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尊 > 第六十七章 杀你如杀鸡!
      路辰光着膀子,身上只穿了一条白色裤衩,盘膝坐在巨石顶上。铃声入耳的一刹那,他猛地掀开眼帘。蛛丝铃铛的铃声一响,显然是有异物拨动微不可查的蛛丝,已有凶兽侵入飞瀑五丈之内!

      一念及此,路辰伸手拿起横放一旁的玄铁重枪,正是枪法宗要七式拿枪中的一式。

      只微微的感应了一下,路辰倏然转过身来,目光看向一处。距离十丈飞瀑约莫四、五丈远的地方,一道身穿黑灰色衣袍的人影朝着路辰所在的位置,大喇喇走来。

      不是凶兽,而是人!

      看到黑灰衣袍人的身影之后,路辰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细小的电弧似的精芒。难道这就是……冤家路窄!要知道,雪龙山脉如同一条银色巨龙,匍匐在大地上,山岳逶迤,连绵数百多里。两个人要在其中碰面,几率比十万分之一还要低。冷家派出来追杀他的人,却是找到了十丈飞瀑。

      目光向前看去,只见黑灰色衣袍人是一个二十多岁、头发乱蓬蓬、长着一双剑眉、眼睛狭长的年轻男子。

      此刻,年轻男子身上的黑灰色衣袍,破烂不堪。光是正面,就裂开三十多道口子,上面还布满一团团已经干涸发黑的血迹,比乞丐身上一件穿了十年的衣服还要不如。而黑灰色衣袍人的手背、颈脖、额头、脸颊,皆有伤口。新旧伤痕算在一起,一共不下二十道。

      路辰的目光看向年轻男子时,年轻男子的目光也正朝路辰盯了过来。

      当看到站在十丈飞瀑旁边一块巨石顶上的少年,年轻男子狭长的眼眸中猛然迸出一道凶戾的目光。因为事先没有充足准备,踏进雪龙山中半个多月的时间里,他接连数次踏进强大凶兽的活动地域,每一次都险死还生,甚至差一点点就命丧一头强大恐怖的凶兽口中。

      而他所遭遇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路辰!

      “小子,我叫冷涛,是冷家派出来专门追杀你的人,气海二重天凝实之境的修为,距离气海三重天只有一步之遥!本来,我应该在见到你的瞬间,就一剑割下你的项上人头。”冷涛冷眼盯了路辰一眼,顿上一顿,脸上露出一抹压抑许久的残忍笑容,继续说道:“但是现在,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死的太快,因为我要让你明白一件事。死,对你而言,将是一种解脱。”

      冷涛此言一出,路辰的目光里浮现出一抹凝重。虽然他已经将神剑养气诀修炼到气海一重天,皮膜之境,拥有三牛之力。胸骨之中觉醒两只小饕餮,一只小饕餮拥有三牛之力,两只便是六牛之力。合在一起,一共是九牛之力。

      但冷涛已经达到气海二重天的凝实之境!气海二重天分为:生肌、增力、凝实。凝实之境,为巅峰之境!一般修炼到气海二重天凝实之境的武道修士,肉身能够拥有九牛之力。而冷涛距离气海三重天仅有一步之遥,又是冷家本族弟子,非一般的武道修士可比。冷涛的肉身力量,绝对超过九牛之力!况且,冷涛绝对是功法和战技兼修,实力非比寻常。

      今日他与冷涛一战,实是路辰成为一名武道修士以来的第一场……生死之战!

      胜者生,败者亡,绝无第二种可能。

      一念及此,路辰的神色更凝重了几分,拿着玄铁重枪的手,微微的紧了紧。

      见到路辰露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冷涛十分受用。只见冷涛的目光中浮现出一抹戏谑之意,看向路辰,淡淡说道:“跪下来,求我。只要你的诚意能够打动我,我或许会给你一个痛快。”

      说话间,冷涛一步步踏来,最后与路辰只隔着一丈距离。

      路辰的眼神锐利,看向冷涛,默然不语。

      “很好!”

      话音未落,剑已出鞘。

      冷涛脚下一蹬,身影闪动,如同一只展翅鹰隼,扑杀向路辰。一道寒光刺出,锁定路辰的拿枪的手腕。显然,冷涛打算先废掉路辰,再慢慢将他折磨致死。

      剑光乍现,战斗爆发。

      危机笼罩之下,路辰的眼眸中看不见一丝惧意,反而冷静如常。九牛之力齐出,手中的一杆玄铁重枪,迎着剑光,向前一送,正是七式扎枪中的第三式。

      “叮——”

      剑尖和枪锋猛然切在一起,使得空气中,冒出一粒粒火花。旋即,空谷中传出一阵悦耳的碰撞之音。

      如同死神拨动一根琴弦,将要奏出一首安魂曲。

      剑尖点在枪锋之上,剑身立即被弯成一张弓。冷涛重重的冷哼一声,率先动用储存在气海之中的真气。真气倾泻而出,灌入剑身。

      剑身倏然绷直,反弹回去。

      一股恐怖的巨力从枪身上传递而来,路辰连人带枪,应声向后倒飞三丈多远。目光朝前看去,只见冷涛已经取而代之的站在巨石顶上。

      此刻,冷涛手中之剑,横空直指路辰。

      “半个月前,这一剑,杀你如杀鸡!没想到才半个多月的时间而已,你竟然能够挡住我的一剑。”冷涛的眼中浮现出一抹兴奋之意,道:“倘若我不杀你,将来你在武道一途上的成就必会超过我。但是,你已经没有将来可言,只会成为我的剑下亡魂!”

      杀死一个尚未崛起的天才和杀死一个永远不会崛起的蠢材,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路辰的武道天赋越高,冷涛杀起来会越发觉得有意思。

      这话说完,空谷飞瀑之中,剑光再起。

      “叮——”

      剑锋和枪锋交错,空气中又冒出一粒粒火花。路辰应声倒飞出去,剑光如影随形,追身而至。

      噗嗤一声,长剑如同一条毒蛇,刺入路辰的肩膀。鲜血飞溅,洒落一地。

      路辰踉跄倒退,一杆玄铁重枪,左支右绌。冷涛面挂一抹戏谑笑容,步步紧逼,一道道森冷的剑光吞吐不止,灵巧的避开枪锋,尽数落在路辰身上。

      “哧啦——”

      两人交手十息时间不到,冷涛毫发无损,路辰却满身都是剑伤。他身上的剑伤,深浅不一,有轻有重。轻者,只是一道血口子。重者,深可见骨,血肉外翻。过不多时,路辰就已浑身鲜血淋漓,如同一个血人,模样好不凄惨。

      冷涛的面色从容不迫,眼神始终淡然,似是在享受虐杀路辰的战斗过程。

      路辰则是以伤换命,一道道灵动游走的森冷剑光朝他落下,玄铁重枪难以招架,他总是以最小的伤势,换取从冷涛的剑下逃出一线生天。

      “砰——”

      一击之下,路辰再度挡不住冷涛的剑势,应声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一棵树干上。

      冷涛,很强。

      路辰右手拿枪,此刻五指、手掌、右臂、连同右臂所在的半边身体,皆是一阵阵酸麻,险些连枪都拿不稳。

      枪法宗要,首重拿枪。冷涛的随意一击,就令路辰连手中之枪都拿不稳。

      交战至此,冷涛眼中的兴奋光芒一点点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无聊之意。身体微微的一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淡淡说道:“你,可以去死了。”

      “狂蟒吞日!”

      话音落下,冷涛身影闪动,已经再度杀来,一剑劈出,剑势凌厉至极。

      “七式拿枪!七式扫枪!”

      这时间,只要稍有迟疑,就要落入人手,任人宰割,性命丢掉。路辰目光微沉,五指发力,拿枪一扫,击向剑光。

      森冷的剑光如一条电蛇,在空气中迅速游走。遇到玄铁重枪之后,电蛇倏然之间发生改变。由一条小巧灵动的电蛇,瞬息之间,化成一条凶猛狂暴的巨蟒。巨蟒张开血盆大口,将玄铁重枪的枪锋吞没掉来。

      叮叮之声,不绝于耳。空谷之中,冒出一粒粒火花。

      路辰只觉得手中的玄铁重枪,如同深深的陷入一口泥潭,他越是挣扎,玄铁重枪陷的越深。

      为今之计,唯有丢枪。

      只是路辰的右手仍旧牢牢的抓握着玄铁重枪的光滑如镜的枪杆。

      他身负两套战技,一套剑法战技——青光剑法唯字诀,一套枪法战技——枪法宗要。此刻若是丢枪,就只有施展青光剑法唯字诀了。但是自己根本没有领会青光剑法唯字诀中的奥秘,此刻施展,未伤敌人,先伤自己,胜于找死。

      枪,不能放下。

      这时间,剑光越吐越长,如同一头狂蟒,蟒身扭动,缠绕玄铁重枪的枪身,血盆大口朝着路辰扑杀而来。

      再不丢枪,只有一死!

      “轰!”

      电光石火之间,路辰却如同失聪了一般。山风声、飞瀑水流声、金铁交击声、衣衫猎猎声……全部消失殆尽。

      这一刻,他抓住了。唯有手中之枪,不能丢下!

      剑光巨蟒已经吞没到路辰抓握玄铁重枪的右手,剑气吞吐,路辰手背上的肌肤裂开一道道细口,殷红鲜血顺着玄铁重枪滴落而下。

      一丝痛楚,让路辰感受到死亡的迫近。

      “死吧!”冷涛的眼中浮现出一抹讥笑,就如同将要踩死一只蝼蚁一般,他的心头毫无波动。

      冷涛,近在咫尺。

      剑尖,近在咫尺。

      死亡,近在咫尺。

      面临这一切,路辰冷静如常,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凛冽之意。一只手寸毫不让,紧紧的抓握着玄铁重枪。只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身上却荡起一道奇特莫名的韵味。

      枪法宗要,七式挑枪,七式合一,一柱祭天!

      枪法宗要,七式扫枪,七式合一,横扫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