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国雄 > 第二十二章:男儿自古多柔情
    深秋的盐城夜晚,寒气很重,使人是感觉到十分不适。

    盐城本就地处于淮北之地,虽然并没有靠近大江大河,但不知为何,这白天的温度还算比较高,可是一到夜晚便是骤降,叫人是苦不堪言。

    张耀此时便是在城楼大殿之中,沉默地坐在高堂之上,眼睛是直愣愣地盯着那墙上的地图,仿佛想要努力的看清楚地图的每个细节。

    就在这看似平静的局面下,张耀的内心却是颇不平静。

    他刚才已经是得到了消息,就在下午他们坚守盐城之时,丁蔡二将所在的大寨也是遭受了林毅大军的猛攻,差点儿便被攻破,好在是丁蔡二将和手下的将士们浴血奋战,才堪堪地守住了那地儿,就因为此,丁将军还身负重伤,危在旦夕。

    就在张耀苦思冥想之际,便有一士卒从门外而入,手中拿着一封书信,见到这张耀高坐于高台之上,便是拱了拱手对这张耀说道:“将军,先生书信已送到。”

    张耀一听,便急急忙忙地向那士卒走去,抓起那封书信急忙拆开,读了起来。

    士卒也知道,此事乃是军国大事,容不得自己插嘴,便是恭谨地站在一旁,等待张耀接下来的吩咐。

    待到读完后,张耀便是脸色沉重了起来,不禁是叹了几口气,自言自语道:“先生信中说还要两日才能抵达盐城,但看林毅这样子进攻下去,盐城却怕是守不住两日了啊。”

    话音刚落,这张耀便是转过头来望着那士卒问道:“军中可有统计今日我们损失了多少人?”

    只见那士卒是神情一黯,用着颇为沉痛地语气回复到:“禀将军,我军单是今日便折损了三四千人,受伤的弟兄更是不计其数啊,将军。”说到最后,那士卒竟是红了眼眶,哽咽着说道。

    张耀听得那士卒这话,是又长叹了一口气,随后竟然自责道:“怪我啊,怪我啊,要不是此前多次败于林毅,焉能走到如此地步啊。”

    那士卒见了张耀这副模样,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张耀虽然此前同林毅交手是没占到半点儿便宜,但张耀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说这么丧气的话。

    他隐隐察觉到,此次真的可能是凶多吉少了。

    张耀却不等这士卒回话,便是向那士卒说道:“本将要出去看一看。”不等那士卒回答,就缓缓地向那大殿门口走去。

    张耀走得很慢,颇不像他平时的作风。那大殿里的安静衬托着这不寻常的脚步声,显得很是沉重。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张耀终究是来到了那大殿的门口,踏出大殿后,抬头便看到了那明朗的星月和高挂在天边的银河。

    那月亮很美,美的仿佛让这座刚刚被血和火充斥过的城池是焕发着不一样的色彩,美的是让张耀微微地愣了愣神,也美的让每个身处在这样乱世中的人感到心碎。

    张耀是望着这秋日夜晚的苍穹,嘴里便是不经意间脱口而出了一首诗:

    “玉轮歌残满城空,南梁兵合疏漏痛

    无情最是盐城柳,可把春意再挽留”

    哪有什么柳树啊,此时映入张耀眼帘的是满目疮痍的城墙和那还未干透的血迹,这一切的景象都在告诉着张耀那白天的惨烈,也是在向张耀预示着明日的战火。

    张耀不禁是摇了摇头,什么时候自己也整的跟个文人一样多愁善感了,这可不像是平时的自己啊。

    张耀顿了顿身子,便是沿着这城墙一圈是缓缓地走了起来。

    几乎每走几步,便会看见那受伤的士卒在呻吟着,呼喊着,旁边会有其他的士卒在悉心照料着,他们脸上痛苦的神情犹如一记重拳是直接击打在了张耀的心里。这些可都是他的士兵啊,这些可都是他的兄弟啊。

    想到这儿,纵然是好不认输,倔强的张耀也是后悔不已,既是为自己之前指挥不当多次败给林毅,也是因为自己对不住这些弟兄们。

    张耀还依稀记得,自己从北海出征时的场面,从接到皇命开始便是兴奋地睡不着觉。虽然自己是为将多年,也是独自带过兵打过不少的仗,但那都是有先生在谋划斡旋,也是因为一直有先生在,所以也没在战场上吃过太多的亏。

    本成想这次终于是有机会自己独自领兵带队作战,不用再依靠先生了,便想着大干一场,却没想到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一月之内啊,连续被攻下十四座城池,怕是那些朝堂上的文臣们已经弹劾了自己不止一次了吧。

    张耀还记得当初自己把这些情同手足的袍泽们带出北海城去前线时,那是多么繁盛的景象,家家户户的大伙儿们都出来送行。因为他们的儿子,丈夫和父亲要上前线去为国效力了。他们是既担心却又欣慰。

    担心的是自家的亲人们的安慰,欣慰的是他们能够为了保卫国家,保卫家园而出生入死。

    张耀想到这些,只觉得内心颇为苦涩。

    一路走来,张耀还能时不时的听到那些自己的袍泽们恭谨而又惶恐地叫自己一声:“将军”,每到这时,张耀只能是略带尴尬地回复一声,却没脸面直面那些将士们的眼睛。

    走着走着,张耀便瞧见那远方的城墙边上似乎有几个士兵围坐一圈,不知道在谈些什么,心中没在意,却也是往那个方向径直地走了过去。

    还没走近,却远远地听到了那群士卒说话的声音。

    “今儿死了多少人啊,你知道吗?二狗。”其中一个身材较瘦的士卒向另一个微胖的士卒问道。

    “谁知道啊,俺估摸着啊得有个百八千人吧。唉,你说这是造的什么孽啊。”那唤名是二狗的士卒回道。

    “诶,我今儿可是看到了,二狗你临阵的那副怂样儿,怕是连刀都拿不动了吧。”这二狗刚刚说完,那对面就有另一个士卒取笑道。

    二狗听着这话,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尴尬道:“你懂啥,俺可不能丧命咯,这俺家老婆怀孕了,这眼瞅着啊就快要生了,我还得回去见我儿子呢?”

    二狗一说完这话,那群士卒却是不再说话了,全场都变得安静起来,各人心中都有各自的心事。

    张耀听见这几句话,便是慢慢地走近了那群军士的身旁,微微拍了拍那二狗的肩膀。

    二狗不知是谁,却给吓了一跳,正要转过身去大骂。只见一转身,便看见了张耀正微笑着站在自己的身边,兀的一惊,竟是给呆住了。

    那群军士见着张耀来了,忽的便全都站了起来,竟是有些紧张,有的脑子转的快的便抢先说道:“将军好。”

    那众将士才是慢慢地反应过来,顿时七嘴八舌地说道:“将军好。”

    这一下可整得张耀是哭笑不得,便是向众军士摆了摆手说道;“诶,不必多礼。”便是吩咐他们道:“都坐下吧。”

    那军士们一听,便等着张耀先落座。张耀没法,只得先坐下,然后军士们才是随着张耀是纷纷坐了下去。

    二狗神情有些呆滞,心想不妙,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怕是被将军给听着了,那自己前面临阵怯战的话也肯定被将军听见了。便是手足无措,非常惶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张耀知道这二狗的心思,也不点破,便先开口向二狗问道:“家中父母尚在啊?”

    二狗一听,这是打听自己家事了,便只得小心地回道:“家中……俺爹死得早,现在家中只剩下俺娘了。”

    张耀听着,便也是说道:“那我和你不同,我娘走得早,我从小时候懂事儿起就没见过我娘,现在家中只有我爹在了。”

    二狗听闻这张耀并没有怪罪于他,又见到是聊起了家常儿,也是放心了下来,便大胆的问道:“那将军妻儿呢?”

    张耀一听,先是愣了愣,随即却是哈哈大笑起来。搞得二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顿了顿声,便向这二狗解释道:“家中尚有一妻,膝下有一子。”

    那军士们见到这张将军说话毫无架子,是十分的随和,便也是放下心来,打开了话夹子。当下便说笑道:“那将军不如三娃,三娃才二十多岁,却已经有一大堆孩子了啊。”

    突然间那士卒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便没了声。张耀眼见大家提到这三娃就是都不说话了,就连二狗也是在一旁默不作声,心生奇怪,便问道:“那三娃人呢?”

    只见大家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二狗见大家都不说话,也知道需得有人回答,便咬着牙说道:“三娃……三娃今儿死了。”

    说完后竟然是突然红了眼圈,用哽咽的语气再次说道:“三娃…三娃今儿就在我面前死的,被一支箭给直……直接是射…射穿了脑袋。”

    张耀一听,也是沉默了起来,紧紧地捏住了自己的双拳。

    过了半响,便是向那些军士惨然道:“都是本将的错啊。本将害苦了你们。”

    那军士们闻言却是不这样认为,当先便有一人说道:“将军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带领我们出来建功立业,保卫家园,那是我们天大的福分啊,怎么能说将军连累了我们呢?”

    不等张耀回答,那又有一人说道:“是啊是啊,要不是将军,我们可没有这样的机会。”

    二狗听到他们说话,也是回答道:“是啊将军,俺们不怪你,要怪,就怪那南梁人,放着安生日子不过,却来打我们。”

    “是是是,就是那南梁人。”

    “没错,我们要南梁人血债血偿。”

    “对,为三娃报仇。”

    说着说着,便是群情,是纷纷向南梁人骂道。

    张耀听见这些话,心中也是有些许的怒火正在猛烈的冒起来,便是看了看大伙儿脸上的神情,大声一吼道:“好,我等要让南梁人看看,什么叫做北晋男儿的铁骨和荣光。”

    张耀说完这话,是恶狠狠地朝着远方的依稀可见的林毅大营望去,暗自在心中下了决定,一定要让林毅尝尝那北晋雄兵的厉害。

    “对着这苍天发誓,我要让林毅血债血偿”他如是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