兵士间疯狂砍杀起来。在这样的战场中与敌格杀,仙鬼双侠轻松自如,就像是在切白菜一般,闪,弹,避,推,划,劈,刺,哪里还用得着剑术招式呢。

    张一良不会使兵器,却想试一试,右手一抛,那弯月戟当空转了一周,戟柄已在一良手中。鬼面书生身后让几个兵士围住了,张一良闪冲过去,横扫一戟,虽将那几个人打着了,他们只踉跄几步,疼痛一番,并未受伤,脚步站定就抡起刀子来砍张一良,没等张一良用弯月戟格挡,鬼面书生已到眼前,啪的打开他的折扇,在几个兵士跟前一闪。兵士们脖子下出现了一道连贯的割喉之痕,一齐倒下了。

    砍杀了好一阵,沧海客栈的包围圈被彻底撕碎了,客栈中百余人纷纷逃出,官军统帅皆被杀,兵士抱头鼠窜。

    三人聚到一起,作揖相互行了个礼。张一良转身想走,玉带水仙道:多谢大侠出手相救。

    张一良站住脚,没有回头,两手抱拳举到肩膀外示意一番,动身想用轻功离开。那玉带水仙却哈哈大笑起来,道:麒麟叫兽大侠,多日不见啊!张公子。

    一良大惊,这马楼玉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究竟是自己行动中不注意露出破绽,还是琅琊宗内走漏了风声?且看下章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