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超人末日未来 > 第六章 地下商场
    杰伊在电视上看到纳欣诺市银行劫案的新闻的时候,他正吃着当做早餐的吐司面包。老爸还在床上呼呼大睡,雷诺兹夫人则正将洗好的衣物扔进烘干机。

    电视里负责采访的记者正不遗余力地吹捧纳欣诺市的警方办事如何效率,行动是怎样地雷厉风行,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了现场、歹徒甚至没有逃走的机会。他们突击准确、迅速,战术布置也是无懈可击,所以才以最小的代价拿下了这帮劫匪。

    接着镜头给到了负责此次行动的领队,那是个颇为英俊的金发中年男人,他露出笑容时不多不少恰露出了八颗整齐的牙齿,标准得就像经过了无数次的排练。

    记者问科特斯警探,请问您这次是为什么能带领队伍以这样近乎完美的结果处理好这起事件呢?

    科特斯警探鼻孔朝天,自豪地说那当然是因为我的指挥十分得当,而且咱们的警员个个都训练有素,对付这么些个根本不会玩枪的小毛贼完全不在话下!

    记者立马迎合着他的说法翘起了大拇指,说咱们纳税人的钱果然没白交,有这样专业的警方在,市民的安全根本不用愁。科特斯警探哈哈大笑,说过奖过奖了,我们不过是在尽自己的职责。

    两人正吹得开心,先前与人质一起被困在银行里的警员柯蒂·霍金斯不顾阻拦抢进了镜头,叫嚷着警方根本没及时赶到,是超级少女来到现场拯救了大家!他说她甚至替自己挡了子弹,民众应当知道真相。

    科特斯警探十分不悦,挥挥手叫人来把这名警员拉下去了,接着他对记者说不要在意,那家伙有妄想症不是一天两天了,警队的大家都知道。而记者也压根没去追究这显然有漏洞的解释,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个小插曲,继续称赞警队的效率。

    超级少女么?

    杰伊若有所思。直觉告诉他,刚刚抢镜的那个小伙子所说的版本应该才是真相。

    自末日入侵结束、世界联邦政府建立之后似乎就一直如此了。全世界的媒体忽然之间都一致地管好了自己的嘴巴,很少有对政府有所批判的言论,凡涉及超能者的事件全部被不遗余力地掩盖。两年前哥谭市的一次原因不明的事故造成了超过三位数的人员伤亡,媒体说是由于突发的七级地震引起的,而流言说那是一次涉及魔法的超自然事故,是真是假就无可查证了。

    不过会出现这种情况倒并不难以理解,毕竟在遭遇了那样灾难的重创之后,社会的稳定发展比其他一切都重要。

    杰伊解决了手中的吐司面包,一口气喝光了满杯的热牛奶,起身来到厨房准备洗杯子。这会儿电视上又不知请来了哪路号称专家的人物,那位挺着个啤酒肚的秃顶专家列出了各行各业的发展状况来证明自英雄时代结束后人类获得了多么巨大的发展。杰伊心说也许你忽略了同样在飙升的犯罪率。

    但这就是现状,这也是杰伊不觉得自己有必要用这身能力去做些什么的原因。莱克斯·卢瑟花了这么多年时间终于让世界接受了他的观点——超人类对人类的进步是累赘,人类没有他们会更好。

    但这有什么不好呢?杰伊对自己目前的生活已经十分满意,没法奢求更多了。他有一个平凡而温馨的家庭,有一个全新的生活,还有一身没人知道的超常才能,前途一片光明。

    “杰伊!”雷诺兹夫人的声音从卫生间传了出来,“去把你爸叫起来,换身衣服,我们一会儿去趟地下商场,你需要买几件新衣服。”

    “又买?”杰伊问道,“前阵不是才买过一次么?”

    “那是夏季穿的,你过冬的衣服都小了。”雷诺兹夫人说着,抱怨道,“都怪你长得太快,刚买的衣服三两下又小了,真是不懂得节省”

    杰伊心里很想说其实我不需要过冬的衣服,我就算穿着短袖去南极都不知道冷字怎么写,但终究还是没说出口。毕竟样子还是要装得像一点,他得尽力让自己看上去正常。

    将极度不情愿的雷诺兹先生从床上拽起来、简单吃了些早餐后,三人便在雷诺兹夫人的带领赶到了城中商业区的地下商场。

    由于还是假期,商业区人着实不是一般地多,从四面八方的入口灌入地下的人流简直堪比泛滥的洪水。三人随着人流涌入地下时,雷诺兹先生嘴里不住含糊地抱怨着什么,听上去大概是关于不让他睡到自然醒的内容。

    一到挑选衣物的部分,雷诺兹夫人立马便表现出了十二分的专业态度。她从不头脑发热地吃下服饰店店员的安利,总是在颜色、材质、质量和价格等多方面的详细考证后才肯拿主意。这听上去是挺正确的做法,但往往也意味着需要花格外长的时间。再加上她最后也许还要对价钱斤斤计较一番,所以每当她提出要出来购物往往都意味着你需要清空这一整天的时间表。

    尽管雷诺兹夫人说今天是来给杰伊挑选过冬的衣物,但一天临近结束时,杰伊手里抱着的大包小包里其实却只有一套买给他的衣裤,大多数其实还是雷诺兹夫人为自己挑选的。倒不是她来时就有这样的打算,而是她有那种瞥见心仪服装便走不动路的毛病,等回过神来已经又买了一大堆。

    雷诺兹先生趁着她正在人群间挑选,压低声音对杰伊道:“其实你妈买那么这么多根本没有必要,反正以她现在这发展趋势,到明年的这会儿就都穿不下了。”

    杰伊哑然失笑,老爸的胆量也就只够在背后这么偷着损两句了。谁知雷诺兹夫人的耳朵在特定的方面似乎不是一般地好,她忽然便刷地转过身来,厉声喝问:“你刚刚说了什么?”

    雷诺兹先生一个激灵:“我说说你搭配这些衣服一定很好看。”

    “哦,是真的?”

    雷诺兹夫人带着阴沉的杀气缓步逼近,雷诺兹先生意识到事情不妙,再无半点侥幸,转头便欲三十六计走为上,却终究没能逃离魔爪。他向杰伊投来求助的目光,杰伊只耸耸肩示意了下自己提满着大包小包腾不出手,回了他一个同情的目光。

    杰伊正笑看两人滑稽的闹腾,忽然之间他敏锐的听力似乎捕捉到了一丝远处的异样。他侧过头,看到左手边远处的人流正十分反常地向着这边涌动,就像是受惊逃窜的鸟群。

    突然之间,一股极度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就像有种平静的生活即将被打破的预感。杰伊下意识地后退两步,道:“老爸,老妈?我觉得,也许我们该离开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