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一章:刚来就逼朕上吊?
    “御医,皇上龙体究竟如何?”

    大明京师,紫禁城坤宁宫内,一名身穿蟒袍,嗓音尖细的太监询问出声,众人也将目光荟聚到那位御医身上。

    红烛高展,一位身着龙袍的青年闭目躺在金碧辉煌的寝宫里,呼吸时断时续,按照常理来看,显然是就快咽气了。

    坐在一旁的御医发须花白,虽然年过花甲,但仍然尽心尽力的替龙床上那青年诊脉,也许是周围人身份的原因,使得他十分紧张,额头上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

    周围的各色男女不知御医心中所想,只是屏住心神,静静等待下文。

    坐在龙床上的女子紧紧握着青年的另一只手,凤冠霞帔,丹眼凤眉,脸蛋俏丽白净,浑身上下透着几分清冷,仿佛拒旁人于千里之外。

    但她此时焦心难耐,非常关心青年的安危,仪态万千之时却也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女人的柔弱一面。

    “翁御医,皇上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今日一早就昏迷不醒?”

    这个女子微微皱起凤眉,纵然心乱如麻,举手投足间仍显雍容端庄,活脱脱一位受过正经礼教的皇家女子。

    女子问完话好像是打破了宁静的水面,其他人虽然满脸担忧,但也没有多说一句,至于他们心中究竟都是如何去想,那自然无人可知。

    很显然,这位女子的地位,在周围一众人中是非常高的,姓翁的御医浑身一颤,心道还是来了。

    他不敢不回话,只好故作尽力而为的样子,睁开眼睛,深吸口气,直将腰弯到了地上。

    “回皇后的话,下官才疏学浅,不解其中缘由,实是罪该万死”

    他说完,周皇后果真是红颜震怒。

    “好你个翁炳实,身为太医院御医,却连皇上得了什么病症都不知道,要你何用,来人!”

    皇后震怒,说完这番话,顿时从门外走进来两名魁梧侍卫,熟练的一左一右站在御医身边,似乎只等一声令下就会架人出去。

    那翁炳实面色惶恐,胡子都惊的发颤,“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只是苦苦的告罪求饶,身子如同筛糠般抖动,却说不出任何有营养的话来。

    “皇后饶命哪”

    天可怜见,他是真不知道皇上生了什么怪病。

    说起来,皇上昨日还好端端的,今日忽然昏迷不醒,难道是中了什么邪不成,不过这话他也只能在心底想想,那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因为说出来只能死的更快。

    “皇后赎罪,皇后赎罪啊……”

    “哼。”周皇后凤眼一瞥,冷哼一声,正待再说,却忽然发觉身旁那人的手好像动了动。

    几乎是下意识的,周皇后一把握住崇祯皇帝的手,又惊又喜。

    “手,皇上的手!”

    此情此景,翁炳实尽管心中惊讶,却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趴着,那就是真的是在等死了,赶紧擦擦汗,从地上爬起来为崇祯诊脉。

    这次他的脸色不再像方才那般难看,从忧转喜,喜形于色的拱手道:

    “天佑大明,天佑大明,皇上安然无恙了!”

    其实翁柄实不是在为崇祯皇帝有起色开心,却是在为自己保住一条命高兴,起码不会在流贼打过来之前就死在这里了。

    听到御医都这么说了,况且看他的样子根本不似作假,龙床边围着的男女们都是松了口气,崇祯皇帝还没死,这下有顶梁柱了。

    那身穿蟒袍的太监就是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也只有皇帝最为亲信的中人,才能有赐穿蟒袍的殊荣。

    王承恩松了口气,挥挥手将众人摒退,自己也是躬身下去,低声的说道:

    “皇上无恙奴婢就放心了,皇后,奴婢这便告退了——”

    王承恩不愧是崇祯皇帝最为信任的内官,总能在关键的时候做出适宜选择,周皇后细眉松了松,轻轻的嗯了一声,点头准许。

    听到杂乱的步子声逐渐远去,她这才抬起头柔情似水的看着龙床上那青年,话中带着哭腔:

    “皇上,你我患难多年,妾身离不开你,大明离不开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啊~”

    说到这里,周皇后的未施粉黛的俏脸上陡然滑落几滴香泪,将崇祯皇帝仍显得略为疲惫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不无责备的说道:

    “十七年过去了,妾身眼睁睁看着你日夜的交劳,大明却一日不如一日,难道这真是那建奴所谓的天命吗?”

    突然间,龙床上那青年睁开眼睛,先是畅快的舒了口气,用手替周皇后擦拭泪珠,强自微笑说道:

    “即便有天命,也定属我大明,属我华夏,皇后你多虑了!”

    周皇后惊呆住,继而迫不及待的与崇祯抱在一起,哭泣道:

    “皇上,你总算醒过来了,妾身好害怕。”

    ……

    三日后,崇祯皇帝走在金碧辉煌的大内宫廷,还是感觉有些不真实,但凡一个正常人忽然穿越了,无论成了什么身份,最开始也没有谁会直接适应下来吧。

    前世自己不过是个写历史的,穷的差点当裤子,长相不行,更没车没房没存款,不过最喜欢的就是钻研明末清初的历史。

    就算不是什么大学叫兽,闲着没事就在网络上查,再加上不断的买书看,正史野史都有涉猎,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这样学习下来,也应当是小有所成。

    当然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源于心中对明朝这个华夏最后的正统王朝的叹惋。

    那时候,尽管生活不如意,但是最起码不会有性命之忧。

    有一次从路边摊吃了顿廉价的串子出来,路过彩票投注站的时候身上正好剩俩子儿,便聊胜于无的买了张彩票,选号也没怎么仔细研究过。

    谁成想,这辈子第一次买彩票竟然直接敲了个金蛋,那可是两百万大奖啊,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可惜。

    “这该死的黄毛,怎么就不能让我花完了再撞呢?”

    回想起来崇祯皇帝还觉得实在可惜,自己就是太高兴喝多了,过马路时被一个行色匆匆的黄毛开摩托撞飞,迷迷糊糊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醒来就在皇宫里看一群人围着自己哭的稀里哗啦。

    其实说实话,起初确定自己穿越成皇帝还挺开心的,美滋滋的想着,就算不是强汉盛唐,南北宋也行,起码能好好享受一把。

    体验体验当皇帝,三宫六院,左拥右抱的感觉。

    后来听周围人谈话,就有些感觉不对劲,这些人的服饰好像不是辫子戏里的鞑清啊!

    直到现在崇祯皇帝终于是明白过来自己在什么朝代,此刻他欲哭无泪,根本没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只想着保命。

    没错,就是保命。

    “就算穿越到三国去和刘大耳编草鞋,到处编瞎话感动关羽张飞也行啊,为什么留在明朝当皇帝?”

    明朝的皇帝除了最开始洪武、永乐那两个文治武功样样都行的,其余由于内阁制度几乎没几个是自由的,就连花银子都要编个好点的理由,不然就要被各种讽刺,这皇帝当起来什么意思。

    看看人家鞑清,皇帝出游浩荡的场面,那可真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杀你还得乐呵呵说着菌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奴性教育之下出“忠臣”啊,想想都觉得刺激。

    崇祯皇帝恨恨的一脚踹在白石柱子上,自言自语道:

    “就算是明朝,来个好点的时候不行吗,非得穿到崇祯十七年一月,还有不到三个月李自成就打进来了,这他吗不马上就玩完了?”

    当然了,踹是不敢用力的,因为皇宫大内的白石柱别说你用脚踹,就算用刀去砍一时都不能有什么损毁,质量非常好,气大伤身啊!

    崇祯皇帝抬起头一看,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东暖阁。

    说来有些可笑,门前几个太监见到皇帝来了,立时惊喜的很,其中一个立马机灵的道:

    “参见皇上,东暖阁的折子,小春子已经为皇上备好了!”

    “……”

    这小太监心思鬼精,一句话就再提醒崇祯一遍自己叫小春子。

    不过崇祯皇帝听到后一脑门子的黑线,自己心乱如麻,就是碰巧路过,根本没什么批阅奏折的心思。

    不过看这几个太监开心成这个模样,就连门都给自己开好了,当下也不好意思拒绝,崇祯皇帝咳咳两声,故作端庄之态,背着手一脚迈了进去。

    当看见御案上堆积如山的折子和奏疏,崇祯皇帝步子一顿,立马就生出调掉头走出去的心思。

    “不就是看个折子吗,又不会死人,就当小学老师批作业了。”

    犹豫半晌,最后崇祯总算是硬着头皮坐了下来,古人折子上繁体倒竖的字尽管仔细看能明白,但却比较费劲,怎么都感觉非常别扭。

    只是看了一眼,崇祯皇帝的眼睛便离不开这些塘报,顿时感觉自己脖子凉飕飕的,菊花都在隐隐作痛。

    “闯贼于西安建国大顺,改元永昌,竟甚称帝,正月二日,号称百万东进……”

    “山西阳曲各州、县,官民无不迎降,闯贼声势浩大,直逼汾州汾州若失,太原危矣祈切圣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