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苏荞秦南城 > 第729章
  “做一分,你就会将它说成三十分,做三十分,就会将它说成八十分,也正因为你的好大喜功,所以你在同事之间的人缘特别不好,大家做什么,都会下意识的避开你。”

  “还有,我记得没有错的话,你似乎有女朋友了,和你还同在一个部门工作,你们从大学时期开始恋爱,一直到现在,所以,我想问问你,你在以什么身份追求她?又凭什么追求她?”

  男人算是彻底醒了酒,有些语无伦次,“我我……我只是一时兴起,叶总,我真没有别的意思,大家都知道乔烟是你的女人,谁敢轻易染-指,可能由于喝了酒,我才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如果她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个男人刚刚还把她逼到墙角,说他对她有一颗爱到至死不渝的心,可现在呢,他却说这一切只不过冲动的产物。

  男人的话,在说出口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变成了笑话。

  “我又没说什么,你不必如此紧张。”叶东行的声音带着成功男人特有的沧桑和优雅,那是一种别人无论怎么学都学不会的高贵。

  男人赶紧赔笑道,“见到像您这样的大人物,紧张在所难免,难免。”

  两个手腕都受了伤,红肿成了一片,但他不敢再哀嚎出声,因为他根本就猜不准叶东行的心思,一丝一毫都猜不到。

  “猜猜看,我最讨厌什么样的人,猜对的话,有惊喜。”叶东行的手漫不经心的撩起身前女人的头发,凑到鼻端,暧昧的嗅了嗅。

  对面的男人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而猩红了眼睛,但他不敢有任何的反应,因为他很清楚,他根本就不是叶东行的对手。

  “叶总的心思,哪是我这种小人物可以猜的,您就别再折煞我了。”

  男人变脸的速度,堪比孙悟空,一秒钟就可以七十二变,简直可以称为变化多端。

  乔烟的身体已经慢慢地额恢复了一些力气,轻轻的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算了吧,叶东行。”

  男人的大手在她的身后拍了拍,示意他心中有数。

  “真的不想尝试一下?”叶东行继续诱-惑他。

  男人依旧坚定的摇头,“叶总,天都快亮了,家人还在等着我,我就先走一步了。”

  叶东行的唇角漾起一抹嘲讽的笑,不容人忽视,“别急着走啊,我们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况且,游戏才刚刚开始,你走了,不就成了独角戏了吗?”

  他将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告白,称为一场戏,这多少有些踩到他的心里底线,毕竟,他对乔烟,是真的心动,也是真的想拥有,如今他这么一说,肯定会让乔烟以为自己从一开始就虚情假意,虽然事实确实如此,但被人这样赤-裸-裸的说出来,真的很难受。

  “叶总,您就别开玩笑了。”说着,男人就要转身离去。

  这时,一束刺眼的车灯突然从侧前方直射过来,男人下意识的抬起手,遮挡住车子射过来的光亮,紧接着,就是车门被打开的声音,一阵高跟鞋踩在地面发出的哒哒声,由远及近的传过来,男人看着越走越近的女人,整个人呆愣在原地。

  刚刚叶东行口中所说的好戏,难道就是指这个?

  “袁新,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背着我去追求别人?”女人的声音有些尖锐的响起来,男人像是见了猫的老鼠,一动都不敢再动。

  这种反应,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懦弱。

  女人单手弯曲,支撑在肥硕的腰身上,另一只手狠狠拽住男人的耳朵,狠狠的说道,“你个白眼狼,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能有今天?我再提醒你一遍,如果没有我爸,你什么都不是,连给我提鞋都不配,现在我们还没怎么样,你就动了花花肠子,以后我们结婚,你是不是就可以站在我的头上拉屎了?”

  “说话,别一副你受了委屈的模样!”

  女人见男人不说话,心里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手上的力度,也跟着加大了起来,疼的男人忍不住的张开嘴,叫了出来。

  “老婆,老婆,这绝对是你误会了,我就算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啊!”

  男人的狡辩,令女人的脸色黑的更加彻底,“你还敢在这给我睁眼睛说瞎话,我的车子是尾随着你过来的,我亲眼看到你跟在这个女人的身后,伺机做出一些不轨的动作,袁新,别仗着自己的长相和才华,就在这给我耍心眼,我今天可以捧你,明天就可以把你踩下去,别一再的挑战我的底线。”

  “我知道了,老婆,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们回家。”男人巧妙的躲开女人的钳制,厚脸皮的搂住女人的粗腰,女人这才乐开了花。

  女人的个子很矮,穿了高跟鞋,也不过堪堪到男人的肩膀,她伸手,在男人的胸膛前重重的锤了下,男人闷哼了声,脸由红转成惨白,却什么都不敢说,唇角依然带着笑。

  “好了好了,生气就不漂亮了,天都快亮了,我们快走吧!”

  路过叶东行和乔烟时,女人微微点头,通情达理的模样,和刚刚对男人发脾气时,简直判若两人。

  “叶总,乔小姐,我保证以后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他这个人虽然窝囊,懦弱,但我就是喜欢他,离不开他,也许你们会觉得我很没有出息,但我这辈子大概就这样了。”

  女人的话,多少带着认命的感慨,谁让她爱上的男人,就是这样的男人呢?

  这些年,笑话她的人不在少数,大多都认为是她的形象不好,才会找这个样貌出众的男人。

  其实,她并不是一个注重外貌的人,爱上他,完全是因为初相识时,他给她的感动和悸动,以至于她在后来心灰意冷时,都会用那些初相识时的感动,来安慰自己。

  叶东行依然紧紧的搂着还在后怕的乔烟,空出一只手臂,从裤袋里摸出烟盒,抽出一根点燃,目送两人渐渐走远的身影。

  没有继续追究,并不是因为他没有立场,而是因为不想给身前这个女人更多的伤害。

  闷在他胸膛里很久,久到呼吸都不顺畅了,她才抬起头,看向身前高大的男人,“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