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玄衍释魔录 > 第二十八章 青山事了
    冲出那幽深而险峻的通道,柳逸尘与青月一同出现在了圆月之前。

    这让柳逸尘觉得无比的荒唐,这深潭地上的洞穴居然通往整个瀑流的顶端,且没有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这可让不会御空的柳逸尘无所适从。

    此刻,月下的山谷之中已是满目疮痍,到处都是雪白的冰锋,到处都是破碎的石块与断裂的树干,让人不忍直视。

    让人惊讶的是,柳逸尘看到了追来的空慈上人嘴角留着一缕鲜血,似是受了些伤,而那火急火燎的空悲禅师正与变回人型的寒君僵持在潭水之上,半边身子竟被冰霜覆盖,不得轻举妄动。

    “阿弥陀佛,谢佛祖保佑,小施主福大命大,不然老僧亦不知该如何是好。”空慈上人凝神望见了柳逸尘,当是心下一喜道。

    而一旁的空慧见到与柳逸尘一道的青色狮子,面色大变道:“后面那是……青狮灵祖!”

    月光之下,寒君更是无视了那本该死在潭底深处的柳逸尘,他全神贯注、目不转睛的紧盯着柳逸尘身后的青月。

    “青月!”寒君一时不知该如何言语,他的表情有些扭曲,但非狰狞,那是出自内心的喜悦与欢腾。

    虽然不知为何手中的青狮灵珀尚未破碎,但他仍是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身影,这让他的语调不自觉的有些颤抖。

    “寒君!你为何要出现在这里?”携着柳逸尘从天而降,青月的身子狠狠的落在了地上,她将柳逸尘放在了地上,在青山寺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化作人型,她向着寒君说道。

    刚变回人型的青月似是有些疲惫,她的身影有些黯淡,眼眉也不断的低垂,好似变身成兽消耗了她大量的精力,现在只想陷入沉眠。

    听闻青月的质问,寒君却是不知该如何作答,他摇了摇头,唤出袖中的青狮灵珀,有些木讷的说道:“我还未打破这块青狮灵珀,解除你魂魄之封印,你却是突然的出现了。青月,你果然还没有放下我们么?”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你不该为了我,去助纣为虐,寒君,你不该来的。”青月强打起精神,露出一丝苦笑。

    “这是为何?”出声的不是寒君,而是那黑色的巨鹰,最初见到青月的惊讶让他忘记了扇动自己的翅膀,差点一脑袋扎进远处的丛林里头。他盘旋而下,落在一粗壮的枝条上,向着青月问道:“那时候,我们道行不够,无法在那老和尚的面前把你救下来,却是眼睁睁看着你化作石像,与着灵石。如今百年修行,我等修为甚是精进,当是要将你从牢笼之中解救出来!”

    “当初,是我自愿将自己一分为二,化作镇守此地之灵兽,皆因我借慧觉大师之灵光,看到了天道轮回,看到了自己存在此地之使命!”青月反驳道。

    “你为何要这么做?竟是丝毫不顾我们这些朋友的感受?”寒君苦笑着问道。

    “皆因你等的到来,将引发世间一场浩劫!”青月满脸肃穆,说话间,她的眼神微微飘转,望向了一旁的柳逸尘。

    柳逸尘联想那石洞中的见闻与那伏羲道祖所说的话语,当是摇头苦笑。兴许,在青月的眼中,自己的出现才是天道对其最直接的警示吧。

    在几人几妖愣神的功夫,青月抬手一招,却见那原本安静的躺在寒君手心的青狮灵珀突然一热。那炙烤般的火热触感让寒君的手猛然松开,青狮灵珀便化作一道闪光,飞到了青月的手中。她将青狮灵珀猛地一捏,那灵石当场破碎化作了万道光芒,将青月的虚影包裹。

    “青月!你这是要做什么?”寒君大急,他不解的向着青月问道。

    “寒君,还有老黑,你们走吧,此处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我的肉身早已化作石块沉在了潭底,如今的我也只是余下的一缕魂魄!”青月向着寒君缓缓道。

    “不,青月!我们来此便是为了将你复活!”

    话刚到一半,寒君便被青月出声打断道:“回去吧,今日一别,日后或许还会相见,希望那时的你可以伸出援手。”

    说罢,青月不再理会寒君,转身面向柳逸尘道:“既然你已经来了,那我在这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

    青月对着柳逸尘展露了笑颜,笑颜之中带着一丝解脱。似是得到了上天的感召,她身上的光芒越发强盛。

    “灵祖!”空慈上人见此出声道,他的步子不急不缓,似是对眼前的一幕早有准备,他道:“如若灵祖一走,那青山寺势必有些削弱,还望灵祖予以箴言!”

    青月展颜笑道:“你等当是青山寺之栋梁。如今的青山寺已是不用再有我的精魄坐镇,有你等在此,号召信徒,精修佛法,当是可保青州百年无忧。”

    空慈、空慧与已是解除了身上大部分冰霜的空悲三人俱是作双手合十状,道:“弟子谨记!”

    终于,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青月带着无比动人之笑颜,化作漫天流萤,消失在了着苍茫天地之间。

    忽然,柳逸尘感到有一股炽热的暖流凭空而生,直冲他的心底。这让他诧异不已,而这股暖流温暖非常,虽道不明,却是让柳逸尘倍感亲切。

    ----------------

    在一处黑暗笼罩的山头上,那无人所见的阴暗之处,有一个浑身白衣,面目不详的男子,正淡淡的看着在那碧水寒潭所发生的一切。

    直到那宛如神女般的青月化作天地间的光辉,白衣男子才轻声开口道:“天道苍茫,如今,那青狮当是放下了一切。”

    这时,白衣男子身后的黑暗之中,露出了一个身体瘦弱,全身戴满枷锁的男子。

    那男子身后背着一把玄奥重剑,与其身形大不相符,他缓缓从黑暗中显现,开口道:“主人!您忠实的仆人已将散布出去的鬼灵珠尽皆收回,但有一颗鬼灵珠不知所踪,还请主人责罚!”

    白衣男子摇了摇头道:“那颗珠子现在就在那些青山寺的秃驴手上,不过问题不大,那颗珠子已经破损了!”

    那个仆人羞愧道:“此是老仆的失职,竟是劳烦主人亲自探查。”

    那白衣男子摆手打断道:“这些都不重要,毕竟我也不曾想到,颇有凶命的寒水之君其实这般的优柔寡断。也罢!只要天命之子来到此处,我等的目的便已达成,如此,回去吧。”

    “是!”仆人一声应道。

    不留一丝念想,那白衣男子与其仆人即刻转身,隐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可在那转身的霎那,白衣男子手中的皓白玉笛仍在空中留下了一道璀璨的光芒,光芒一闪而过,宛如流星,可惜竟无人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