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三十八节 大恩,机遇
    沙正阳一边切菜,一边和曹清泰闲聊,曹清泰要谈了他这一趟出去的各种见闻和感受。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却要面对现实,沿海的发展势头太猛了,我们这边要沉闷得多,做什么之前都要先左顾右盼,深怕被人戳脊梁骨,这样的氛围下,你怎么可能抢先?”曹清泰感喟不已,“感觉大家触动都不小,关键在于回来之后的落实。”

    “主任,观念的转变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所以需要人来破冰,就像是一个黑屋子,你首先把那层布捅开了,那么灯光进来,很快大家就都会明白,哦,原来就这么捅开就明亮了,于是纷纷效仿。”

    沙正阳熟练的把莴笋丝切好,用菜刀一抹,堆放在一边,然后将瘦肉放好,细细的切了起来,酸辣肉丝是他的拿手菜之一,酸辣鲜香,格外下饭。

    “你想当这个先行者?”曹清泰轻笑。

    “主任,别用先行者这个词语好不好,怎么感觉都像是先烈的同义词了。”沙正阳也笑,“不过改革先行有很多风险,但也不是没有好处,要让我先行,起码得给允许尝试允许失败的一个良好氛围吧?总要给一些力所能及的政策支持吧?”

    这一点上沙正阳在把方案和几点思考交给曹清泰时就想好了。

    探索者肯定会有风险,但是回报也一样是巨大的,可以继续吸聚市里领导的注意力,进而摆脱县里边的制约和束缚,让东方红获得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环境。

    贺仲业和闻一震这二人组合实在让沙正阳不放心,而贾国英给沙正阳的感觉更多的像是左右逢源的投机者,反倒是桑前卫沙正刚因为有前世的记忆更认可,只可惜桑前卫现在还只是一个县委常委,远达不到能左右局面的水准。

    “别事情还没做,就要政策要条件。”曹清泰提醒沙正阳,“先把工作做起来,组织会看得见的。”

    “主任,放心,该做的我早已经在做了,实际上县酒厂那边也一样对现在的情形深恶痛绝,绝大部分职工也一样渴望能通过勤奋工作来获取报酬,而非这样靠财政每个月接济一点儿生活费过日子,当然那些既得利益者除外。”沙正阳正色道。

    “既得利益者?”曹清泰咀嚼了一下,觉得这个词语用得极好,“很好,形容得很好,是需要打破这个症结的时候了。”

    曹清泰又问起了沙正阳提出的关于依托养老保险制度来解决国企职工后顾之忧问题,沙正阳也一一作了解答,只是这种还缺乏制度性细则的尝试更多的需要政府职能部门的授权来规范。

    正探讨得热闹,古小凤回来了。

    见沙正阳下厨,古小凤也是颇为吃惊,不过在沙正阳的坚持下,很有些好奇的古小凤也就放手让沙正阳一人操持,两口子也就享受了一顿沙正阳的手艺。

    “行啊,正阳,这手艺没的说,比清泰的手艺强得不知道哪里去了,谁要找了你可真是享福了。”古小凤目光里更多了几分琢磨,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小凤姐,别这么说,我也就会这几刷子,上大场合就露馅了。”沙正阳笑嘻嘻的道:“再说了,真要成天在家里干这个,恐怕又得被人埋怨没出息了。”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古小凤不以为然,“并不是每个女人都必须要男人出人头地,其实家庭和美幸福比任何都更重要,许多女人更珍视家庭。”

    沙正阳摇了摇头,颇有感触的抹了一把脸:“或许吧,传统女性的美德可能现在不太符合时代的变化了,我们男人也只能去适应。”

    感觉到沙正阳似乎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古小凤也有些好笑。

    这小子不过二十三岁,就这般曾经沧海难为水但却巫山不是云的味道,看样子也是个多情种子。

    吃了饭后,曹清泰和沙正阳又闲聊了一阵,得知曹清泰要去市委,沙正阳自然责无旁贷要送曹清泰过去。

    一路上曹清泰也在思考,晚上这场研究肯定很耗神,黄绍棠不顾才从江浙飞回来的疲惫,都要把林春鸣和霍连钊等人喊到一块儿研究,这说明黄绍棠是真着急了。

    黄绍棠今年不过五十岁,可谓正当壮年,属于国内典型的少壮改革派人物,从南粤到中央,又专门安排到汉都这个西部大市来担任一把手,中央也是对他给予了厚望,希望他能在汉都打开局面。

    但现在两年过去了,似乎还没有什么像样的成绩,如果说前两年是由于国际国内政治气候的影响需要稳一稳,但是现在南巡春风早已吹遍,沿海地区的动作如火如荼,汉都还要等看靠,那黄绍棠恐怕就真的有些辜负中央的期望了。

    只是改革光是嘴上说容易,真正落到实处,那都是一件件具体的棘手事情。

    黄绍棠首推的经济领域中的国企改革,涉及到职工身份变化,国有资产的止损还是流失?是不是会被视为走资本主义自由化的道路?

    这些问题作为一把手,你都不得不考虑,所以曹清泰也能理解黄绍棠的难处和焦灼心态。

    桑塔纳匀速的行驶在冬青路上,前面顺庆街过了就是马家牌坊,再转上海晏大道,这是汉都市的中轴线所在,省委省政府在中轴线的北段,沿着海晏大道行驶约十来分钟,就可以拐入达若寺附近的禅院街,汉都市委市政府都坐落在这里。

    “正阳,你送了我就要回银台?”眼见得就要到市委大门了,曹清泰突然问道。

    “啊,是啊,一个小时就能到,晚上车少一些,出城就快了,五十分钟就差不多到了。”

    沙正阳早已经拿了驾照,前世就是老司机,这一世自然要早早把驾照拿到,这辆桑塔纳他也早就开顺手了,早没有最开始没有方向助力的那种不适应感了。

    “要不,你暂时别回县里,就找个地方喝杯茶,等我电话。”曹清泰也不遮掩,“晚上黄书记、林市长、霍部长,你知道霍部长还兼着秘书长,我们要一道研究推进国企改革的方案,你们东方红酒厂兼并县酒厂首当其冲,我想如果有机会,让你在黄书记他们面前来阐述一下你的想法。”

    “主任,合适么?”沙正阳心也是微微一抖。

    能在黄绍棠、林春鸣和霍连钊他们面前来阐述想法,那可是连贺仲业和贾国英都难得获得的殊遇啊,这等良机可谓千载难逢,只要获得了他们的认同,那就意味着一条光明大道就向自己敞开了。

    哪怕中间未必尽如人意,只要能在领导心目中加深一下印象,那也是千值万值了。

    曹清泰这么做,就是在用他的人脉和信誉在为自己担保了,这份情谊极其厚重,重得沙正阳都有些承受不起。

    如果真的能在黄绍棠他们面前阐述一番自己对企业经营发展乃至更多方面的观点理念,这可比之前在酒厂里那种泛泛而谈的介绍要有价值和意义得多,自己可以更深层次的阐述自己的想法。

    “有什么不合适的?”曹清泰也知道这肯定有些唐突,但他觉得自己可以帮沙正阳这一把,“你说这个方案的操刀者和未来的执行者,直接向领导介绍,更直观更具有可视性,我觉得更好。”

    自己在黄绍棠身边呆的时间肯定不多了,无论是到新湖县区担任书记,还是到经开区担任主任,自己不可能再像现在这样随意出入黄绍棠身边了,要找黄绍棠汇报工作一样需要约时间,一样需要接受安排和等待,甚至还需要考虑各方面的条件。

    “不过,我也不敢打包票,所以你就在城里等一等,我找机会试一试,你也准备一下。”曹清泰想了一想,“我给你打了电话,你也别来太快,等上十多二十分钟再过来。”

    “明白了,主任,谢谢您了。”沙正阳语出至诚,大恩不言谢,这真的有点儿够得上大恩了,对于一个在仕途上想要有所寸进的干部来说,领导的了解和认可太重要了,尤其是这种跨越相当级别的机会。

    桑塔纳稳稳的在距离市委不到一百米处停下,目送曹清泰的身影消失在市委大门里,沙正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需要找个地方准备准备。

    在黄绍棠这些人面前阐述想法,肯定不可能像在曹清泰和郭业山面前那样随意自然,这种状态可以在关系到一定程度的领导和同僚之间取得很好的效果,但是在黄绍棠他们面前可能就显得有些轻慢和放肆了。

    在不了解黄绍棠、林春鸣和霍连钊他们的性格喜好之前,最稳妥的办法自然是慎重行事,但慎重不代表紧张拘谨,那会辜负曹清泰为自己创造这样一个机会。

    以黄绍棠等人的眼界,过于循规蹈矩恐怕很难赢得他们的另眼相看,更谈不上留下深刻印象了,所以这尺度需要掌握好。

    不卑不亢,沉静自若,有礼有度,应该是最合适的,但说易行难,在能决定自己未来仕途命运的大人物面前,要保持好这种心态,并不容易,哪怕沙正阳这个过来人,一样会为这种突如其来的机遇降临感到兴奋和紧张。

    第四更,还有300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