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修真大网店 > 12.摆摊插曲中
    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相信这个世界还有真情,但至少方吴为是半信半疑的。

    比如当时那个卖神油的小哥,请方吴为吃了一份x龙早餐时,方吴为是相信世界还有真情的。

    而当那个卖神油的小哥,坐在方吴为身旁,告诉方吴为自己有多么爱自己女朋友,愿意将自己一切都奉献给女朋友的时候,方吴为是不相信真情的。

    有人会为了女朋友大早上起床摆摊到八点半,然后一天打两份工的吗?

    有人会为了给女朋友买东西,一连半个月都啃馒头,却在方吴为忘记带钱(经常故意不带)的时候,请方吴为吃一顿早餐吗?

    最重要的是!

    最重要的是!

    最重要的是!

    一个笑起来就猥琐得跟表情包一样,甚至身高都跟表情包原型差不多的人!会特么的有女朋友吗!

    方吴为一想到那个猥琐小哥贱贱的笑容,就总觉得是不是手机里面的表情包不小心掉出来印在他脸上了。

    真的猥琐啊!真的猥琐啊!猥琐得连早饭都不能看着他的脸吃啊。。

    “唉。。”

    默默叹了口气,方吴为既然已经猜到了那个大高个是猥琐小哥,那么那个女的,想必就是猥琐小哥口中的“女朋友”了吧?

    只是方吴为觉得有些讽刺,没想到猥琐小哥口中的女朋友,却只把猥琐小哥当做“纠缠自己的男人”。

    “诶。。没想到他还真有女朋友啊。。”

    很快方吴为的脑洞便又转移到了别的地方上,不过心中还是留存着对猥琐小哥的同情。然后暗暗想着果然女人是老虎,碰不得。

    “那个?少年郎,你有见过那个高个的小子没?”

    秃顶的肥胖老头看来是没听见方吴为的自言自语,他见方吴为低着头发呆,还以为是自己说得不够清楚,所以又重复了一遍。

    不过方吴为刚抬起头,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任何话,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却抢先一步的骂道:

    “臭吊丝,你是耳屎没扣干净吧?我老公公问你话呢!”

    “额。。”

    方吴为一脸蛋疼的看向那个叉着腰的女子,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了一个成语——“狐假虎威”。这个穿得骚里骚气的女子,倒是有一丝狐狸精的模样,只不过那个秃顶的老头,却与老虎毫无相似。

    脑筋转了两转,方吴为想到之前猥琐小哥请过自己几餐饭,自己也算欠了小哥一个人情。而眼前的这两个老少配,说实话还真有点恶心。顿时,方吴为心中便有了捉弄之意。

    方吴为这个捉弄之意,一是为了教训教训那个满嘴喷翔的女人。二是为了替猥琐小哥,教训教训那个践踏男人心意的女人。三呢。。就是单纯看老牛吃嫩草不爽吧?

    “嘿嘿,两位别急别急。我不止见过那高个的小子,还和他挺熟呢。”

    脸上挂上招牌的谄媚笑意,方吴为不恼不怒,反而笑嘻嘻的回答道。

    此刻要是郑鸿钦在这里,定会因为方吴为脸上的笑容而打个寒战。因为方吴为只要一露出这样的笑容,他肯定又要被坑了。

    “嗯?你还跟他认识?”

    老头一愣,他本想着找到那个小伙子,然后好好用自己的地位与势力压倒他,让他不要再靠近自己包养的小情人。没想到现在那小子没见到,却遇到了那小子的朋友。

    “你。。你怎么会和他和认识呢?”

    而站在老头身前的女子听见这话,气势却莫名其妙的少了几分。脸色变换的看着方吴为,仿佛在心中犹豫着什么。

    方吴为一看女子这幅模样,心中登时对自己的猜测又肯定几分。这个女子一定就是猥琐小哥的女朋友,现在听到自己认识猥琐小哥,所以怕自己把她和猥琐小哥的事情说出来。

    “当然认识了,要不要我打个电话叫他来呢?”

    方吴为眉毛一挑,挑衅的看了眼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子。

    结合之前这对狗男女间的对话,方吴为不用猜也能想到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大概就是那个女人,想要拉着包养自己的老板,来给猥琐小哥一个下马威。告诉猥琐小哥她是有多么高贵,猥琐小哥是有多么配不上她。

    这种贱人就算当了别人的情人,也不忘恶心一把曾经对自己好的男人,真的是恶心到不行。

    “哼!你就叫他来呗!我正好想叫他别再缠着我了!”

    女子冷哼一声,双手插在胸前便转过身去,也不再看着方吴为。

    “哦?他缠着你?”

    方吴为一听就乐了,自己和猥琐小哥交情虽然不深,但也听猥琐小哥说过无数次他的女朋友。

    如果猥琐小哥说得不假,那么这个女子早已经从猥琐小哥身上捞走了十几万,貌似是连猥琐小哥结婚的彩礼钱都收下了。

    “我怎么听说你。。已经和他订婚了啊?”

    方吴为一脸玩味的笑意看着女子,手上拿起手机,一副要打电话的模样。

    “订婚?怎么没听你说过?”

    秃头的老头愣了一下,也疑惑的看向身旁的女子。他虽然对于自己小情人以前的经历不感兴趣,反正也只是玩玩而已。但如果小情人已经订婚了,那之后的麻烦事情就多了。

    既然是包养来的情人,自然是只要轻轻松松花钱最好了,他也不喜欢麻烦太多的女人。

    “!”

    反观是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一下子就像戳中了痛脚一样,整个人都如同母狮子一样炸毛起来!

    她猛地一回身,睁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方吴为,仿佛要把方吴为生吞活剥了一样,大声吼道:

    “你这个臭吊丝瞎说什么!我和他半毛钱关系没有,什么时候还成了他未婚妻了?!他每天缠着我不放,要不是我心地善良,早就报警告他骚扰我了!”

    “啊。。满嘴都是臭吊丝臭吊丝的还心地善良。。”

    嘟囔了两句,方吴为承认自己的生活确实有点吊丝,但是他也不愿意被人一直这样骂啊。何况他一个有志青年,现在可能过得苦一点,将来总有一天肯定会出头的。

    也不在意女子口中的臭骂,方吴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再一次笑着反问道:

    “怕是你报警之后,jc蜀黍还会叫你把彩礼钱退给他吧?”

    “彩礼钱?”

    老头又愣了一下,诧异的看向浓妆艳抹的女子。他没想到,自己包养的小情人还有那么多事情。本来还以为是傻不愣登的村姑,骗一骗爽一爽就完事了,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啊。

    “你!”

    女子吃了个大瘪,鼓着腮帮子硬是说不出一句话。她没想到这个摆摊的吊丝居然知道那么多,本来还想赶快断绝和前未婚夫的关系,顺带着连那彩礼钱也侵吞下来,现在却越搞越乱。

    转头抱住老头的手臂,女子一脸谄媚的贴住了老头的身子,用自己不算丰满的胸口蹭了蹭,然后说道:

    “老公公~别听他瞎说,我怎么会和穷得要来摆摊的臭吊丝订婚呢?他们这些穷吊丝,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故意恶心我们的呢~”

    “喂喂喂!小姐,你骂我一个人就算,怎么把别人也算上了嘞?”

    方吴为一听女子说的话就不乐意,穷怎么了?摆摊怎么了?吊丝怎么了?现在贫穷,现在摆摊,现在吊丝,也不一定将来就一样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黄河尚有澄清日,岂可人无得运势呢!

    只要人有志气,只要人肯努力改变现状,就肯定会变得比现在更好的!凭什么随意的瞧不起别人呢!难道像她一样,用肉体换金钱才是对的吗!

    “哼!我有说错吗!你们这些穷吊丝,活该被骂,活该被欺负,活该被人看不起,活该一辈子娶不到老婆!我跟你们这些吊丝说话都觉得恶心!”

    女子一脸戾气,脸上浓厚的粉底也扑索扑索的往下掉着,朝方吴为再一次狂喷到。她已经察觉到了那个包养她的老板的不耐烦,此时只想赶快离开这里,以后再另做打算。反正只要能不还彩礼钱,她肯定会再想办法。

    “啧!我看你是狗眼看人低吧!我们凭自己的本事赚钱怎么了?不偷不抢,虽然没有那些有钱人过得好,但我们过得舒坦自由啊!不像某些人,还要卖肉,舔什么屁什么来换包包!”

    方吴为斜眼看着女子,往地板上啐了一口。之前如果说他只是想捉弄一下这对狗男女,现在他可以说是已经对其感到了十分不爽了。

    “再说了!你凭什么就觉得摆地摊的人是吊丝?!你凭什么就觉得吊丝想吃你这种葡萄?!要换做我是你前未婚夫,我特么看都不看你一眼!嫌你恶心!”

    方吴为这一通乱骂,是骂得那个女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而她身旁的老头也默默将手从女子的怀中抽出,脸上也仿佛蒙了一层霜。

    “你这个臭吊丝!我还看不上。。”

    就在那女子大步向前,想要狠狠扇方吴为一巴掌的时候,一阵阵音浪忽然从天桥下的马路传来。

    “轰轰轰!”

    只见一辆外形酷炫的蓝色超级跑车,穿梭在车流之中,然后缓缓停在了天桥的入口边。

    一个身着灰色西装的年轻人,急匆匆的从超跑上走了下来,快步走上了天桥,从桥头朝方吴为和狗男女的方向走来。

    一瞬间,天桥上的路人也好,狗男女也好,都将目光转移到了那个带着一丝放荡不羁的年轻富豪(地主家傻儿子)身上。

    而一脸不悦之色的方吴为,却是看了一眼那走向自己的年轻富豪,然后又看了一眼自己如视珍宝的aphone,嘟囔的说道:

    “十点整?小郑亲今天来得还挺准时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