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夜沫 > 第三章 三别回头
    “别回头!”

    段陵的语气和刚才大不同,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这话锋突转,让山希有点不太适应,他还和以前一样,在对方刚刚下达禁止的口令,就去照着做了。

    然而这次……

    那是一团生着青色光芒的、没有固定形状的气体,时而大,时而小,即使最小的时候,在黑夜中依然能被看得十分清楚。

    那团气极度诡异,无论是行迹的速度,还是运动的方向都让山希难以琢磨。

    很快,山希便丧失了一切意识。

    ……

    山希感觉自己仿佛身在蒸屉里,周身湿透,唯有脸部不时被小风袭过,只可惜,这风也是热的。

    他大小从未出过无忧谷,在山上,即便是在最炎热的时节,也要身穿一件单衣。

    “天上几个太阳?”他一跟头触地,爬起来,问道。

    正常人昏迷一整天,醒来后第一件事一定是问“这是哪里?”段陵再次被山希的三观给雷倒。

    “你自己看吧?!”段陵扔掉手中的芭蕉扇,长出了一口气,回答道。

    “咦,你怎么穿这么少?”

    第二个问题依然没有戳中要义,段陵彻底无言以对啦,他转身去拿水给山希喝。

    此时,太阳已经下山,被炙烤了一天的大地却丝毫没有要降温的征兆。

    “我只是听说,后赵一年中有四个月酷热难耐,却没想到,是这么个热法。”段陵一边扇着芭蕉扇,一边对望着地面上裂开的一道道口子,对山希说。

    “师父说:后赵是夏丘最富庶的国,可他们的土地被晒成这般,还怎么种庄稼……”

    段陵嘴上没说,心里却在想:“你所关心的,可真都是事不关你的事情。”

    “咱们走吧,天已经黑尽。”

    二人在兴州北门外的树林子里躲了一整天,这才重新回到了大路上。

    高大巍峨的城楼就屹立在夜色里,夜并没能将它的雄姿完全遮蔽。

    由两整块玄铁浇筑而成的大铁门此时紧闭不开,即使是在这个炎热的夜里,北门这两扇大铁门也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温煦通融,它铁青着脸,将山希和段陵拒之门外。

    入城,他们有自己的办法。

    城墙根下,山希麻利地解下缠在桃木棍上的麻布。

    城墙上的段陵焦急地望着山希的一举一动,可是,山希握着棍子一动不动,并没有学他,把长剑一端插入墙砖之间的缝隙里。

    难道是缝隙太细……不足以?!

    “这绝不可能。”段陵知道,山希手里那根桃木棍是个好宝贝,据说,它可以随意念任意地变细、变粗。

    “我昨晚怎么了?”山希大声地冲城楼屋顶上的段陵喊道。

    “嘘,先上来!我再告诉你。”这么大声,会惊动守城的后赵士卒。两人只是来找人的,没必要惹麻烦。段陵遇见这耿直、不长脑子的,也没啥子好办法,只得低声哄弄。

    桃木棍的弹力,外加麻布的结实韧劲,让山希轻松地上了城楼。

    站在兴州最高的城楼上,能够俯瞰到整个兴州城。夜色刚落下不久,这个百万人口的城才刚刚活跃起来。

    灯火把整个兴州城照得宛如白天,大街上随处可见衣着华丽的男男女女,杂货摊上的摊主吆喝声此起彼伏。

    “咦!那是什么东西?”山希指着一头大象,问道。

    兴州西城的一个广场上,一头小象正在表演“天女撒花”。柔软的象鼻喷出一股细细的水柱,水柱在距离地面一丈的地方散开,水撒在人们身上,引得众人欢呼雀跃。

    “有点看头,可惜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段陵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脸猛地转向坐在身旁的山希,进而问道:

    “你不想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吗?”

    “说。”

    “我都说了,让你别回头,你偏要看。”

    “不回头,怎能看到?”

    “你倒好,害得我背着你走了几百里地。你这个人情,可算是欠下了。”

    山希脸上露出一点抱歉的意思,但又什么都没说出口。

    “没猜错的话,咱们昨晚路过的地方就是村里老人所说的迷糊森林。”

    “迷糊森林很诡异,即使是入了玄门的剑师也不一定能躲过森林的迷惑。不过,只要你低头走自己的路,不去看它,它也拿你没辙。”

    “你没回头,怎么背上的我?”

    段陵总算听到一句有用的话。

    二人相处了两天一夜,他对山希的思维模式实在是……

    “我有掌门的送的枣。”

    “看来都是安排好的。”

    ……

    四天前,段陵收到掌门的召唤赶忙上山,成为掌门钦定的去兴州的人选之一。

    对于从未走出过麻当镇的段陵而言,当他得知自己将去后赵都城兴州,一时间,欣喜中带着那么点忧忌。

    后赵有着跟无忧宗格格不入的南书院,那里,是他最向往的地方,也是他满心厌恶的地方。

    更准确地说,段陵是厌恶从那里走出来的书院弟子。

    七年前,自己的父亲——麻当镇前任“天下行走”就是被书院的坏蛋用骗术给害死的。

    在段陵的心里,书院弟子个个都刁钻歹毒。但是,书院,却是每一个无忧宗俗家弟子无比向往的地方,这一点,段陵不否认。

    无忧宗有一个规定:俗家弟子必须先从南书院毕业,才有机会日后成为无忧宗的正式弟子。

    其实,无忧宗和南书院一南一北的,本无仇怨,仅仅是近两百年来,两家矛盾开始演化得越来越深。

    原因也很简单,书院不服。书院不服的是,自己凭啥要给他无忧宗培养、输送弟子,说到底,自己也该是天下正宗。

    ……

    夜开始深了。

    整个兴州城被灯火照得通亮,唯独城东南地界儿漆黑一片,这儿,便是帝国最高学府——南书院的所在。

    居高临下,段陵无意间视线就望向此处。

    黑暗中,南书院的黑影似有无穷的魅力吸引着他,以至于他竟至忘记身旁还有山希。

    “嘎嘣——”

    直待脚下的瓦发出清脆的声响,段陵这才意识到自己身居何处。

    “你这是要去哪?”山希跟着段陵起身,问道。

    冷风从他们身上吹过,将贴在身上的衣服吹干。

    “该下去了,再晚,夜市也该关门了。”

    ……

    一入城,山希便满大街地询问着这城中最好的火锅店在哪儿。

    可是,兴州上流社会的贵族哪里会看得上这种没营养、没排场的伙食。

    终于,路遇一位容貌端庄、只声音比男人还粗的大姐,指给他们说:

    “喏,沿着长阳街一直往南走,进入城南后,第二条横街右拐。永安坊有一家不错,老板姓胡。”

    沿着长阳街一路向南,永安坊内第一家店面的招牌上果然写着——“胡一锅”三个大字。

    招牌底下还有一行小字——吃火锅就来胡一锅(注:此处为硬广:))。

    没等段陵看明白,山希已经抬脚进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