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下山
  “纵使是拜在祖师门下,给你开了造化,也依旧改不了你禽兽自私自利的本性!”杨三阳冷冷一笑,扫过泪水流淌而下的道缘,却是不忍心逼她,转头看向道义:“你记住,我盘能从不开灵智的蛮族,行至今朝拜入祖师门下这般地步,绝非你想象中的那般简单。你好自为之吧,我的宝物没有那么好消受。”

  “呵呵,此地乃是我的山峰,却不欢迎你!”道义吃定他不肯逼迫道缘,此时说话底气十足。

  杨三阳一甩衣袖,转身扫过诸位师兄:“诸位,公道自在人心,此人利欲熏心,为夺取先天灵根的枝桠,却是坑蒙拐骗,品性如何大家自有辨别。”

  “道缘,你还不将这孽畜赶出去,任凭其再此大放厥词吗?”道义怒视着道缘。

  道缘闻言只是啜涕,犹若受欺负的小媳妇,不知所措的看着二人。

  “只知道依仗女人的蠢货!”杨三阳冷冷一笑,不在叫道缘难做,转身向山下走去。

  他不怪道缘,纵使是道缘在如何对不起他,他都不可能去怪她。无关乎美色,求道之恩不可忘!

  杨三阳与道行远去,凉亭中一片寂静,唯有道义喘粗气的声音响起,今日杨三阳与道义撕破面皮,在众人预料之外。

  谁能想到,杨三阳竟然丝毫不顾同门之谊,一点面皮也不给道义留下?

  “四师兄,小弟忽然想起还有一株花未曾浇灌。”

  “哎呦,我的一株灵药今日该收起了。”

  “我的灵田尚未开垦……”

  “告辞!告辞!”

  此时诸位师兄纷纷站起身告辞,叫道义的脸黑了紫紫了黑,一道道殷红色血液自嘴角留下。

  今日过后,他道义的名声算是完了!

  巧取豪夺人家机缘,山门中诸位弟子怎么看他?

  “道义师兄,对不起!”道缘弱弱的道。

  “罢了!罢了!为兄还能和一只畜生见识不成?只是那畜生辱我名声,我的名声在山中却是完了。师妹你要为我做一个见证,免得叫我英明毁于一旦!”道义一把攥住道缘的手掌。

  道缘面红耳赤,大脑发晕,一阵欢喜自心中升起,不曾听闻道义说什么,只是不断欢快的点头。

  “师弟,那可是先天灵物,当真就这么算了?那厮还尚未寄托法相,咱们告到祖师哪里,管叫他吃不了兜着走,将宝物给你吐出来!”道行跟在杨三阳身后,话语里满是不忿。

  “罢了,不过区区先天灵物罢了,又不是真正先天灵根?落在其手中,拖延其修炼进度,还能为我争取时间!”杨三阳摇了摇头。

  “可是没有先天灵物,你如何寄托法相?”道行眼中露出一抹不解。

  “那大椿树枝我未必放在眼中,此物非我机缘,我的机缘另有他物!”杨三阳笑看着道行:“师兄,我预感机缘将至,咱们就此别过,小弟欲要下山走一遭。”

  “下山?你才证就法相,下山未免太危险了!不行!不行!我不能叫你下山去送死。那可是先天灵物,你如何不能寄托法相?你定然是不愿叫道缘师妹难做,所以才主动放弃的是不是?”道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杨三阳:“寄托法相关乎未来,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大事,你莫要顾忌儿女情长,坏了道途。”

  “你想多了!”杨三阳拍拍道行肩膀:“此一别,不知何年才能再相遇,师兄珍重!”

  说完话杨三阳转身欲要下山,但是却又脚步顿住,转身自脑后拔出一根金黄色毛发,递给了道行:“师兄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这根毛发,你交给道缘师姐,叫其寄托法相之用,咱们就此别过。”

  话语落下,不待道行开口,杨三阳已经化作金光飞走,弹指间消失在虚无之中。

  “好厉害的遁法!这般遁法,怕是在大千世界,也绝对是最顶尖的遁法!这小猴子究竟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不行,待其回来,我定要问个清楚,我若能学成此遁法,大千世界俱都可以去得!”道行看着杨三阳的遁光流口水,直至惊鸿消失,方才收回目光,扫视着手中那金黄色毛发:“这根羽毛看起来倒是不凡。”

  羽毛中金乌本源奥义,已经皆被杨三阳吸收的干净,祭炼成了神通,是以道行看不出羽毛的根由。

  “道缘却是好运气!”道行将羽毛塞入袖子,前往道缘的山头等候。

  过了三日,才见道缘回返,瞧见了闭目盘膝的道行:“你怎么在这里?”

  “师妹,你回来了?”道行闻言睁开眼站起身:“为兄已经久侯了。”

  “怎么就你一人,道果何在?”道缘面色诧异,一双眼睛扫视着洞穴,露出疑惑。

  “唉!”道行叹息一声,自袖子里掏出一根金黄色毛发,递给了道缘:“这是道果师弟托我交给你的,叫你用作寄托法相。”

  “这是什么?”道缘接过金黄色毛发,露出一抹诧异,随即瞳孔猛然一缩:“金乌的毛发?”。

  道行摇摇头:“既然已经交托宝物,为兄就告辞了。”

  “等等,你还没说道果去了哪里?”道缘喊住道行,不知为何,她心中总是有一股不安之意在缭绕。

  道行闻言站住身子默然,面露难看之色,过了一会才道:“师妹日后怕是再也看不到道果师弟了。”

  “为何看不到?我与他住在一起,想看便看,怎么会看不到?”道缘小脸瞬间煞白,声音都开始哆嗦了:“师兄莫要开玩笑。”

  瞧着往日里无法无天的女魔头,如今却好似落魄的野鸡般,道行苦笑:“道果师弟下山去寻找寄托法相的灵物了。”

  “什么!!!他怎么敢下山,大荒如此危险,他下山不是去找死吗?”道缘闻言顿时面色煞白,露出不敢置信之色,猛然便要蹿出去,向着山外追去。

  “师妹,你莫要追了,道果师弟练就了一门厉害的遁法,就连我都追赶不及,更何况是你?你若真想找他,便炼化这羽毛寄托了法相,到那时修得法天象地,再出门找他的机会就大得多了!”道行一把扯住道缘,眼中满是沉重。他其实心中清楚,杨三阳修行才多少年?修得了几门神通?此次下山十死无生,便是永别了。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送死,都是我的错!若非我将寄托法相的灵物交给四师兄,他怎么会下山?”道缘在哭,不断挣扎着道行的手臂,疯疯癫癫犹若是疯魔。

  “师妹,你的心乱了!你还是安心留在山中修炼吧!”道行摇摇头:“你这般状态下山,也只是步了道果的后尘而已。再说,他遁法通天,未必会死。”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道缘忽然瘫倒在地,嚎啕大哭,声音里满是悲切、悔意:“他临走前还要将最珍贵的宝物给我留下……呜呜呜……”。

  “唉,师妹你好自为之吧!”瞧着痛哭的道缘,道行摇摇头,转过身去滑落两颗泪水,转身向山下走去。

  他和杨三阳数千年交情,在灵台方寸山不断赔笑脸受欺负,难兄难弟的交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我只希望你活着回来!”道行迈步走下山,回到洞府内闭关修炼。

  那一日,道缘一个人坐在山间台阶上哭了整整一日,直至又一次明月高升之时,方才返回山洞,攥着手中的金乌毛发许久不语。

  良久,道缘慢慢闭上眼睛:“你若身陨,我便为你偿命!待我寄托法相完毕,我便出去找你!”

  “要不要去找祖师,请祖师出关将道果师弟找回来?”远处凉亭中,七师兄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祖师闭关了,断然不会轻易出关,那童儿也不会叫咱们去惊扰祖师的!”九师兄摇了摇头。

  “这么说那小蛮子死定了?”七师兄面色有些难看。

  诸位师兄弟默然不语,过了一会,才听九师兄抱怨道:“四师兄这做的叫什么事,简直是太龌龊了。”

  “嘘……”十四师弟连忙举起手:“莫要乱说话,羽化神朝咱们惹不起啊。”

  此言一出,场中沉寂,似乎压了沉甸甸的石头一般。

  “憋屈,我去修炼!”七师兄猛然站起身,向着自家山头走去。

  “早日证就天仙才是王道!”

  “就是!就是!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咱们莫要多想了!”

  “……”

  众人吵吵闹闹中散去,只是所有人心中都清楚,灵台方寸山没有了往日里的那一团和睦,往日里和谐的气氛消失无踪,再也不见了踪迹。

  “祖师……道果他?”

  灵台方寸山山巅,立着两道人影。

  祖师闻言摇摇头:“好一手金乌化虹之术,这一手遁术虽然稚嫩,但却已经有了气魄,不比为师的差。”

  “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道果有自己的缘法。更何况,我从来都不曾看透过他!他身上笼罩着层层迷雾,必然异于常人!”祖师感慨一声。

  ps:补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