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凯的父亲,目光在莫海三人身上扫视了一遍,石雪梅和石青青,明显紧张,只有莫海,淡然自若,依旧拿着烧烤,自顾自地吃着。

  莫海的态度,让石凯的父亲,甚是不悦。

  “站起来。”石凯的父亲大声说道。

  石雪梅和石青青,吓得一个激灵,而莫海,脸上毫无波澜,只是缓缓抬头,将一串羊肉串撸完,才淡淡说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好大的胆子啊,还明知故问,你刚才在这里做了什么,你心中没数吗?”石凯的父亲怒道。

  “只是教训了一个人而已,你有什么意见?”莫海漫不经心地说道。

  一句话,让石家人,都不由火冒三丈,他们石家,在里凰城,煊赫无比,岂容外人轻辱。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他是儿子,你伤了我儿子,你还在我面前狂,你不想活了吧。”石凯的父亲呵斥道。

  “你应该庆幸,你的儿子还活着。”莫海说道,语气依旧风轻云淡。

  石雪梅在一旁,紧张无比,但是这种情况,她根本没有资格插手,只希望莫海这次能够化险为夷。

  石凯的父亲,如一团火药被点燃,顿时暴怒。

  他这次带来了十几个人,一挥手,这十几个保镖,直接上前。

  “将他给我抓回去,我要回去好好的教训他。”石凯父亲喝道。

  这群保镖,一拥而上,黑压压的一片,莫海摇头,一脸的不屑,伸手在桌子上一拍,桌子上那些撸完串的竹签,直接飞起,然后如离弦之箭一般,直接朝这些人飞去。

  竹签,没有射向他们的要害,而是落在他们的脚背上,将他们的脚,钉在了地面上。

  这些保镖吃痛,不过倒是坚强,不至于哀嚎,只是脚被钉在地上,寸步难移,一时之间,全部站在原地,如木桩一般。

  石凯的父亲,还有石莹二人,这下,脸色凝重起来,莫海刚才的手法,足以证明莫海是一个高手。

  石莹,眼眸深处,倒是流露出一抹好奇。

  她喜欢强者。

  “你,你是武道中人,可你也别忘记了,这里是湘西,你没有资格在这里放肆。”石凯的父亲,此刻的语气,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了。

  莫海没有回答,而是继续拿起一串羊肉串吃了起来。

  “在我这串羊肉串吃完的时候,你要是还没有走,这根竹签,就送给你了。”莫海说道。

  “你敢?你若是敢动我一下,你就是在和我们石家作对,别以为你是武道中人,我就会怕你了,就算是武道化境宗师,也没资格和我们石家作对,你可要考虑清楚。”石凯的父亲,沉声说道,他拿出背景,希望莫海会忌惮。

  但莫海,听完他的话,没有说话,继续吃着手中的那串羊肉串,气氛,有些压抑。

  在莫海将手中的羊肉串吃完的时候,石凯的父亲,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下意识地想要站到一位保镖身后,拿保镖当盾牌,但已经来不及了。

  莫海出手如电,竹签直接将石凯父亲的一只脚钉在了地上。

  石凯的父亲,这下,脸色惨白,不敢再说话了,莫海根本不惧,他再说话,换来的,只是二次,甚至多次伤害。

  现在,石家来的这群人,只有石莹,还安然无恙,石莹表面上,倒是淡定。

  “真没有想到,一根小小的竹签,到了你手中,竟然有如此威力,我看你的武道修为,至少已经达到了内劲,如此年轻的内劲高手,在我们华夏,可是很少见,我们石家,对于强者,向来尊重,只要阁下愿意坐下来,和我们石家好好的谈谈,我们愿意化干戈为玉帛。”石莹笑道,她行事,倒是聪明。

  只是,石莹忽略了一点,莫海根本就没有把石家放在眼中,也就不存在什么化干戈为玉帛了,因为石家是存在,还是灭亡,只在莫海的一念之间。

  当然,这些石莹自然不知道了,她以为,就算莫海背后也有武道势力撑腰,但他们石家,也有足够的实力与之对话。

  莫海抬头,看了石莹一眼。

  “我们,似乎没有什么好谈的。”莫海淡淡说道。

  “可以谈的地方多着,阁下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来我们石家,当个供奉,我们可以给阁下提供修炼资源,当然,若是阁下背后的势力很大,我们石家,愿意和阁下交个朋友,今晚的事情,也就不提了。”石莹笑道。

  石凯父亲听到石莹的话,不由皱眉,不过石莹说得很有道理,他也就不好反驳。

  莫海明显不是普通人,他们石家在湘西,都不能算是最大的家族,更别说,放眼整个华夏了,所以,还得小心一点,别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那就完蛋了。

  “我背后,没有什么势力,你不用担心,至于当你们石家的供奉,只怕你们石家供奉不起。”莫海笑道,要是石家真的可以给莫海提供无穷的修炼资源,莫海当他们石家的供奉也无妨,但可惜,莫海需要的修炼资源,只怕修仙界最豪的家族,也负担不起。

  “阁下恐怕还不了解我们石家吧,我们石家,虽然不算华夏最顶尖的家族,但是也不弱,别说供奉阁下了,就算供奉十位像阁下这样的人,也供奉得起。”石莹笑道,听莫海说没有什么背景,石莹不由松了口气,不过她的确很欣赏莫海,要是把莫海拉拢到石家,自然是利大于弊了。

  人才难求,莫海如此年轻,武道修为,就如此厉害,前途不可限量,石莹是生意人,懂得投资。

  她拉拢莫海,就是投资,一个强者,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太重要了,华夏那些大家族,几乎家族中,都有强者坐镇。

  莫海淡笑,这石莹,一副确定的样子,在莫海眼中,那就是滑稽的表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石莹,是太把他们石家当回事了,区区一个湘西家族而已,在华夏,顶多算一个二流家族,根本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