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凡尘一剑 > 第六十五章 证明给我看
    鲜血滴滴答答从墙壁流入地面,原先不可一世的刘猛还是那副不敢置信的惊骇表情,眼睛陡大,似乎到死都没有反应过来。

    场中此时唯一的看客,沧海葵只是怔怔的望着这一幕,原本就浑浊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武道三重的武夫,在凡俗已经算得上是不容忽视的人物,可是怎么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死了?

    她转过头望着那个依然风轻云淡的黑衫背影,明明相处了一段时间,却仿佛重新认识了一般。

    陆沉抛了抛手中包裹,没有丝毫想解释的意味,向门外走去。

    沧海葵突然喊道:“等等!”

    陆沉望着她。

    沧海葵神情复杂道:“为什么你要骗我们?”

    陆沉问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沧海葵愣了愣,突然觉得无法反驳。

    她想起了一事,问道:“在一峡岭也是你帮了我们?”

    陆沉没有回答。

    沧海葵抿起嘴,轻声道:“谢谢。”

    “与我无关,你应该谢谢你自己。”

    陆沉平静道;“你不给钱,我也懒得动手,这应该就是你们所谓的各取所需。”

    他没有说谎。

    在三千年前的大世中,群雄逐鹿,人间大乱,再惨绝人寰再凄惨可悲的事情他都看过。

    正因为看的太多,所以也就越来越平静。

    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人间沧桑,不外乎十二字。

    所以也才会有那么多的凡人想要修行,证道,跳脱轮回。

    在陆沉看来,其实她经历的这些事情根本就不值一提。

    沧海葵闻言眼神不知为何有些黯然。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你并不适合修行,不想死应该回去。”

    陆沉破天荒说了句心里话,再没有理会对方,然后便离开了院落。

    走出客栈大门,感受到门外的阳光,陆沉突然皱了皱眉。

    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若是放在以往,他根本不会说这么些废话。

    而重生以后自己的性格似乎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导致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陆沉微微摇头将这种古怪思绪散去,然后接着朝着城门口走去。

    至于刚刚救下的那个女人,有什么想法,会如何选择,产生什么后果,已经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路有不平,一剑斩之,这种世间年轻游侠信奉的理念对他来说已经是很陌生的东西,更何况他现在也没有功夫管这种事情。

    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紧接着一道暴怒嗓音响彻了整座游龙镇。

    “何方宵小,竟然敢偷我寒云宗仙家之物,若让我查出来必将你碎尸万段!”

    随着这道苍老嗓音响起,一股雄浑气息弥漫了整座小镇,

    陆沉有些惊讶,随后脸色古怪。

    只见人群中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逆流而行,瞬间就跳到了陆沉身前,一脸得意洋洋的表情。

    灰衣小童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陆沉捂住嘴巴。

    一个呼吸,两人身形微晃,瞬间来到了一个偏僻角落。

    远处寒云宗那位境界高深的老者还在天空不停咆哮。

    灰衣小童兴高采烈道:“老大,你听见了没。”

    “听见了,寒云宗。”

    陆沉说道:“你干的?”

    “当然!”

    灰衣小童拍着胸脯,一脸得意道:“整个镇子就数那里面灵气波动最大,明显有宝贝啊!我随便打晕几个傻子就跑进去了,不是我吹”

    陆沉转头平静望着天边,默默感受着那股气息。

    世间三境。

    儒家小圣。

    佛家古菩。

    道家如意。

    三境各有优劣,却并无高低之分。

    像雷音寺九念和尚,便是古菩境的三境大能。如此年纪轻轻的三境高人,在天下已经是惊世骇俗。

    而陆沉从天空那股灵力波动来看,老者应该是一位离三境还有一步之遥的老修。

    战力应该与无距巅峰的李海洋差不多。

    陆沉想了想,东西肯定不能还,因为他从来不否认自己是个记仇的人。

    可若是事情被发现,杨富贵应该打不过,自己也会觉得棘手。

    因为他对战剑修,特别是低境界的剑修,可以说自行弥补两个大境。

    原因便是他对于剑道太过于熟悉,甚至是刻在骨子里的熟悉,也因此才能够数次越境打赢摩天等高境界弟子。

    但是这种优势,在对战三教之人以及武夫时便荡然无存,更不可能随随便便越境杀人。

    哪怕他是陆沉。

    灰衣小童看见陆沉的样子突然就不说话了,心虚道:“是不是惹祸了?不行?那要不我偷偷还回去?”

    陆沉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有,既然是寒云宗的家伙,那你干得很好。”

    “啊?”灰衣小童摸不着头脑。

    陆沉没有搭理他,自言自语道:“东西拿了就拿了,没有还回去的道理,可是打不过应该怎么办?”

    杨富贵不假思索道:“躲起来啊。”

    陆沉点头,说道:“有道理。”

    他说完便走入了身后的一座冷清小客栈。

    灰衣小童顿时愣住了。

    接下来的几天。

    游龙客栈里死了个人,但出乎意料的没有产生什么波澜,就如同一颗石子落入大海。

    倒是寒云宗仙师宝物被盗的风波愈演愈烈,游龙镇四周都布满了大唐官兵,天空之上一股股的灵力徘徊不停,似乎是在查探些什么。

    陆沉在那座小屋子里,也终于知道了杨富贵偷得是什么东西。

    原来是一个正反两面看似普普通通的镜子。

    陆沉看见这镜子有些眼熟,因为三千年前有个差不多的东西,只可惜那是昆仑的镇山之宝。

    灰衣小童在桌子旁琢磨了半天,好奇道:“奇怪了,这到底是个啥玩意?”

    陆沉说道:“阴阳之镜,一面生一面死,集天火之力,掌万妖性命。”

    灰衣小童张大了嘴巴,眼中金光闪闪,可还没来得及欣喜,就又被浇了泼冷水。

    “当然,寒云宗的仅仅只是一个仿品。”

    陆沉认真打量了几番,说道:“勉强够看,可以当个玩具玩玩。”

    以陆沉的眼界来说,就算是真正的昆仑镜放在身前他也不会如何欣喜,更别提仅仅一个伪造的假货。

    灰衣小童又叹了口气。

    陆沉又说道:“不过这镜子本身还是挺不错的,打起来有点帮助。”

    灰衣小童已经懒得表达情绪,面无表情道:“老大,有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完?”

    陆沉推开窗户,打量着天空中的气机涟漪,说道:“该走了。”

    灰衣小童闻言顿时眼睛亮起,这些苦苦等待的时日对他来说实在太过于难熬。

    街上的防备明显比前几日松懈了不少,显然没人认为窃贼还敢在此地停留。

    从游龙镇南下则需要乘船,通过半个北海,才能南下到达东圣州的北岸。

    两人来到那座规模异常庞大的游龙镇渡口。

    水面上搭了无数道木桥,七转八折,从远处望去就像是一条蜿蜒盘绕的游龙。

    陆沉突然停下了脚步。

    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那个前几日修行梦才即将破碎的女子安静站在那里,周身的衣角都沾染了些灰尘,似乎等了很久。

    她神情有些疲惫,但眼神出奇的平静,开门见山道:“我们再做一个交易,你送我去寒云宗,我给你钱。”

    陆沉摇头,说道:“没意义,我也不需要钱。”

    沧海葵面无表情,从怀中掏出一个袋子,说道:“这个也给你。”

    “看来你并不是太傻。”

    陆沉认出了那是刘猛所用的乾坤袋,说道;“可你去了也是送死,我不喜欢白费功夫。”

    容颜平庸身姿却异常成熟诱人的女子一步步走进陆沉,面对面后她平静说道:“乾坤袋,加上我家千两黄金,以及我的身子。”

    陆沉微微挑了挑眉。

    沧海葵面无表情道:“只有一次,我还是处子,并且虽然我不能现在卸下面具,但我自信容貌不会比世间任何女子要丑。”

    这话说的很是嚣张,对陆沉来说更是如此,因为他见过太多容颜可谓倾世的女子。

    可是陆沉却根本没有在意这句话。

    他打量着沧海葵的眼神,那双眸子里面充满着平静,宛如死水,还有一丝深藏其中的坚韧与哀伤。

    “你说我不适合修行,所以我现在学会了如何去做,你给我想要的,我给你我有的。”

    沧海葵露出一丝鄙夷神色,说道:“你们男人不都是一样货色吗,我们各取所需,你还在犹豫什么?”

    灰衣小童听见这话刚想破口大骂,结果就被陆沉挥手阻拦。

    陆沉点头说道:“可以。”

    “哈?”杨富贵神情古怪的望着陆沉。

    沧海葵脸上鄙夷神色更浓,冷笑道:“等我将想做的事情结束自然会履行承诺,但我希望在路上你能规矩点,别把好不容易装出来的风度也给弄没了。”

    陆沉望着那座即将靠岸的大船,没有搭理她的嘲讽,说道:“看起来你已经懂了修行界的规矩与道理,但你似乎很是看不起?”

    沧海葵冷声道:“这只是你们的道理,惟利是图,我没有办法抵抗,但我不信世间所有人都是这样。我会修行,但我的道绝对不是这样。”

    “可以。”

    陆沉点头,说道:“证明给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