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神州墟 > 第79章 哭泣与誓言
    说书人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绘声绘色的说了起来。

    “那公孙梦龙果然了得!短短半月不到便在净土不动中杀了一个来回,竟然只折损了两名应龙军团的强者。那…”

    “啊!”“叮!”听到这里,玄心惊呼一声,手中的茶杯不慎滑落,摔了个粉碎。

    无为吓了一跳,赶紧抓住玄心的手,看看有没有划破,却现她的手冰凉刺骨,连忙关切的问道:“玄心!你怎么了?手怎么这么凉?”

    “没!没什么!我…一会儿就会好的。”玄心慌乱的将手从无为手中抽回,有些语无伦次的搪塞道。

    “那我们找家客栈,好好的泡个热水澡,再美美的休息一晚,可好?”无为建议道。

    “我还没吃饱呢!再吃会儿,你别和我说话。”玄心虽然在和无为说话,可她的心早已飞到醉昆仑酒楼的大厅里,仔细的听着说书人说书。

    无为这才明白,使得玄心出现如此异常情况的,却是说书人说的书,便也静下心来,认真的听了起来。

    “那公孙梦龙怎是一个猖狂了得,只剩下七人而且一个个浑身是伤,却还马不停蹄,又进入了永恒战场玄石。

    数日后,卫将军邓仲华终于赶到,会同左将军班虎,率领近三十万大军,将永恒战场玄石的出入口围的水泄不通,布下天罗地网,只等公孙梦龙出来送死。

    又过了半月,永恒战场玄石里终于有了动静。一名应龙军团的强者浑身是伤,只剩下了一只手臂,勉勉强强从永恒战场玄石中挤了出来。

    此时,汉军早就在空中架起了无数张灵蛛丝编织的大网,封死了所有的出路。

    应龙军团的强者见被我大汉射声军包围,立刻招出应龙,企图乘应龙突围。

    那应龙巨大如山遮天蔽日,出震天的龙吟,震得是地动山摇。

    可即便如此,我大汉的领土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好!——”醉昆仑酒楼里又是一片叫好声。

    玄心却紧锁双眉低头沉思,她似乎在计算着什么,之后喃喃自语起来。“没错!时间对上了,是想枫,我的想枫,我的…”

    无为听了玄心的喃喃自语,已经猜出其中的缘由,心中却产生了更多的疑惑。

    “卫将军邓仲华一声令下,射声军一起向那名应龙军团的强者起攻击,刹那间,几万只灵铁箭夹带着各种法术,将他和他坐下的应龙淹没。

    那名应龙军团的强者因为在永恒战场玄石中受伤太重,只能勉强维持通灵性状态而已,根本无法抵御射声军的利箭,然而他的应龙着实强大,放出万丈金光,震动浑身金色龙鳞,几乎挡下了所有利箭。

    此刻,应龙军团的强者手持一面黑盾,只能在强大应龙的支持下苦苦挣扎。

    忽然,左将军班虎放出万丈神采,驱动坐下羽翅白虎冲向应龙,他手中的流光玄铁棒化作山岳般巨大,以泰山压顶之势砸向那名应龙军团的强者。

    左将军班虎这一棒可谓惊天地泣鬼神,那名应龙军团的强者试图用黑盾抵挡,却还是被重重的击落。

    若想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啪!——”

    惊堂木再响,说书人结束了今天的内容。

    此刻,玄心险些跌倒,瘫软在无为的怀里。

    无为顿时也乱了方寸,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紧紧的抱住玄心,试图温软她那还在瑟瑟抖而且冰冷刺骨的身体。

    醉昆仑酒楼大厅里,说书人领了钱正打算离开。

    玄心突然惊醒,急切的看着无为,呢喃道:“快!快把那名说书先生叫过来,我有话要问他。”

    无为抱起玄心,一个健步蹿出包厢,将一锭金子抛入说书人的怀中,同时高声道:“说书先生请留步,可否到楼上包厢一叙。”

    无为自从跟司马如炉混了一段时间以后,打起官腔来也毫不含糊。

    “好!好!”说书人先是一愣,拿起那锭金子掂量了一下,感觉是真的,足足有五十两,赶紧应允,兴奋的跌跌撞撞跑上楼来,跟着无为回到包厢。

    说书人看了无为一眼,又偷偷瞄了无为怀中的玄心一眼,然后赶紧将目光缩回来,殷勤的说道:“公子有何事尽管吩咐。”

    他这一辈子哪里见过这么大的一锭金子,生怕自己坏了事,便不敢再多看无为和玄心一眼。

    玄心刚要开口,却被无为用眼神制止了。

    “你别紧张!放心好了,那锭金子已经是你的啦!我不会再要回来,我就是想问问,你刚刚说的书可是你自己编的?”

    无为深受司马如炉影响,处事变得比在毛家村时老练不少。

    说书人听了无为的话顿时安心,不再那么紧张,立刻恢复成以往健谈的样子。

    “公子说笑了,这么精彩的故事,我哪里编的出来。你们是外地人吧!我说的故事就生在几个月前,在神域可是人尽皆知呢!”

    听了说书人的话,玄心的心又往下沉了些,她虽然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却还是希望这不是真的,只是说书人编的故事而已,现在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你能把这个故事给我们讲完吗?事后我再给你一锭金子。”无为将玄心抱得更紧了些,然后看向说书人说道。

    “能!当然能!话说,公孙世家乃是…”说书人立刻眉飞色舞的从头说起来,却被无为打断了。

    “等等!别从头来呀!看来,你和我一类人呀!都爱显白。你接着刚刚的说就可以了。”无为无奈的苦笑道。

    “好的!好的!我是怕你们没听全。嘿嘿!那名应龙军团的强者还未坠落到地上,便已经气绝身亡。这时…”说书人娓娓道来。

    此刻,玄心不住的往无为怀里钻,眼中已经满是泪水。

    足足过了三个时辰,说书人才将刘长君在永恒战场玄石外截杀公孙梦龙的事情全部说完。之后,他拿着两锭金子心满意足的离开。留下悲伤欲绝的玄心在无为怀中低声哭泣。

    这是无为第一次看见玄心哭泣,出声音的哭泣,他的心像是被人掏空了一般。

    之后,玄心病了,低烧不退,吃了她自己带的灵药也不见好,足足在昆仑城里养了一个月。

    这是玄心出生后第一次生病,作为一名放神采的强者竟然也会生病,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会被人笑掉大牙。

    可是,即使是这样,玄心也一直醒着,坚毅的醒着。

    看着这样的玄心,无为除了心疼就是不解,他有太多疑问,再也无法忍住。

    这天,无为见玄心已经退烧,快要恢复往日的样子,终于开口了。

    “玄心!你口中的想枫是叫公孙想枫?”无为的声音很温柔,他害怕刺。

    “难道是王世家的人?不对!我听如炉说过王世家的血脉能力是天蚕变,也不是金色时光。”通过之前在天劫城生的事情无为猜测道,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个我也想弄清楚,父亲说将来会告诉我。”其实,玄心比无为更加期盼知道自己的身世,她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哦!那还好。可你为何要一直醒着?”这个问题无为最想知道答案,因为他不希望看到玄心这么累的活着。

    沉默,长久的沉默。

    “这是我活着的价值,是我的天道,是从我出生那天起就背负着的,将会伴随我一生的使命。”看似柔弱的玄心却无比的坚毅,小眼神中满是倔强。

    “为什么?”玄心的回答并不能让无为满意,他想要知道真正的答案。

    “父亲说不能告诉任何人,否者…”玄心话只说了一半,便不再往下说了,只是不住的冲着无为摇头。

    “连我都不能说吗?无论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承受的。”无为用双手捧起玄心的脸颊,看着她的眼睛,眼神坚定而温柔,令人信赖。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可现在想枫已经不在了,我只有你,所以更不能对你说。”玄心与无为对望的双眼中满是爱意和痛苦。

    “这样的生活你快乐吗?”无为再也不忍心继续逼问下去,轻轻的将玄心拉入怀中,紧紧的抱着。

    “快乐!相比于看不见尽头的坚持,我跟加害怕寂寞,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便是快乐的。”玄心将头深深的埋入无为怀里。

    “我也是。我们永不分离。”无为亲吻着她的秀。

    “无为!让我们一起努力吧!直到有一天我们足够强大了,便能知道所有的答案。”玄心轻声呢喃。

    “好!我们一言为定。我可是要成为《神州经》中记载的英雄一般的人物呢!哈哈!”

    这是两人一生的诺言,他们眼中都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