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秩球传 > 第105章 他就是黑尊爵
    只听“嘭“地一声巨响,秦鸿和残缺客左边那一侧的灌木丛中,枝叶纷飞,随着这些纷纷飞落的叶子,倏然由路旁滚出一个人影,残缺客大惊驻足,这人影穿著一袭黑衫,面目清雅,虽然带着几分狼狈之态,却仍掩不住其丰神俊朗!

    残缺客心中不禁为之猛然一跳,脱口低呼道:“原来是你!”

    却见那黑衣书生刚一站稳,呼声便嘎然而止,他像影子一样摇摇晃晃晃跑到少年秦鸿身前,满面喜容地说道:“我找了你半天,原来你竟还在这里。”

    秦鸿不想多做解释,便无可奈何地微笑了一下,谁知黑衣青年人已自一把拉着他的臂膀,连声道:“走,走,快帮我想想办法,弄清我是谁,你答应过我的,想溜走可万万不行。”

    一旁的残缺客莫名其妙地望着这一切,心中倏地闪电般掠过一个念头,这念头在他心中虽仅一闪而过,但却将使得地心之国的蹴鞠界中,兴起无尽的风波。

    秦鸿方觉臂膀一紧,身不由主地跟着黑衣青年人走了两步。

    谁知,就在这时——

    残缺客竟然大喝一声,闪电般扑了上来,抬手对着黑衣青年人施展了气功!

    少年秦鸿惊呼一声,眼看这道十分犀利霸道的气功已堪堪击在黑衣青年人身上。

    这一下,黑衣青年如果处理不当,旁边的少年秦鸿也极有可能被误伤。

    哪知黑衣青年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看也不看一眼,右手一带秦鸿的身躯,自己身形微微一闪,他闪动的幅度虽然极小,但是,只见那道强劲的气功擦身而过,连他们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秦鸿惊魂方定,已然流出一身冷汗。

    黑衣青年方才身形之曼妙,速度之迅捷,使得天残蹴鞠社的社长——残缺客,也为之一惊,他虽然久已知道地心国黑尊爵王子的盛名,也曾与他有数面之缘,但始终没有和他斗过蹴鞠和气功,此刻见其本领之高,竟犹在自己意料之外,不禁心头一寒,抖动双手,再次挥手发出一团气功。

    黑尊爵王子袍袖微摆,带动秦鸿,移开三步,他力功能力虽然未失,记忆却全失,茫然望了残缺客一眼,沉声说道:“你是谁?想要干什么?”

    残缺客冷笑一声,他和这黑尊爵王子曾有数面之识,此刻见他竟是满脸一副不认得自己的样子,心中越发认定此人一定是做贼心虚,装疯卖傻。便怒声喝道:“你这人好狠的心肠,你究竟为什么要将那些人都置之死地?!”

    黑尊爵王子又是一愕,对方刚刚质问的话,他一点也听不明白。便揮手回敬了一记气功,两股气功力量在空中一撞,向四处散开。

    黑尊爵王子诧异地喝道:“你说些什么?”

    秦鸿心中一凛,知道他们双方之间必定有了误会,刚刚要为两人解释,哪知被极度的伤心和气愤蒙心的残缺客,却又继续怒喝道:“以前我只当你虽然本领高强,行事善恶难辨,但的确是条敢做敢为的汉子,因之才敬你三分,哪知道,你却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哼哼,你既已在蹴鞠爵府中染下了满身血腥,此刻又何苦做出这种装疯卖傻之态来欲盖弥彰?哼哼,我残缺客也许本领不如你高强,但是无论如何,今天却也要和你豁命斗上一斗了!”

    接着,残缺客连声怒骂,更如狂飙般向地宫之子施展出气功,竟是一副拼命的样子,仿佛早已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

    刹那之间,只见周遭碎石乱飞!

    那黑尊爵王子却仍然满心茫然,他搜遍记忆,也想不起自己以前究竟是做过些什么事,是以残缺客骂他的话,使他连自己也心中一塌糊涂。

    “血腥……血腥……”他心中暗地思忖,难道三天前埋葬的那些尸身竟是被我亲手杀死的?”

    黑尊爵王子一边想着,一边身形移动,带着少年秦鸿,那样从容地避开残缺客的伤人气功,却迟迟没有予以反击。

    残缺客冷笑一声,突然用双脚连续踢出满天飞石!

    黑尊爵王子用双目凝视面前的空间,袍袖一挥,发出气功,满天飞石撒落一地。

    残缺客又连连冷笑,他见黑尊爵王子只守不攻,心中越发认定他做了亏心之事,才不敢还手。

    这时候,少年秦鸿身不由主,随着黑尊爵王子的身形转来转去,只觉双方超强的力功,使得四周危机四伏,只要自己的身躯稍微偏差一点,立时便有可能受伤。

    他虽然属于比较胆大的人,但此刻也不禁冷汗而落,心中寻思道:“难道这残缺客竟误认这黑衣青年人便是蹴鞠爵府中那惨案的凶手?”

    他一边想着,一边目光抬处,只见残缺客目毗欲裂,势如疯虎,不由心头一凛,高声喊道:“残缺客大叔,请先住手,听我来解释……”

    残缺客却冷笑一声,抖手一记气功迎面打来,口中大喝道:你还有什么话说?哼,我只当你是个无辜的正直少年,却想不到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竟是个满口谎言的杀手同伙儿。”他悲愤怨毒之下,竟不给秦鸿一个说话的机会!秦鸿心中正自寻思,该如何才能阻止残缺客的攻势,哪知残缺客突然大喝一声,后退几步,气功也随之消失。

    黑尊爵王子双眉一展,也停下了移动的脚步,静如山岳般挺立着,生像是他站在那里从来没有移动过似的,秦鸿这才发觉自己的身体也突然停顿下来,几片枝叶,飘飘从林梢静静落到地上,然后这周遭的丛林间又归于静寂。

    却见残缺客狠狠一跺脚,又发出砰地一响,黑尊爵王子茫然地望了他一眼,缓缓问道:“你这样蛮不讲理,到底是为了什么?”

    残缺客本来低垂的眼帘,此刻突然一开,流露出无限的失落,他已自知自己纵然拼尽全力,却也无法奈何人家,自己死不足惜,但自己一死,这件秘密也许永无揭穿的一日。

    残缺客想了想,便冷冷说道:“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你这样装傻卖痴到底是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