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太上执符 > 第一十九章 六翅金蚕,敖坤之死
  纵使敖坤证就天仙,但却也不得不说,杨三阳的诸般神通叫其起了顾忌之心,只是其自己心中不愿承认罢了。

  利用龙珠强行定住自家残躯,敖坤面色难看:“肉身被这孽障生生打的残废,只希望能诛杀眼前孽种,蒙大太子看中,请祖龙陛下出手,助我恢复肉身,为我重新塑造真形。”

  肉身伤势太严重,根本就不是他自己能恢复的,亦或者说这肉身已经不能要了,半个脑袋都被毁掉,根基彻底废了。

  “小畜生,看你往哪里逃!”敖坤面露阴冷之色,再次化作电光,向杨三阳遁走的方向追去。

  “这厮简直就是狗皮膏药,必须想个办法将其除去,否则我休想安心寻宝!”杨三阳目光闪烁,化作金虹穿过大荒,惹得各路妖王纷纷警觉,只是察觉到杨三阳背后那股磅礴的气机后,各路妖王很明智的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纷纷蛰伏了下去。

  “小孽障,你往哪里走?”敖坤此时化作流光追了上来。

  “想抓住我?只怕你没有那个本事!”杨三阳冷冷一笑,猛然停住遁光,立于虚空,口鼻间一道金黄色雾气流转,下一刻猛然一张口,铺天盖地的太阳神火席卷长空,惊得下方各路妖王鸟雀蹿出,面露惶恐之色。

  “太阳神火!果然是太阳神火!”敖坤遁光不由得一滞,此时杨三阳得了机会,二话不说转身继续遁逃。

  “这混账!”敖坤身形一转,再次架起雷光,这一停一顿耽搁的时间,杨三阳早就消失在了天际。

  “好难缠的神通,太阳神火乃太阳星中哪位的专属,这小蛮子自哪里得来的?”敖坤咬着牙齿继续追击,死死的坠在杨三阳身后不肯松开。

  “龙族!龙族!”杨三阳在前方飞驰,此时恨的咬牙切齿,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怕是麻烦了!”

  “我倒是蠢,先天八卦有干涉天机的妙用,只是我自己实力有些不够……”杨三阳一边驾驭遁光,路上不断思忖自家日后如何与龙族交锋。

  死仇,化解是不用想着化解了!这辈子都不可能!

  “怎么办?”杨三阳心中不断思忖,运转八卦推演,他绝不是敖坤的对手,打是打不过的,那就只能施展计谋。

  沉思中的杨三阳不曾发现,周边气机不断变换,山川茂林耸立,日月精华汇聚,但是天地间的妖气却在悄无声息间减少。

  就这般一直追了三日,杨三阳心头一动,体内法力即将告竭,连忙收敛遁光,降落在下方山头,放眼打量四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是一处山谷,两侧高山看不到边际的山谷,没有日月光华洒落,山谷内一片漆黑,周边天地气机似乎发生了一种莫名的变化。

  不知为何,一股不安自其心中升起,此地似乎有大恐怖一般。

  “小畜生,你为何不逃了?”天边一道雷光闪烁,敖坤弹指间几个挪移,便已经来到近前,挡住了山谷去路。

  “敖坤,你非要赶尽杀绝不成!”杨三阳面色阴冷。

  “呵呵,不杀了你,我如何获得大太子赏识?如何请大太子出手为我修复肉身?”敖坤冷冷一笑:“我如今也没得选择,你今日是非死不可。”

  “嗯?”听着敖坤的话,杨三阳面色冷然,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忽然间只听得天地间传来一片嘈杂之音,嗡嗡自远方传来。

  一道金光划过天际,振翅之声便是自那金光中传出,敖坤听闻声音猛然转身回头,随即面色骇然:“六翅金蚕!!!”

  话语落下,只见敖坤二话不说,便要驾驭雷光遁走。只见天边那金线弹指间划过虚空到了山谷前,铺天盖地般散开化作金色云头,将那满天雷光笼罩住。

  “给我滚!给我滚!”敖坤怒吼,周身雷光流转,龙珠迸射出无尽雷电,欲要将那金蚕劈死。

  可是这金蚕乃天地间异种,想要斩杀难上加难,那雷遁在满天金蚕的撕咬下居然显露出来,敖坤一声惨叫被逼出真身,然后铺天盖地的金蚕拥蜂般向敖坤撕咬而去。

  瞧着只能惨叫,毫无反抗之力的敖坤,杨三阳不由得心惊肉跳,二话不说鼓荡起残余法力,欲要化作金虹遁走。

  “孽障,安敢放肆!”天边传来一声呵斥,一道紫色雷电划过虚空,向山谷前的金蚕打来。

  雷光轰鸣,刹那间将满天金蚕轰散,敖坤此时大喜过望,不断扭曲挣扎,喝了一声:“太子救我!太子救我!杀害十八太子的凶手被我逼入了山谷,如今即将耗尽法力,还请太子救我!还请太子救我啊!”

  话音未落,那被轰开的金蚕在雷电中毫发无伤,竟然又一次拥蜂窜了上去,这一次撕扯更加凶横,不过短短几个呼吸,敖坤便已经尸骨无存。

  确实是尸骨无存,不单单是血肉,就连骨骼、龙珠、元神都被那满天金蚕吞噬的一干二净。

  这一番动作太快,兔起鹘落之间,敖兴已经在大太子面前死于非命。吞噬了敖坤,那一群金蚕还不满意,此时竟然疯狂的向大太子扑去,丝毫不顾及对方金仙之威。

  “混账!”大太子面色铁青,手中浮现出一枚古镜,对着那满天金蚕一扫,只见那满天金蚕横飞而出,化作烟雾消散掉。

  “不妙啊!”山谷中的杨三阳此时回过神来,已经察觉到了不妙:“死了一个敖坤,现在来了一个更狠的,还有那满天的六翅金蚕,绝非我能抵抗。”

  虽然不知为何六翅金蚕先吃敖坤,没有理会自己,但杨三阳绝不会认为那六翅金蚕是好玩意,会放过自己。敖坤血脉比杨三阳高贵的多,更有营养、价值,二人比起来犹若泔水与珍馐,能比吗?

  “走!!!”杨三阳二话不说,化作流光向山谷内飞去,他此时睁开法眼,道察觉到了眼前山谷的不同寻常。

  “孽障,休走!”龙太子此时瞧见杨三阳欲要遁走,顿时急了,可惜此时被那满天金蚕纠缠住,那满天金蚕仿佛杀之不绝一般,犹若是浩浩荡荡的潮水,逼得龙太子只能停下脚步与金蚕缠斗。

  有龙太子吸引火力,杨三阳倒是没有麻烦,那满天金蚕看不起他,根本就不理会他,俱都向龙太子扑去,欲要将其吞噬,使得血脉再一次发生进化。

  “蝼蚁!”龙太子目露冷光:“那山谷内乃金蚕老窝,怪不得附近方圆万里不见妖兽,你胆敢闯入山谷,必然死路一条。怪不得来前丞相为我预测,说是有陨落之危。这山谷乃六翅金蚕的老巢,我若不加注意闯入其中,必然身陨。”

  “哼,我就暂且先撤去,我在外面等你,等着为你收尸!”龙太子眼睛里露出一抹冷光,手中古镜震动,虚空仿佛水波一般荡漾,然后消失在虚空中,叫无数金蚕扑了个空。

  山谷内

  杨三阳一路潜行,已经察觉到了不妙,这一路上无数金蚕争先往外飞,自己貌似无意间闯入了金蚕的老巢。

  “不妙!不妙!此地乃大凶之地,不宜久留,我还需速速遁走方为上策!可我若是遁走,那龙太子必然在外面等我,这大太子比敖坤恐怖了无数倍,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我若出去也必然死路一条!”杨三阳手中先天八卦流转。

  “嗡~”

  就在此时,虚空震动,那铺天盖地的金蚕自龙族血脉的美味中醒来,感受到了杨三阳的气机,疯狂的向杨三阳窜来,生怕落后少吃一口。

  “他娘类!!!”瞧着那比雨点还要密集的金蚕,杨三阳二话不说立即蹿了出去,根本就来不及开卦,只能凭借本能选择吉利的方位遁走。

  杨三阳的金乌化虹之术虽然稚嫩,但胜在手中有开天执符内参悟出的奥义,眼见身后铺天盖地的金蚕欲要扑上来,杨三阳连忙摊开手,那金黄色符号上发出神光,骇得无数金蚕动作一滞,悬浮在虚空中。

  “逃!”趁着金蚕愣神的片刻,杨三阳二话不说,继续遁逃。

  远处

  万里之外

  大太子手持宝镜自虚空中走出,面色阴沉不定的打量眼前六翅金蚕所在的山谷,露出一抹凝重:“麻烦了!”

  确实是麻烦了!

  那人断然不可能自金蚕的围杀中逃出来,对方逃不出来,那开天执符必然也会随之遗留在六翅金蚕的老巢内。

  “丞相说我有陨落之危,而六翅金蚕又如此凶悍,天知道山谷内会不会还有八翅、十翅金蚕?我还需想个两全的办法才行!”龙太子将宝镜收入怀中,一双眼睛扫视着眼前虚空,双目内露出点点凝重:“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妙啊,难办了!这回又搭上一个敖坤,回去如何与族人交代?只希望能找回开天执符,否则父王怪罪下来,我怕担待不起。”

  一边说着,大太子干脆盘坐下,思虑着破局的办法。

  ps:补萌主更,下周更新可能会慢一点,最近生病了……更了这么多,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