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苏荞秦南城 > 第90章
  明明上一刻在夜空中还可以看见半弯的月亮,可此刻再看上去,只剩下黑漆漆的一片,除了落下的雨。

  苏荞不知跑了多久,感觉可以停下来的时候,她浑身已经湿透,路边的商店已经全部打烊了,她挑了一处有避雨沿的地方躲了过去。

  她觉得冷,很冷,痛彻心扉的冷。

  夜那么深,雨那么大,看着街上为了避雨而纷纷逃窜的行人,似乎只有她是无家可归的。

  被撕坏的衣服因为淋了雨而紧紧的贴在她身上,将她年轻美好的身体曲线完美的显露了出来,偶尔有夜里撑着伞出行的澳洲男子经过,纷纷投来那种只有男人看女人时才有的目光。

  或者,他们已经误会了她站在这的目的。

  为了取暖,苏荞双臂交握抱着胸,背部靠在铝钢卷帘门上,也是冰冷一片,可她需要这个东西做她的支撑。

  心里的那股绝望劲过去后,她现在想的是如何能够生存下去。

  中餐馆她已经回不去了,可她的衣服行李钱包全都在那,没了那些,她几乎寸步难行。

  她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

  这时,又一个撑伞的澳洲男子经过,他似乎很新奇一个年轻的东方女孩,为什么要夜里站在那,他走了过来,用着带口音的英语跟她搭讪。

  她的英语虽然不错,可她却不是十分能听懂他的话,她躲开一点,用英语说了句抱歉请你离开。

  澳洲男子挑挑眉,并未打算离开,而是将撑起的伞闭合上,站在她的身边,似乎并未听到她的话一般。

  苏荞胆子小,既然他不走,那只能自己走了。

  转身的动作还没有完成,便被澳洲男子握住了手臂,他用十分标准的英语说了句,开个价。

  他果然将她当成了红-灯-区的街头女郎,而且是来自东方的年轻的街头女郎。

  她挣脱不开,便试图跟他讲道理,挣扎中,她肩部一侧被撕坏的衣服滑落,不慎露出她小巧白皙的香肩,而她的肩上除了一根黑色的胸衣带子,再无其他。

  澳洲男子的目光落过来,眼睛里的清明渐渐被情-欲覆盖,街道两边的路灯有些暗,映在男子的脸上,显得更加可怖。

  苏荞不遗余力的挣扎,可却能轻松的被这个外国高大的男人止住,最后他失了耐性,一拉,将她整个人扔向后面的铝钢卷帘门。

  一阵天旋地转后,苏荞觉得老天真是不给她活路,大不了最后,鱼死网破。

  澳洲的男子还想进一步做什么的时候,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向后,摔倒在满是雨水的街道上,偶尔有车辆经过,避闪不及,摇下车窗咒骂几句英文。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苏荞睁开眼睛,才看到一个略显眼熟的男人正在朝着身下的澳洲男子挥拳,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被雨淋过,贴在身上,显露出被衬衫遮掩住的结实肌肉线条。

  苏荞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救她一次,可她能看出来,他挥的那几拳,不遗余力,她甚至觉得,如果他再大力一点,他身下的澳洲男子会被他打死。

  澳洲男子是在身上的男人停止挥拳的时,抽出身子,连滚带爬般逃跑的。

  苏荞早就没了力气,跌坐在地上,秦南城回身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看着他背影的双眸改为正面看着他的俊颜,与他的视线交汇后,她轻轻的咬住了唇,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他走到她的身边蹲了下来,浑身湿透的他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狼狈,反而看在她的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潇洒,可能因为他又一次救了她,她卸下了心防,选择了相信他。

  她后来总在想,是不是这一眼,她才爱上的他?

  秦南城第一次开口,说了这辈子跟她的第一句话,他说,“还能走吗?”

  他是个对陌生人极其绅士的人,就算是年轻的时候,也是,他对她做什么前,都会询问她。

  当然,不包括后来他们亲密时,因为在某些方面,男人不能绅士,只能强取豪夺。

  苏荞的腿是被吓软的,她想试着站起来,却没有成功,她不再倔强,摇了摇头,她确实走不动了,浑身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男人好看的眉微蹙,背过身,修长的手绕到肩膀上,指了指,示意他要背她离开这。

  虽然她不知道他叫什么,来自哪里,是做什么的!

  可这个晚上,这个陌生男人所带给她的感动和温暖,令她一时红了眼眶,她以为她一定会受到羞辱,她以为她一定会死去,可都没有。

  他的腰背很宽大,虽然身材瘦削,却显得并不瘦弱,可以完完全全的保护她,将她覆盖,里面的皮肤颜色透过白衬衫传到她的眼睛里,是有些健康的麦色,她的双手缓缓的攀了上去,男人察觉到,温暖干燥的双手便抓住她的一双小手,随后将她的一双小手绕到他的颈项前,慢慢环绕住。

  男人感觉女人的半个身子覆了过来,她胸前的柔软摩挲着他的背,他一时不察,竟然起了反应,毕竟他是个正常的年轻男人,而她恰好又是个长相甜美身材比例极佳的小女人,至少目前,她很吸引他,吸引的,他想靠近,想靠的很近很近。

  他身体瞬间紧绷了起来,女人感觉到他背部传来的坚硬,硌的轻呼了声,男人这才稍稍放松了一些,慢慢的起身,她的双腿下意识的夹-紧他的腰身,他弯起双臂,将她的双腿绕在里头,将她稳稳的背起来。

  他很高,至少从他的肩膀上往下看路面时,和她平时站着向下看时很不相同。

  他走路很稳,她在上面几乎感觉不到摇晃,可她的一双小手臂环在他的脖颈上依然很紧,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寻找安全感。

  避雨沿外还在下着雨,离他们不远处,地上躺着那把澳洲男子留下的黑伞,他轻轻下弯,示意她捡起地上的那把伞,他们的配合完全不像见了第二次面的人,完美的几乎天衣无缝。

  她将伞撑开,举高放到她的头顶上,她一手举伞,一手环着他的颈项,雨滴滴答答的落在伞上面,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很好听。

  两个人都被雨浇的湿漉漉的,可他的体温明显偏高,透过两人湿透的衣物传过来,她莫名的就觉得很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