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太上执符 > 第八章 火球天降
    地震轰隆,山洞震颤,碎石不断脱落,灰尘荡漾在空气中。

    无数原始人自沉眠中惊醒,双目茫然的看着眼前一切,那摇摇欲坠的支架、肉干,无不诉说着眼前的一切。

    “地震?不可能吧?在这太古世界也有地震?”杨三阳没有动,静静的端坐在石洞内,此地有火神庇佑,而且还有什么是比岩石更加坚固的结构?

    地震震不塌这山洞!

    过了一会,地震犹自尚未停止,杨三阳心中升起一股不安,只觉得自家体内莫名烦躁,眼中火之法则本源流淌而过,竟然洞穿石壁,看向浩瀚星空,一颗硕大的火球点燃了黑夜,阴阳似乎逆转,昼夜为之颠倒。

    那一刻火球自天外来,所有震动消弭,一切皆归于无形。

    火球?

    杨三阳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强行忍住心中悸动,慢慢站起身来到洞口,一双眼睛看向天边逐渐透露的紫光,不敢迈步走出洞府。

    夜晚的大荒才是真正杀机重重,纵使有火神庇佑,但若敢强行出去,必然会死伤惨重。

    照常吞噬着寒冷的北风,扫过地上逐渐融化的寒霜,直至日头升起,杨三阳方才迈步走出洞府,向着记忆中那光团坠落之地赶去。

    一片灰烬,方圆里许一片焦灼,所有树木尽数化作焦痰粒子。

    恐怖的神威笼罩里许之地,叫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颤栗。杨三阳盯着那神威笼罩之地,面色沉吟,眼中露出一抹挣扎,双目内露出些许顾忌、纠结,过了好一会方才猛地一拍大腿:“富贵险中求,长生之路从来都不是一片坦途,眼前必然与传说中的先天神祗有关。错过今日,再想等到机缘降临,不知要几时。或许就是一辈子也说不定。”

    面对着先天神祗的诱惑,面对那浩瀚神威,杨三阳终究按耐不住心中的渴望,下意识迈步,向着焦灼之地而去。

    “滋啦~”

    电光在其周身炸开,火光迸射,燧人钻不知何时悬浮于杨三阳头顶,将其周身护持住,似乎与外界的神威、力场碰撞,卷起道道异象,恐怖的威能荡漾,虚空为之扭曲。

    在那一刻,杨三阳呼吸停滞,他感觉自己在那一刻似乎就要死了!

    死亡的气息!

    他从未觉得有朝一日,死亡会离自己如此之近。纵使神祗留下的印记,也非他能承受的。

    好在,他有燧人钻,将其周身牢牢护持住。

    周身气机虽然恐怖,但是却也伤害不得其真身分毫。

    试探着迈步在灰烬中走动,虽然每一步都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异象,电闪雷鸣骇得人心中惶然,但却并不能靠近其周身百丈。

    “这燧人钻倒是一件好宝物!”杨三阳看着身前的燧人钻,二话不说便开始在废墟中游走。

    一切皆化作了灰烬,什么都没有留下。

    杨三阳在苦笑,眼中满是失落,貌似自己小说看多了,被毒害不浅。

    “咦~”

    杨三阳站在废墟中央,搜查了半日之后,正准备要离去之时,忽然只觉得脚下一烫,咯得他差点跌倒。

    “什么东西?”杨三阳稳住身形,转身回到那废墟处,小心翼翼的弯腰,用手扒开灰烬,却见一闪烁着淡淡金光的玉石映入眼帘。

    晶莹剔透的玉石,呈现出完美无瑕的光彩,整颗玉石毫无杂质,大概有鸡蛋大小,呈现出圆满的球形,没有半分缺陷。

    “这是什么东西?能够在废墟内、恐怖的神威中存留下来,怕不是寻常之物!”杨三阳伸出手将那玉石小心翼翼的纳入手中,这玉石有些发烫,但还在忍耐的范畴。

    不知为何,杨三阳看着眼前的玉石,总觉得其内似乎有无数玄妙丝线流转而过,但是却又看不真切。

    小心翼翼的将那玉石捧在掌心,然后杨三阳抚摸着那玉石,质地细腻温润无比,前所未有的舒畅。

    “足矣!”杨三阳攥着玉石,二话不说赶紧开溜,谁知道此地会不会惹来什么恐怖的妖兽?

    手中把玩着那玉石,走出了神威笼罩之地,燧人钻钻入其体内,身后神威笼罩之地也诡异的散去,只留下满地灰烬。

    “走了!走了!不可再此地逗留!等我搓出绳索,将这珠子挂在身上,现在只能拿在手中把玩了!”杨三阳心中沉思,回到洞府内时整个洞府已经不见了众位原始人,大家都去为一天的生活忙碌。

    “咦~”张百仁忽然心中一动:“怎么不见耶?”

    这几日耶跟在其身边做个跟屁虫,他已经有点习惯了耶的存在,如今耶忽然不在,他感觉自己身边少了什么。

    快步走入山洞,耶依旧在沉睡,只是周身毛发被汗水打湿,仿佛洗澡了一般。

    “染了风寒?”瞧着眼前的野,杨三阳心中一动,摸了摸对方额头,果然烫得吓人。

    按理说野这种原始人,很少有染风寒的情况,但是昼夜温差太大,也不可全然杜绝。

    而且昨夜醒来之时,大部分兽皮都盖在自己的身上,耶好像是露在外面了吧?

    拿出一块兽皮,沾染了泉水,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耶的额头,为其降下温度。

    清冷的泉水将野自昏迷中惊醒,此时耶只觉得浑身无力,面色惶恐、无助的看着杨三阳,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里有泪珠滑落。

    生病,便意味着死亡!耶在部落里过了将近十五年,见过生老病死,知道自己眼下情况意味着什么。

    过去十几年里,所有如自己这般状况的猿人,最后无一例外都死了!

    耶的身躯在挣扎,想要坐起身,不断在低声啜涕,眼睛里满是对人世间的留恋、不舍。

    瞧着耶的作态,张百仁呲牙一笑,拍了拍耶的脑袋。不就是感冒风寒这么点小事吗?

    这大荒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草药,而且还是年份很足的草药。

    拍了拍耶的肩膀,杨三阳转身走出洞府,扫视那无尽大荒,低头寻找着各种治疗感冒风寒的草药:荆芥、防风、羌活、独活、川穹、柴胡、茯苓、甘草……

    各种草药,杂草一般长在哪里,只要有心,随时都可以挖到。

    部落里没有锅,如果说那个巨大石头中间磨出的大坑算锅的话。

    这石锅巴掌厚,想要煮熟东西,相当的不容易,还不够耗费柴火的呢。好在洞府内有常燃篝火,那石锅就搭在篝火上,常年温度恒定,保持着沸水的状态。

    杨三阳将各种药材小心炮制好,然后用石锅煮沸,再用木头凿出来的简易‘水碗’盛装好,来到了耶的身前。

    大荒世界造物神奇,取水用的‘葫芦’、装水的‘竹筒’般天然器皿,大荒中比比皆是。

    狩猎队在外界发现了无数好玩的东西带回来,在杨三阳手中呈现出了不一样的作用。

    中草药很苦,耶不想喝,可是面对着杨三阳坚定的眼神,耶不敢反驳至高‘神子’的意志,只能皱着鼻子趁热喝了下去。

    不多时,耶便已经大汗淋漓,杨三阳笑了笑,将其拉到火堆前,然后耶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没事了!

    凭借原始人的抵抗力,再加上草药的力量,很快就会扛过去。

    耶在沉睡,杨三阳把玩着手中玉珠,眼中露出一抹思索,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眼前天地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火神的气机正在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种气机!

    哪一种气机取代了火神,笼罩于这方人族的小天地内。

    走出洞府,看着祭坛上的火焰,杨三阳更是觉得这火焰与往日里不大一样。

    不敢露出丝毫破绽,杨三阳来到洞府前,瞧着在太阳真火下不断挥发水汽的铁线草,眼睛里露出点点神光:“还要在晒制一些时日,这铁线草不愧是大荒内最为顽强的草木科植物,生命力顽强的超乎预料。”

    大荒随处可见铁线草,就像是在二十一世纪山林内随处可见狗尾巴草一般。

    杨三阳将那铁线草翻了一下,这些铁线草想要达到自己预想中的状态,没有半个月是休想。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日子就是这般平淡,平淡的有些乏味。

    耶又一次活蹦乱跳的站了起来,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盯着杨三阳,双目内满是好奇。

    “走,随我去河边!”杨三阳对着耶招呼了一声,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转身向河岸处走去。

    功欲善必先利其器!

    想要在河水中捕鱼,不清楚河水中有哪些危险怎么行?

    站在岸边,瞧着那奔腾浩荡的河流,杨三阳静静坐在岸边青石上。耶不知杨三阳在做什么,只是跟在杨三阳身边,双眸内露出一抹朦胧。

    “咚!”

    手中一块碎石抛飞,砸入了河水之中,然后却见河水跃起,一道黑影闪烁,那拳头大小的石块化作了齑粉。

    “嘶~~~”

    瞧着那潜入河水中的黑影,杨三阳倒吸一口凉气:“好凶猛的鱼妖,若咬在人的身上,非是筋断骨折被咬掉一块肉不可!”

    “这河水中有大凶险!”杨三阳暗自嘀咕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