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海在进入画舫内室的时候,看了一眼华千雄和颜天野。

  这两人,吓得赶紧缩回目光,尤其是颜天野,堂堂神境强者,被莫海一个眼神,差点吓尿。

  “颜老,我上次杀了你们颜家的人,你们颜家,不是一直要找我报仇吗?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算账了。”莫海似笑非笑地说道。

  “莫公子,您应该误会了,颜斌冒犯您,死有余辜,我怎么可能会找您报仇呢?而且,我们颜家,还会尽量弥补您,为颜斌赎罪。”颜天野冷汗涔涔,连忙讪笑道。

  “弥补我就不用了,既然颜老你这么说了,那我们之间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了,我可不希望下次,你们颜家还有人来找我报仇?”莫海说道。

  “莫公子您放心,绝对不会。”颜天野连忙保证。

  莫海淡淡一笑,转身走进内室,坐在茶桌旁,继续喝茶,就好像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根本不值得莫海丝毫挂怀。

  见莫海没有深究,颜天野如蒙大赦,长长地松了口气,他这辈子,也没有像刚才那般惊惶过。

  颜天野连忙找到颜斌的妻子和秦庸,让他们以后,不要再提报仇之事了,颜斌的妻子,虽然不甘心,但是也没有办法,莫海是什么人都敢杀,她要是还继续招惹莫海,恐怕莫海还没有杀她,她就被颜天野给杀了。

  秦庸虽然表面上答应了,但是他心中,依旧在盘算,要如何报仇,既然颜家人靠不上,他就只有靠其他人了。

  莫海就算再厉害,秦庸也要为儿子报仇,他为了报仇,无所顾忌,甚至是死,他也在所不惜。

  他拿出手机,走到一旁,悄悄打了个电话。

  他早就留有后手,一个月前,他就找了全球最著名的杀手组织暗月,此刻他一个电话过去,暗月组织,已经开始行动了。

  几分钟后,陈烈虎,赫莉等人来到莫海面前。

  他们站在莫海面前,神色复杂至极,眼前这个年轻人,杀了他们的师父,他们心中愤愤,想要报仇,但是却又不敢。

  “陈宗师,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话吗?”莫海看着陈烈虎,淡笑问道。

  “记得,是关于钱的事情吧?”陈烈虎有些紧张地回应。

  “都已经几个月了,请问钱在什么地方?莫非你把我的话,没当一回事?”莫海继续说道。

  “不是,是钱太多了,我们需要时间去凑。”陈烈虎慌忙解释。

  “是吗?这样吧,连本带利息,十亿美金,今天天黑之前,你想办法交到我手中,要不然你们都得死。”莫海随口说道。

  “十,十亿美金?这根本不可能,洪门不会拿出这么多钱给你的。”陈烈虎脱口而出,十亿美金,这可不是小数目,洪门虽然财大气粗,但是一时之间,也拿不出这么多流动资金啊。

  陈烈虎话音刚落,莫海目光一沉,一道寒芒闪过,陈烈虎人头落地。

  看到莫海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一旁的赫莉吓得脸色惨白,直接腿软,跪到了地上。

  “别杀我,您要十亿美元,我可以给您。”赫莉连忙说道。

  赫莉可不仅仅是严摩天的弟子,她老爸,可是米国大富豪,资产过百亿,她是如假包换的千金大小姐,只是她从小对华夏武道很热衷,所以就拜师严摩天,学习华夏武道,这次跟严摩天来华夏,是为了见见世面,也为了验证一下自己这些年的修炼成果。

  现在师父,师兄都被莫海杀了,她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莫海这样狠的人。

  莫海看向赫莉,目光幽幽。

  “天黑之前,十亿美金不能交到我手上,你也要死。”

  “莫公子,十亿美金,我一定会给您的,但是天黑之前,真的不行,这不是小数目,而且还是跨国,一天之内,根本无法做到,除非莫公子你在国外银行有账户。”赫莉说道。

  “这样吧,莫公子,钱没到之前,您可以将我扣押,等钱到了,您再放了我也不迟。”赫莉继续说道。

  “我看扣押你,以洪门的德行,也不见得会把钱拿来。”莫海冷笑。

  “莫公子,您说得没错,洪门的确不会出钱的,但是我爸会出的,请相信我,您一定会拿到这笔钱的。”赫莉诚恳地说道。

  “你爸能拿出十亿?”莫海看着赫莉,目光沉沉。

  “我爸是全球排名前百的富豪,拿出十亿,还是可以的,但是也是需要一定时间,您让我打一个电话,我马上凑钱。”赫莉说道。

  “就算你爸有钱,但是可惜,我是要洪门的钱,你们走吧,回去跟洪门的人说,让他们准备好十亿,他们不主动送过来,我也会去洪门取的。”莫海沉吟了一会,然后说道。

  莫海并不会滥杀无辜,陈烈虎是该死,莫海自然会杀他,但是赫莉,并没有冒犯过莫海,她刚才,还帮莫海教训了一下欧阳北,莫海想了一下,也就没打算继续为难她了。

  赫莉就算有诚意拿出十亿美金,但是莫海也懒得要,钱对于莫海而言,只是数字。

  冒犯莫海,能用钱解决,其实都不算事情了,最怕的是,用钱无法解决。

  这十亿美金,就看洪门的诚意了,他们若是态度好,识抬举,莫海可以不计较,若是没有诚意,依旧顽固,还想为严摩天报仇,那到时候,十亿美金,都无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