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雨桐,可是今年大一新生中,最有名气的人,一来,是因为谢雨桐长得漂亮,绝对是今年大一新生中最漂亮的女生,甚至,说她是金陵大学的校花,也不为过,二来,是因为谢雨桐在今年的大一新生军训之时,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谢雨桐,挑战了所有军训教官,居然没有一个教官可以打得过谢雨桐。

  一位这么漂亮的女生,居然还会功夫,这自然是爆炸新闻了,一时之间,谢雨桐成为了金陵大学最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

  出名之后,谢雨桐几乎每天,都会收到金陵大学男生的表白,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的都有,甚至,还有校外的。

  对此,谢雨桐自然不屑一顾了,这些男生,她根本没有兴趣。

  后来,连金陵大学的第一风云人物杨仲其,都对谢雨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杨仲其,金陵大学经济学大三学生,也是金陵大学的校草,长得高大帅气,而且还是金陵大学武道社的社长,在大一的时候,杨仲其就获得了全国武术冠军,武道造诣颇深,听说大一来了一个功夫了得的妹子,他自然很感兴趣,便亲自去找谢雨桐,邀请谢雨桐加入武道社。

  但谢雨桐,对武道社根本没有兴趣,也没把杨仲其放在眼中,杨仲其吃了闭门羹,不仅不生气,反而对谢雨桐,愈发的感兴趣,便提出要和谢雨桐切磋,谢雨桐要是输了,就得加入武道社。

  谢雨桐对打架,是来者不拒,自然是一口答应了,本以为这杨仲其,只是花架子,但是却没想到,杨仲其的武道造诣,已窥内劲门径,谢雨桐就算修炼出气感,但是却不能应用到实战,最终,败在了杨仲其手下。

  谢雨桐心中不服气,但是也没办法,她说一不二,只有答应加入了武道社。

  谢雨桐加入了武道社,杨仲其接触谢雨桐的机会就多了,谁都看得出来,杨仲其想追求谢雨桐,只是谢雨桐这个当事人,根本不理睬杨仲其,只要一见面,就要动手,非要打败杨仲其才罢休。

  但这杨仲其,不是吃素的,谢雨桐和其交手十几次,都是以失败告终,这让谢雨桐有些崩溃,她发信息让莫海来金陵,但是莫海却一直说有事情,让谢雨桐不要着急,这次本以为十一长假,莫海会来金陵,但是结果,还是没有看到莫海,谢雨桐有些失落,今天上课,也没有心思。

  “谢雨桐,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居然抢我的男朋友,你今天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我跟你没完。”袁冰冰目光,在教室中扫视一圈,当看到谢雨桐时,顿时秀眉挑起,大声喝问道。

  偌大的教室之中,因为袁冰冰的话,陷入了沉寂,所有人,都一脸诧异地看着。

  谢雨桐抬头,不咸不淡地看了一眼袁冰冰,这袁冰冰,是杨仲其的女友,只是因为谢雨桐的出现,杨仲其对袁冰冰失去了兴趣,在十一长假期间,直接和袁冰冰分手了。

  袁冰冰怒不可遏,因为杨仲其所在的杨家,在金陵也算是大家族,所以她不敢在杨仲其面前生气,只有把所有怨气转移到了谢雨桐身上,今天一上课,她找到谢雨桐上课的教室,直接在下课的时候,冲了过来。

  “这位学姐,我什么时候抢你男朋友了?你简直莫名其妙。”谢雨桐淡淡说道。

  “你还跟我装蒜是吧,要不是你勾引杨仲其,他怎么可能要和我分手,你加入武道社,不就是为了接近他吗?你真是不要脸。”袁冰冰就好像一个疯婆子,没办法,杨仲其太优秀了,而且家世很好,袁冰冰可不想放过。

  “可笑,学姐,你最好弄明白一点再来找我,一,不是我想加入武道社的,二,我对你的男朋友,没有一点兴趣,当然,不排除他喜欢我,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就算他喜欢我,我也不会喜欢他的。”谢雨桐没好气地说道。

  “你就装吧,反正我警告你,离杨仲其远点,你根本不配当杨仲其的女朋友。”袁冰冰冷笑。

  “不可理喻。”谢雨桐懒得理会袁冰冰,收拾好书包,就朝教室外面走去。

  袁冰冰直接拦在谢雨桐面前,不让谢雨桐离开。

  “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谢雨桐心情本来就不太好,这袁冰冰,还一再强词夺理,这让谢雨桐有些不耐烦了。

  “怎么?你还敢动手打我不成?我忘记告诉你了,我爸和校长是朋友,你只要打我一下,我保证你学上不成。”袁冰冰嚣张至极,直视谢雨桐,挑衅地说道。

  袁冰冰根本不知道谢雨桐的背景,以为自己家里在金陵有权有势,就可以不把谢雨桐一个外地姑娘放在眼中,却不知道,和谢家相比,她的家族,根本不值一提。

  谢雨桐嘴角一扯,一抹冷笑浮现。

  “啪!”的一声,谢雨桐直接伸手,给了袁冰冰一个巴掌。

  “学姐,不是我要打你,是你送到我面前讨打的。”谢雨桐嗤笑,要是以前,谢雨桐可能不会这么粗暴,但是自从认识了莫海,耳濡目染,谢雨桐的心态,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能动手的事情,还是不要动口。

  “你敢打我,你等着瞧,我要让你好看。”袁冰冰捂着火辣辣的脸颊,难以置信地说道。

  教室中的其他学生,见此一幕,也是目瞪口呆,这也太劲爆了吧,谢雨桐居然敢扇袁冰冰耳光,袁冰冰,在金陵大学,那可是高傲的白天鹅,万众瞩目,今天居然当众挨打,袁冰冰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毕竟在场的,都是谢雨桐的同班同学,谢雨桐虽然漂亮,功夫很好,但是平时很平易近人,并不像那些美女一般高傲,所以在班级之中,谢雨桐的人缘很好,见谢雨桐打了袁冰冰,大家都不由替谢雨桐担忧起来。

  谢雨桐淡淡一笑,没把袁冰冰的话当回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比背景,谢雨桐还真的不惧任何人,有莫海撑腰,谢雨桐什么也不怕,在谢雨桐心中,莫海就是神,自己有一位神当师父,还有什么值得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