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太上执符 > 第五十三章 智商不够
    种子,杨三阳早就选好,是一种类似于谷子,但却生长出五色米的奇特之物。

    植物会长出硕大的穗子,一个穗子顶寻常后世穗子七八个大小,米粒呈现五彩之色,一株植物能结出三四个穗子,是杨三阳选了许久,最为中心的之物之一。

    去年秋天,他已经收集了足够的种子,今年正好开荒种田。

    开荒不难,选一个临近河边的土地,一把火下去烧出十亩田地,然后一群人持着制作好的木锹,在杨三阳的指挥下翻着泥土,然后洒下种子。

    原始人力大无穷,力有千斤。

    区区十亩土地的翻种,不过半日便已经翻好,然后洒下种子,只待种子生根发芽,到时候落得一个好收成。

    伴随着弥风妖王的陨落,部落日子现在并不是很好过,没有了大批野兽的涌入,方圆百里狩猎不是一般的难,部落里食物虽然没有紧缺,但那全依仗着鱼塘的救助,不然只怕众人早就饿肚子了。

    野兽也不傻,知晓附近危险,轻易不敢闯入火神庇佑之地,一旦少了野兽供给,整个部落全都靠着鱼来充饥。

    鱼虾是无穷无尽的,这条大河浩浩荡荡不知边际,其内鱼虾不知几许,除了日常分出八百壮士狩猎、布置陷阱外,杨三阳又带领部落族人挖了两个鱼塘。

    与危机重重的大荒相比,还是挖掘鱼塘,蓄养更多的鱼类更显得安全。

    方圆百里陷阱到处都是,野兽闯入其中,根本就不会有逃出去的机会。

    杨三阳发现了原始人的强大之处,与其他种族相比,原始人的生育很快,一窝接着一窝,如今才不过短短两年不到,原始人的数量已经破万。

    火神开辟的山洞有些住不下了,杨三阳一边种植五彩米,一边想着如何安置多余出来的人口。

    山洞内住不下,那就只能将人口往外迁移,在山下搭建屋子。

    “寒垩纪太冷,木屋根本就无法御寒,到时候众人只能冻死!”杨三阳背负双手,不断在山林间走着,然后眉头皱了皱:“用泥土搭建屋子,大荒气候万变,常年暴雨连绵,泥土屋子根本就无法经受雨水的冲刷!”

    杨三阳一双眼睛看向地上的泥土,过了一会才叹息一声:“只能烧陶了!”

    不能说烧陶,或许说烧制红砖来的更为贴切,烧制红砖不难,比陶瓷要简单得多,关键还是需要大量的木柴。

    至于说冬日里御寒?

    杨三阳想到了后世东北的‘火炕’,只要有足够的木柴,寒垩纪冻不死人。

    鱼塘挖掘出来的泥土正愁没地方用,杨三阳用铁锹挖出了一个窑洞,然后将制作好的红砖胚胎放入其中,各种木柴不要钱般扔入其中。

    大荒最不缺的是什么?

    泥土!木柴!

    放眼望去古木参天,伴随着原始人部落的强盛,有原始人已经开始试探着走出外界,砍伐树木布置陷阱。

    大量的资源不断堆积,树木不断汇聚而来,一堆堆红砖堆积成山,然后杨三阳教导众人如何磊彻房屋,如何搭建房梁。

    以及如何搭建火炕!这火炕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单凭青砖,挡不住寒冷的北风,杨三阳在墙壁内外以各种稻草填充,在用各种兽皮固定包裹,一个个简单的屋子便制作完成了。

    屋子长里许,分成前后三排,火炕相连可以节省资源,足够数千原始人使用。

    原始人力大无穷,乃是天然的起重机,伴随着屋子搭建好,一群原始人面带好奇的迁移了进去,并且周边还有一座座屋子在逐渐搭建起来。

    见识到了屋子的好处,一群原始人闲着无事便自己搭建物质,代价就是整个部落又多了十个大鱼塘。

    如今部落屋子匮乏,鱼塘多多益善,不然寒垩纪到来,众人只能饿肚子。

    至于说石洞?

    所有男性原始人都搬了出来,将空间留给体质较为虚弱的女性原始人以及抵抗力较差的小孩。

    就连杨三阳都搬了出来!

    他当然不会去和众人挤大通铺,而是指挥着众人在河面上搭建了一座邻水而立的屋子。水下基石乃是移栽了一种千年老木,这种树木质地坚硬,去了顶端后留下三米粗主体,足足十四根千年老树,为杨三阳贡献了一个四十平的屋子,屋子搭建在河岸边缘,面朝大日背靠坡体。为了搭建屋子,这十几颗老树就废了杨三阳不少脑细胞,若非有自家的诸般法宝,还有力大无穷的原始人作为劳力,只怕想要移栽树木都是一个大难题。

    屋子用青砖搭建,里外又用木头磊彻过了一层,每根木头都用木揱固定住,然后在铺上兽皮稻草、火炕,一个简易的小屋子便算搭建完成。

    而且可惜的是,没有玻璃,屋子虽然有窗户,但一旦寒垩纪降临,屋内必然会一片黑暗。

    数千原始人自山洞内搬了出来,杨三阳将自家宝莲灯挂在屋子中央,淡淡的灯火将整个屋子笼罩住,使得整个屋子多了一股莫名韵律。

    耶面带好奇的看着新家,眼睛里露出了一抹亮晶晶的光彩。

    可惜

    制作屋子也好,青砖也罢,都没有大道之力垂落,更没有功德降临。

    无用之物!

    这一切对于天道进化来说毫无启发。

    其实杨三阳很想知道,那些别的部落,一旦人口增长过快,是如何安置下众多人口的,难道是在凿开石洞?

    可惜,杨三阳至今朝过了六七年,也不曾遇见过别的原始人。

    大荒太过于凶险,原始人根本就不敢迈出神佑之地,而且那些别的部落也没有杨三阳这丰富的食物、工具,体力衰退的原始人只能沦为诱饵早早逝去,部落人口何谈增长?

    杨三阳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的太阳,悠闲地坐在秋千上,此时反倒不知该做什么。

    忙完了!

    人类部落里所有能做的事情,基本上皆已经忙完了。

    鱼苗在孕养,五彩米的种子在生根发芽,部落族人在捕鱼,方圆百里成为了人类的天堂,遍布了人类足迹,人类真真正正战胜了野兽,彻底将野兽赶了出去。

    “下一个征服的目标便是莽荒之地,那里没有诸神庇佑,山间妖兽、精怪横行,也不知人类能否顺利的迈步出去!”杨三阳下了秋千,眼中露出一抹忧虑。

    在庭院内晒制着各种草药,有管瘴气的、有止血的、有治疗风寒的,各种草药铺开,杨三阳也在为人族前往大荒做着准备。

    妖兽也是分等级的,并非不可战胜!

    “除非是修炼了千年的大妖,面对这种妖王,人类毫无还手之力,否则凭借人族如今精良的装备,未必不能一战!”杨三阳心中不断思忖。

    就像一只活了百年的兔子,不还依旧是兔子,虽然懂一些道法神通,但面对成群的人类之时,依旧唯有逃命的份。

    “老祖可有办法叫人族走出火神庇佑之地,不受妖兽凃害?”杨三阳看向白泽。

    “你不是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吗?”白泽懒洋洋的道。

    “哪位究竟是什么身份?”杨三阳问了一句。

    白泽摇头不语:“不可说!不可说!说了老祖我要倒霉的。”

    看了自家依旧长短不一的毛发,白泽选择了闭上嘴巴。

    “部落资源匮乏,谷物尚未长成,单凭鱼类早晚有吃腻味的时候,那圈养的羊群才刚刚成了气候!”杨三阳来回踱步:“我人族之所以不如大千世界诸天百族,是因为没有自己的神祗,没有属于自己的修士。”

    白泽翻了个白眼,懒洋洋的躺在吊篮上:“你小子便别想了,人族根本就无法修行。”

    “为何?”杨三阳不信。

    “因为人类不懂神语,不懂神语纵使是诸神传道,你又如何学习?”白泽慵懒的弹了弹胳膊。

    “老祖可会神语?”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精光。

    “老祖我是先天神灵,当然会神语了!”白泽翻翻白眼。

    “还请老祖教我!”杨三阳面色露出一抹热切。

    白泽闻言摇摇头:“你学不会!”

    “老祖不教,怎知我学不会?”杨三阳瞧着白泽:“老祖若肯教我,我便赠送老祖一件宝物,如何?”

    神语必须要学!

    日后自己求道,若不懂对方语言,如何学习?纵使是有机会,也只能白白溜走。

    “当真?”白泽猛然翻身坐起。

    “老祖若是教我神语,这根腰带就送你了!”杨三阳扯着自家腰带。

    白泽目光灼灼的盯着捆仙绳,过来一会无奈一叹,仿佛抽掉骨头一般躺下:“老祖我不屑做那种骗人的事情,说你学不会,你就是学不会。你的脑子里,连一个字都装不下,脑容量问题,开发的不够、进化的不够。这是硬伤。”

    “老祖说我智商不够?”杨三阳面色不好看。

    “虽然不好听,但你确实是天生的不足”,须知神语不单单是神语,更包含了诸神对大道的理解,你的脑袋里一个字的奥义都容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