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魂念传 > 第二十五章 神秘庄园
    黑色的围墙,黑色的门,黑色的石板路,白色的尖顶小屋。

    站在庄园内,炼一感应了一下,并没有感知到任何危险的气息。

    刚进入小屋,就见一群男女围在一起,划拳喝酒。

    魂星月就在其中。

    她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划拳。

    “五魁手啊。“

    “六六顺哇。“

    “大头鬼哇。“

    一个大胡子叫道,“没有大头鬼这个说法。“

    “这个这……“魂星月眼珠子一转,正好看到炼一走了进来,“喂,炼哥哥,快来喝酒哇。“

    一个妖娆的女子扭着腰肢走了过去,递上一杯酒,“这位又酷又帅的公子,可否赏脸喝一杯。“

    “好。“炼一去接酒杯。

    还没碰到酒杯,杯中的酒就化为了一条蛇,张开血盆大口扑向了他。

    千钧一发之际,炼一本能地发出了隔绝魂念。

    蛇弹到了光幕上。

    这边才动,那边就已齐动。几个男子绑住了魂星月。

    “炼哥哥,救我。“魂星月喊道,“哎呀,我全身发软,使不出魂力了,你们在酒里下了什么东西?“

    “嘿嘿,你们没有想到吧?“一个黑袍男子笑道,“这个庄园就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

    “为何如此?“炼一扫了一眼众人。

    “不为什么。因为你们两个都该死。“黑袍男子道,“把男的杀了,女的先拖到后面。“

    “是吗?那我就可以放心杀了。“

    炼一低声道,“魂剑!“

    剑气纵横,屋内一切都在破碎,包括那些人。

    炼一正准备去后面救魂星月,却发现了恐怖的一幕——地面的残肢断体齐齐抖动,并迅速重组——他们又活了过来。

    那个妖娆的女子娇笑道,“下手可真狠啊!老二,快看看我的脑袋安装得正不正?“

    “三妹,你的头还算正,只是大长腿好像短了一点。“

    “喂,老四,你的头安装反了。来,我帮你扭一扭。“

    “老五,我的脚怎么在你身上,咦?我的小弟弟呢?“

    “我有两个……“

    炼一眉头大皱,这超乎了他的想象,他们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小子,我们是不死之人,你杀不了我们的。“

    “是吗?那就再试一试。“

    魂剑穿梭,肢体满地。

    然而那些被切割的人很快又组合了起来。

    “这剑割得人家好爽。“妖娆女子咯咯笑道。

    “都说了,我们是不死之人,你杀不了我们的。“黑袍人道,他拿出了一把刀,一刀割下了自己的脑袋,提在手上。

    脑袋露出了一口白牙,“嘿嘿,我从小就玩割脑袋的游戏,都玩腻了。“

    炼一表情凝重,“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一个秘密。“黑袍人道。

    炼一暗道,如此强大而神秘,莫非他们就是那巨人所言的星光族人?

    见魂剑无效,炼一暗道:汲魂。

    可是没有丝毫魂力溢出,炼一一愣,“怎么可能没有魂力?世上怎么会没有灵魂人?“

    “该我们放大招了。“黑袍男子冷冷道。

    说罢,他们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然后用力捶击了一下胸口,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

    那些血液刚落到地上,就快速蠕动,很快形成了一个个长着三只脚三只眼睛的鱼,它们齐齐围着炼一,发出了“呼哈呼哈啾“的声音。

    炼一心念一动,魂剑呼啸而出。

    然而魂剑竟从三脚鱼身上穿梭而过。

    杀不死的人,空气般的三脚鱼,这一切都超出了炼一的认知。

    就在他错愕之际,三脚鱼齐齐吐出了一个个血色泡泡。

    隔绝魂念。

    泡泡碰到光幕之后忽然爆炸,使其产生了一阵动荡。

    制动魂念。炼一迅速朝四周推了一掌。

    那些三脚鱼“嗖“地被推上了屋顶或墙壁,但它们就像一个跳跳球,一碰到屋顶和墙壁就弹了回来。

    于是,屋内它们不停弹跳穿梭着,犹如一颗颗子弹,将屋内的家具砸得稀烂,更多的则是砸向炼一。

    有隔绝光幕阻隔,炼一并担心自身安危,但他越发觉得那些人的功法诡异。

    三脚鱼跳了片刻,忽然聚集在了一起,它们口对口似乎在接吻,而尾巴则摇摆个不停。

    转眼间,它们竟渐渐融为了一体,成为了一顿烂泥似的东西。

    烂泥状物体蠕动了一下,形成了一个血色人。

    他看了一下炼一。

    炼一暗自警惕。

    他朝炼一鞠了一躬,转身就朝黑袍等人拍了一掌,一个红色血掌印扑向了他们。

    “咦?“炼一顿感惊疑。

    血手印到了黑袍人身前时,忽然消失了。黑袍人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呼。“炼一感到背后传来了掌声。

    轻身魂念。

    他的身子风中柳絮般一荡,血手印呼啸而过,将身后的大门砸得粉碎,并且带着一丝腐蚀的气息。

    炼一知道如此纠缠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飞身跃向屋后。救魂星月要紧。

    “嘿嘿,想跑?“黑袍等人拦住了去路。

    炼一冷冷扫了他们一眼,“不管你们是什么东西,都不许阻挡我的步伐。“

    说罢,他心念一动,无数魂剑萦绕在身边,整个身体犹如陀螺般飞起,扑向黑袍等人。

    黑袍等人对视一眼,让开了道路,然后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到了屋后,炼一看见魂星月被几根藤条绑在空中。她身前站着一个人,正背对着他。

    “炼哥哥,救我。“魂星月挣扎着。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

    连帽白袍,白脸,长须过胸。

    “是你。“炼一想起了街上所遇之人。

    那人拉下了帽子,“我在战场上说过,你们都要为我族牺牲之人陪葬。“

    “战场上空的那个高手!“

    “你死定了。“白袍人面无表情,“外面那些人都是我调教出来的。你都不是他们对手,又如何是我对手?“

    “你是想激发我的恐惧感!“炼一冷静道,“当一个人产生了恐惧,哪怕他是一个绝顶高手都会败。而我在和双头妖狼一战之后,就已经战胜了恐惧。“

    “聪明。“白袍人冷笑道,“太过聪明的人,是活不长久的。“

    “别啰嗦。“炼一心念一动,魂剑一闪而过,白袍人被齐腰斩为两截。

    白袍人上半身淡定自若地漂浮着,下半身走了几步,“我是不死之人。接下来该我出手了。“

    他慢慢拍了一掌,这掌犹如慢动作,然而四周的尘土、草木和池沼的水都悬浮到了空中。

    “呼。“炼一被卷到了空中,身体犹如一枚炮弹,穿过了屋子的墙壁,远远摔在院内。

    炼一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心中极速思考着对策。

    他的手无意间触碰到了一枚石子。

    那是一枚极为普通的石子,但他摸上去却觉得犹如摸到了一个馒头。他又仔细感受了一下地面。

    他忽然有了一丝明悟。

    此时,白袍人来到了炼一身前,以死神般的姿态举起了手掌。

    “慢!“

    炼一站了起来,“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罢,他将自己的右手食指朝手背掰去,结果,食指贴到了手背。

    “你!“白袍人一脸惊愕,“你是如何知晓的?“

    “这是秘密。“

    这时,整个庄园忽然摇晃了起来,并逐渐变得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