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神舰天降
    萧敬……萧敬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啊。

    他一开始,就没想过,真来这儿和佛朗机人海战的。

    佛朗机人擅长舟楫,这是人所共知的事,人家的舰船,可以穿越万里,来这大明海域,宁波水师,都追之不及,可见他们对舰船的认知,是何等的强大。

    萧敬脸色苍白,身后,指挥舱里,已是乱做了一团。

    “什么情况?出了什么事?”

    “萧公公,萧公公……”

    萧敬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这太监做的真不值,本是说,把那啥玩意割了,这辈子不但能吃饱,还能安安生生一辈子。

    可怎么就……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大臣,都没见过这样的阵仗。

    外头,有人大吼:“贼舰四艘,太子殿下有令,追击,追击!”

    四艘……

    马文升脸色蜡黄。

    以一敌四。

    疯了……居然还上赶子,追上去,嫌自己死的不够快,跑啊。

    这时候,丰富的知识底蕴,让百官们张口就来:“陛下,不得了,真追上来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依臣愚见,理应退避三舍,伺机待变,待与备倭卫水师会合,再全歼贼舰。”

    “陛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啊。”

    “陛下,我等宜暂避锋芒,后发制人……”

    “所谓……”

    弘治皇帝已是震惊了。

    他豁然而起。

    没有理会百官们的哀嚎。

    而是快步走出了指挥舱。

    甲板上,几乎已经没有了人烟,只有几个水手,扑哧扑哧的撤下风帆。

    远处,也看不到敌船舰影。

    想来,是那瞭望台上,用望远镜的水手观望到的。

    整个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蒸汽船,已是如临大敌。

    可是舰船,依旧飞快的行驶,朝着东南方向而去。

    巨大的船影,在正午的阳光之下,于海面上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海底下的叶轮,在水面下翻出水浪。

    方继藩已是疾步而来:“要开战了,请陛下和诸公,立即进入底舱。”

    “齐国公你不是说笑吧?”

    那梁储快步的上前,真打啊?

    方继藩正色道:“前方不远处,就是我大明心腹之患。这些人,就在数日之前,袭击了我们的登州,杀戮我们的军民,烧了我们的水寨,而今,堂而皇之,想要离开,现在,我们距离他们,近在咫尺,陛下已下旨,全力追击,尽歼贼舰,我方继藩受命,岂有避战之理?若今日退缩,我大明的海权,便尽落于贼手,今日他们袭登州,明日就敢袭泉州,到时,天下各州,尽在他们炮口之下。而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来的说笑?”

    梁储无语。

    马文升急了:“以一敌四,此乃莽夫的行为,大丈夫临机而断,不可鲁莽,不可鲁莽,何况,陛下尚在船上,你方继藩………陛下……陛下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你方继藩吃罪的起吗?”

    方继藩按剑而立,厉声喝道:“到了这个份上,我方继藩尚有随时以身许国的勇气,陛下自当会以国家社稷为重,岂会退缩。”

    所有人都看向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什么天子哪,位高权重哪,九五之尊哪,这一切,都是在权力框架之内,可出了海,原有的权力框架,已经变得没有意义了,至少,佛朗机人,断然不会理你什么天子。

    弘治皇帝觉得自己距离死亡,只是一步之遥。

    他心里竟有些发毛,下意识的,弘治皇帝推了推眼镜的镜片,他看着方继藩,看着许许多多的人。

    萧敬已经跪下了:“陛下……万万以社稷为重。”

    群臣纷纷拜倒。

    弘治皇帝沉吟了片刻,拂袖:“来都来了……”

    丢下了这句话,他返身,走向舱中,留给方继藩一个背影,随后道:“齐国公临机行事,朕与诸卿危亡,尽负卿家了。”

    “遵旨!”方继藩几乎要嗷嗷叫起来,恨不得对着群臣大吼一声,来啊,现在老子做主了,谁想下海喂王八。

    方继藩按剑回首,大吼:“全速前进!”

    ………

    底舱里。

    犹如沙丁鱼罐头一般,密密麻麻的水兵,已是全副武装,手持火铳、刀剑紧张的在昏暗的舱室之中,屏息而待。

    武官按刀柄冲进来,大叫:“太子殿下与齐国公有命。”他取出了手令:“今遇佛朗机人,存亡只在旦夕,胜败在一念之间,尔等定当竭力死战,至于赏赐,殿下与齐国公没有说,可本官敬告尔等,陛下和太子,都在咱们的船上。”

    沉默。

    这阴沉沉的舱中,是一张张漠然的脸。

    赏赐,是不必说的。

    虽然京里所有人对齐国公人人喊打,可这些水兵们,都是自各卫抽调来的精锐,日夜操练。他们在被征调之前,就十分清楚,跟着齐国公,有肉吃。

    武官颔首点头:“诸位,有什么要说的?”

    “……”

    又是沉默。

    来都来了,还能说什么?

    说了,也没有意义。

    “很好。”武官道:“静候命令!”

    一个个舱中,无数的官军焦灼的等候。

    …………

    炮舱里,炮兵们已经对火炮进行了最后一次的检查。

    三层炮舱,舰船的左右两侧,俱是密密麻麻的炮口,足有一百三十六门,这个数目,堪称是天文数字。

    力士们,早已搬来了火药和炮弹。

    炮弹五花八门,有普通的实心铁球,有专门破坏船体的子母弹,即一大一小的两个铁球连接一起……

    一个个炮口的挡板,已经升起,炮手们推动着火炮,沉重的火炮则顺着滑轨探出了炮口,巨大舰船的两侧船舷下,密密麻麻的炮口露了出来。

    连接个个炮舱的,是一根根铜管,有专门的传令兵,耳朵伸进连接铜管的喇叭那里。

    顺着铜管,可以传音,一旦命令下达,船内各个舱室,都可清晰无比的同时接到命令。

    …………

    蚕舱里。

    一群大臣哎哟哎哟的躺在病榻上。

    情况稍稍好了一些,可依旧还是有人呕吐不止,苦胆几乎都要吐出来。

    此起彼伏的,有人大叫:“我不成了,我不成了……”

    “哎哟哟,生不如死啊,天哪……”

    李东阳想死,真的不想活了,心里把方继藩骂了个祖宗十八代。

    何曾自己遭过这样的罪啊。

    这方继藩,亏得自己平时对他还不错,他就这样坑老夫的。

    他忍不住,又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滚起来。

    他晃悠悠的想起身。

    有一个护工,想要来搀扶他。

    突然,一个医学生匆匆进来,厉声道:“所有人准备,要接战了,遭遇佛朗机人,不相干的人,或是寻常病症,只要死不了的,立即抬出蚕室去,所有人清洗手术器械,预备迎接伤兵。”

    接……接战了……

    躺在病榻上的人,一下子不哎哟了。

    卧槽……追上了呀?

    李东阳方才还觉得胃部翻滚的厉害,突然一下子,不适消失了,他这把老骨头,打了个。

    站在这舰桥里,这舰桥,是船上的建筑,三面木制,木中价着钢板,有一面,则是巨大的落地玻璃。

    站在这里,前方海域的情况,一览无余。

    透过望远镜,终于,一艘艘的佛朗机舰,出现在了方继藩的面前。

    那狭长的舰船,鼓着风帆,风帆之上,是白底红漆的巨大十字,十字的风帆,被风鼓起,似乎,佛朗机人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他们显得震惊,万万料不到,会有舰船,比他们更快。

    卡洛斯一世国王号上。

    安赫尔·洛佩斯·德卡沃伯爵此刻,正举着望远镜张望。

    本来……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行事的。

    安赫尔作为这一次的主谋,向国王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随着大明在黄金洲的威胁越来越大,为了保障东方以及黄金洲的利益,西班牙王国,必须遏制大明的扩张。

    安赫尔意识到,大明舰船的弱点,他们的舰船,还停留在大的阶段,认为只要舰船足够大,就可以以其巨大的船身,和大量的水兵来取胜。

    于是乎,他制定了两个完美的计划,一个是袭击新津,一个是袭击大明沿岸,唯有让大明意识到,西班牙的舰队,可以随时袭击大明任何一处海岸,才可使大明的扩张策略,化为泡影。

    他主动请缨,来到此。

    而一切……都很完美,事情的发展,如自己想象中一般,异常的顺利。

    唯一……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却是……

    一艘巨舰,出现在了自己的单筒望远镜里。

    又是大明舰船的老一套,依旧还是以大为主。

    只是……安赫尔现在……却已来不及不屑了,因为……他发现,对方距离自己的舰队,已经越来越近,这巨大的舰船,没有风帆,却如鬼魅一般,快速航行,安赫尔心里咯噔了一下,这……难道是幻觉吗?

    ………………

    第三章,求一下月票,努力,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