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争执
  杨三阳侧目看着道行:“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自然当同去,他闹出这般大动静出关,咱们理应去庆贺一番,看他如何丢人!”道行面露笑意,随即略带踌躇道:“咱们终究只是意气之争,你将其打落境界,会不会太狠了啊?”

  “狠?那可是先天灵根的枝桠,那是何等机缘?他夺我机缘,犹若杀人父母不共戴天!坏我成道机缘,我不过是将其打落境界罢了,你觉得狠吗?”杨三阳瞥了一眼道行。

  寄托法相之物,关乎着一个人未来的潜力、能走多远的路,他若寻不到比先天灵根更好的寄托法相之物,到那时只怕是只能黯然离场。

  道行抿了抿嘴唇,咬着牙齿道:“怪不得你,道行忒不是东西,就连小师妹都利用!小师妹那般单纯,他也忍心。”

  “走吧,咱们前去庆贺一番!”杨三阳也不多说,只是一甩衣袖,身穿粗布麻衣,向四师兄所在的山峰而去。

  四师兄所在的山峰如今可谓是鸡飞狗跳乱成一团乱麻,本来四师兄寄托法相成功,即将完成最后一步,就此海阔天空任凭鱼跃,拥有无穷的未来,可忽然间不知为何,本来顺利寄托的法相,竟然莫名错乱,然后瞬间暴躁,与其元神排斥,不但将其法相元神剥离了出来不说,还将其元神重创,伤及到了根本。

  此时整个山峰乱成一团,诸位同门赶忙寻来各类灵药,不断为四师兄稳固元神,方才安稳下来。

  此时十几个弟子汇聚于凉亭内,四师兄面色惨白的瘫在软塌上,道缘双目红肿,哭成了一个泪人。

  诸位弟子面色凝重,一双双眼睛认真的看着四师兄,俱都是露出一抹怪异表情。

  “怪哉,族中长辈为我推演好了一切,怎么会在关键时刻出现偏差?法相竟然寄托失败,当真是怪哉!”四师兄此时一边猛烈咳嗽,一边捂住胸口,手中拿着一块翠绿犹若玉石般的碑牌,露出一抹不解。

  碑牌长三十厘米,宽巴掌大小,其上雕刻着道道玄妙符文,做工精细至极。一道道玄妙莫测的先天符文、道韵在其上流转不定,惹得诸位弟子频频瞩目,露出羡慕之色。

  “咦,这碑文上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符号?”忽然间四师兄眉头一皱,看到了碑牌底座上烙印着一道玄妙的金黄色符号,那符号流转着先天道韵,似乎墓碑天生带来的碑文一般,看不出任何异常。

  然后那符号在四师兄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逐渐隐匿,彻底消失,与碑牌融为一体,不见了踪迹。

  “不对劲!我刚刚看到了什么符文?脑海中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似乎被冥冥中一股力量抹去了一般!”四师兄心中暗惊,升起一股淡淡的阴影:“不行,此事耽搁不得,还需返回族中求教老祖。”

  “四师兄,你可是好福源啊!美人常伴,当真是小日子过得舒爽!师兄你虽然遭受反噬,但却也因祸得福,能常伴美人。若换了咱们也是乐意如此,可惜没有机会!”七师兄开口打趣。

  四师兄闻言轻轻一笑,不以为意的摇摇头,一边道缘面色羞涩,整张脸涨红,不见当初的彪悍。诸位弟子心中暗自惊叹:果然一物降一物;道缘如此彪悍的女子,竟然在四师兄面前犹若是小猫般温顺。

  “四师兄却是好福源,居然有幸获得先天灵根的枝桠,不知四师兄如何获得的宝物,也好教教我等,叫我等也能有机会追上师兄的脚步!”有弟子面色羡慕的看向四师兄手中碑牌。

  听闻此言,四师兄面色一变,不动声色的将碑牌收入袖子里,打着哈哈道:“为兄这次闭关遭受重创,有劳诸位师弟关心,诸位师弟若没有什么事情,便请回吧。为兄还要打坐修炼,恢复元气。”

  众位弟子闻言你看我我看你,正要说话,却听远处山间传来一道笑声:“四师兄,咱们可是来晚了,恭你寄托法相,成就大道。”

  道行开口,杨三阳跟在后面,二人面色真诚,手中提着果子,自远处山林间逐渐走来。

  “咦,四师兄怎么这幅样子!道行师兄,你不是说四师兄突破了修为吗?怎么一副亏损过度的模样?难道失败了?”二人走上前来,杨三阳开口,瞧见道缘坐在四师兄软塌边缘,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便不由得心中起了无名火,嘲讽道:“先天灵物寄托法相,怕是不好消受吧?”

  “是极!四师兄你怎么这幅样子,难道当真寄托法相失败了?也是,先天灵物是何等珍贵之物,岂是那么容易炼化的?四师兄你怎么不小心一点!”道行看似关怀,但却是冷嘲热讽。

  一边诸位师兄弟面色诧异,大家都不是傻子,平日里山门中风吹草动,都心中一清二楚,纷纷侧目望去,露出一抹看热闹的表情。

  瞧着二人,四师兄顿时面色阴沉了下来,那一句句冷嘲热讽,绵里藏针的话,叫人心中怒火勃发。本来四师兄遭受重创,心情便不好,糟糕至极,此时在听闻这般话,不由得面色铁青,额头青筋暴起。

  “师兄,你怕是没听说过一句话”杨三阳看向道行。

  “什么话?”道行诧异道,他倒是很配合。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那宝物不是自己的,却妄自想要觊觎,只会招惹来灾祸!”杨三阳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对方夺取自己机缘,这件事决不能善罢甘休!

  “放肆!哪里来的孽畜,也敢在山中撒野!诸位师弟,还不速速将这孽畜赶出去!道行,你如今竟然沦为和孽畜一道,却是大有长进啊!”四师兄冷然怒喝,犹若晴天霹雳,在凉亭中炸响。

  只见其胸口起伏,眼中怒火涛涛,手背青筋暴起,涛涛杀机连绵不绝,若非其遭受重创,只怕是已经暴起杀人了。

  借取宝物的事情,万万不能被那猴子捅出来,一定要想办法将话题转移、打住。

  “畜生,你在说谁!”杨三阳闻言心中更是增添几分恼怒。

  “畜生在说你!”四师兄喝骂,想都不想脱口而出,他此时确实是气急,再加上心中烦乱,元神遭受重创一片混乱,思维有些迟钝。

  “噗嗤~”

  凉亭中诸位师兄弟俱都是憋不住笑出了声,只是看着四师兄那副杀人的表情,纷纷闭上嘴巴,强行憋住笑容。

  “原来磐石神朝都是一群畜生!”杨三阳低声喃呢,但场中众人却清晰可闻。

  “四师兄,师弟为你更正一下,这位是道果师弟,前些日子被祖师收入门下。你开口喝骂其为畜生,置我等诸位同门于何地?置祖师于何地?我等与畜生为伍?道义,你好大的胆子!”道行怒斥了一声。

  道义

  原来四师兄的法号叫:道义。

  道义闻言面色铁青,却也不知该如何反驳,转身看向了一脸懵逼尚未回过神的道缘,面色冷然道:“道缘师妹,你与这小畜生究竟是和何关系?前些年我偶然出关,见你与这小畜生唧唧我我,倒是好生亲热!”

  道缘闻言心中一惊,来不及思索,下意识解释道:“四师兄,你莫要误会,他只是我的宠……”

  话说一半,觉得不妥,立即闭口不言。她也察觉到了自己慌乱之下说错了话。

  话非其本意,只是她太在乎道义了,慌乱之下为了摘清关系,解除误会,已经口无择言。寻常人碰到这种事情,为了忙着解释,怕也好不了多少!

  这种情况下,谁说话还会三思!

  话一出口,一边杨三阳面色难看,所有话语瞬间噎了回去。

  “宠物吗?”

  四师兄看向了杨三阳,脸上暴怒收敛,露出一抹轻蔑:“听到了吗?我与道缘师妹情投意合,平辈论交,你这道缘师妹的宠兽,不是畜生是什么?”

  “道缘,你……!”道行怒视着道缘,气的说不出话。

  “我……”道缘嘡目结舌,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解释。他只是想和四师兄解释自己与杨三阳并非他想到的那种关系而已,一时心急说错了话。

  “道义,我只问你,那先天大椿树枝,是不是落在了你的手中?此物乃白泽赠给我的,你无耻夺取我寄托法相之物,现如今速速将宝物交出来!”杨三阳不在口舌上纠缠,直接开口逼问。

  道缘说他是宠物,他也不在意,莫说是道缘,整个山门中,真正将自己平等看待的,怕是一个也没有!

  这是事实!这就是身为蛮族的悲哀!

  道义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妖精,想要在口舌上占便宜,太过于困难,倒不如直接开门见山。

  听了这话,场中诸位师兄俱都是勃然变色,面色诧异的看着杨三阳与四师兄,不晓得其中还有这般因果,怪不得道果与道行来者不善。这可是先天灵根的枝桠,被人夺走,足够发生生死决斗,乃是不共戴天之仇了。

  “四师兄,道果师弟说的是真的?你当真夺了人家灵物?机缘?”九师兄开口质问。

  似乎感受到诸位同门目光的变化,四师兄冷然呵斥:“简直一派胡言,这寄托法相之物,是我自道缘师妹借来的,管那小畜生什么事?”

  众人都不是傻子,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道缘,四师兄如今寄托法相失败,你且叫其将先天灵物还给我吧!”杨三阳看向道缘。

  “我……我……我……”道缘面色惊慌失措,却是不断流泪,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小畜生,你可看到了,我不欠你什么!下次擦亮眼睛!”道义冷冷的看着杨三阳。

  “果然卑鄙无耻,禽兽国度出来的的依旧是禽兽!”杨三阳瞧着道缘可怜兮兮、哀求的目光,不由得摇了摇头。

  ps: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