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太清两仪微尘大阵
  心中略作推算,随即道缘面色一变:“想不到,这次闭关寄托法相,竟然足足耗费了一千两百年的时间。”

  一双如水的眸子向着左侧洞府望去,石桌、床榻、锅碗瓢盆上已经沾染了厚厚的灰尘,显然此地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他还没有回来!已经一千二百年了!”道缘面色狂变,剪水般的眸子内闪烁着道道担忧之色,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不妙啊!只怕事情不妙啊!以他的修为,应该走不了多远才是,但偏偏一千两百年来迟迟不曾回归……。”

  一颗沉寂了千年,古井无波的心刹那间打破,开始变得慌乱,道不尽的愁绪、慌乱自心中逐渐升起:“麻烦大了!你为何还不回来?”

  慢慢的站起身,轻轻伸出手想要掸去床榻上的灰烬,可是那掸子触碰到皮毛,二者俱都是齐齐化作灰烬,在风中消散开,就此化作一捧尘土,消散在大千世界。

  “嗯?”道缘瞳孔一缩,心中那股不祥愈加凝重,干脆扔下腐朽的把柄,化作一道金光向祖师闭关之地飞去。

  “弟子道缘,叩见祖师!”道缘跪倒在祖师闭关的门外,眼中忧郁之色越加浓厚。

  “道缘,你不在山中修炼,来叨扰祖师作甚?如今祖师修行到了紧要关头,即将推演出断六贼的妙处,不可轻易惊扰!”大门被拉开一道缝隙,童儿的脑袋自大门内伸出,一头打量着跪倒在地的道缘。

  “师兄,弟子今日来此,是想请祖师指点迷津,如何才能找寻到道果师弟。道果师弟下山一千两百年迟迟未归,弟子如今已经成功寄托法相,还望祖师指点迷津,如何才能找到道果!”道缘跪倒在门外叩首。

  听闻此言,童儿眉头一皱,过一会才道:“大荒漫漫,凶险无数,想要找寻一个人谈何容易?祖师闭关不得惊扰,你且在门外候着吧,待到何时祖师出关,我在替你问问。”

  说完话童儿‘哐当’一声关上门,留下道缘跪倒在门外,一时间不知所措。

  大荒无尽,若不知杨三阳所处的方位,想要找到对方根本就不可能!唯有得了祖师指点,判断出杨三阳大概方位,才能模糊中撞大运,找寻到杨三阳的身影。

  “你这死猴子,没事自己跑下山做什么,说好我与你一道下山找寻寄托法相的灵物,可如今偏偏留我一人在山中焦急!你这死蛮子!死蛮子!莫要叫我找到你,否则非要打得你鼻青脸肿不可!”道缘在门外等了半日,心急如焚气的直跺脚,恨不能抓到对方暴揍一顿。

  只是道缘心中却清楚,一千二百年迟迟未归,以杨三阳的道行,怕凶多吉少了。

  “你若是真的回不来,我自然会为你偿命,陪你一道回归天地,绝不会叫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走了!”道缘跺跺脚,眼中露出一抹凝重,然后慢慢驾驭着遁光冲霄而起,一路径直来到四师兄山头:“一千两百年前四师兄便已经闭关,我如今恳请四师兄出关,与我一道去找道果的踪迹。四师兄得了那先天灵根大椿树的枝桠,一身神通法力越加深不可测,他若肯随我一道下山,必然又增添了几分把握。”

  道缘化作遁光,在四师兄所在的山峰降下,然后一路径直来到四师兄洞府,却见四师兄正抱着手中的一枚玉牌,愁眉不解露出一抹凝重的味道。

  “四师兄!”道缘脆生生的喊一句。

  四师兄没有回应,只是抱着手中玉牌,似乎没有听到道缘的话。

  “四师兄!”道缘这次大声的在道义耳边喊了一句。

  “啊?”道义双目茫然的看向道缘,下意识应了一声,只是一双眼睛颇为空洞。

  过了一会,才见道义回过神来,看着瞪大眼睛盯住自己的道缘,愣愣道:“师妹怎么来了?”

  “一千二百年过去,不知师兄修为如何了?”道缘坐在道义身边。

  道义闻言面色难看:“却不知为何,总是无法寄托法相成功,当初明明已经寄托法相成功,却被冥冥中一股诡异的力量打破了境界,当真是……!”

  道义话说到这里,却说不出口,只是面色难看的拿捏住手中玉牌。

  “还未寄托法相成功吗?”道缘闻言面色难看了下来,他本以为道义以先天灵物寄托法相,可以相助自己一臂之力的,可现在道义的境界还不如自己呢。

  “莫非师妹你已经寄托法相成功了?”道义闻言一愣。

  道缘闻言点点头,道义目光露出一抹不甘,随即面露祈求道:“还请师妹教我!你如今寄托法相成功,必然有许多经验,还望师妹传授我窍诀。”

  “我也没什么窍诀,只是按照门中法诀,水磨磨的功夫寄托法相成功。况且,道果师弟下山寻求寄托法相的灵物,一千二百年迟迟未归,我还要想办法下山去找他……当初若不是我将他寄托法相的灵物借给师兄,他也不必下山冒险去寻找……”

  “师妹!!!”道缘尚未说完,便被道义冷冷的打断,只见道义面色冰冷的挥挥手:“既然如此,你便下山吧,不必理会我!我如今无法寄托法相,却是我活该!是你的宠物重要,师兄在你眼中却连一只宠物也及不上,是也不是?”

  “师兄!”道缘闻言顿时慌了,连忙辩解:“我不是那个意思。”

  道义闻言闭上眼睛,背对着道缘,却是不再开口。

  道缘闻言眼圈涨红,欲要悲啼而下,泪水在眼圈中不断打转,过了一会方才抽了抽鼻子:“我既然不知道果去了何处,擅自下山却也难以找寻到其踪迹,便留在山中相助师兄突破!师兄若能突破,我二人合力下山,总比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到处转悠强。”

  大荒之中

  大阵内

  杨三阳不断默诵道德经加持自家法相,时间匆匆流逝,杨三阳处于悟道境界,对于周身时光流逝感应不及,晃晃悠悠中又是一千两百年过去。

  这一日,杨三阳忽然睁开双目,面露狂喜之色:“成了!成了!成了!”

  在其元神内,法网之中,无数法则按照冥冥中某一道玄妙轨迹不断运转,闪烁出道不尽的玄妙,纵使杨三阳这个本尊看去,却也是头晕目眩。

  “终于模拟复制出来了!这可是先天大阵,却不知此大阵有何妙用!”杨三阳内视法网中的大阵,有些流口水。

  日后自己若布下这大阵,何惧龙族捕杀?

  “太清两仪微尘大阵!”

  法相中传来了一道念头,不用经过本尊同意,直接给大阵自行命名。

  “嘶~”杨三阳倒吸一口凉气:“这名字未免太过于霸气,简直是碉堡了!”

  感受那法相传来的念头,杨三阳目瞪口呆,面色骇然:“太清两仪微尘大阵,需太清仙符镇压大阵,此大阵演化天地乾坤之变迁,一旦布下,自成虚空,内蕴一方世界。演化大千世界无尽法则,以天地为炉、造化为碳,煅杀落入大阵中的一切生灵。若无法宝护身,绝对难逃一死。纵使是有法宝护身,却也要看大阵品级如何。”

  “我的天!!!我这回真的是开挂了,若按照这般描述,岂非纵使金仙落入其中,也唯有化作灰灰的下场?”杨三阳面色骇然,心脏彭彭狂跳,恨不能抱着自家法相啃几口。

  谁说自家法相是废柴?简直天下间再也没有比自家法相更厉害的了!

  按照法相推测,自己若能将太清两仪微尘大阵演化至巅峰,可以化生出一方大千世界,纵使大罗神仙落在其中,也是难逃殒命之危。

  “太给力了!简直太给力了!纵使是不能收获大阵中的先天灵宝,只收获此大阵,便是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杨三阳面露凝重之色,仔细审阅着法相传来的信息,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太清两仪微尘大阵如此逆天,却也不知大阵中诞生的是何等灵宝,竟然以如此逆天的大阵为之守护。”

  杨三阳心中火热的搓了搓手,瞧着天网中演化无穷的大阵,生生不息似乎有一方乾坤世界在运行,不由得傻傻一笑:“这大阵若能布置出来,大千世界谁又能抵抗天地的伟力?”

  “不过,大阵如此复杂,我怕是布置不出,这根本就不是我这个级别能玩得起来的!至少要证就天仙,方才能演化出此大阵的一二玄妙!还有,那太清一气仙符是什么?如何炼制?”杨三阳一脸懵逼,一时间找不到头绪。

  伸出手略作掐算,杨三阳面色一变:“不知不觉,又是两千四百年,果然修行之中不计年。那两仪微尘大阵,倒是不着急参悟,大阵中藏匿着何等先天灵宝,我倒是好奇的很。不知是何等灵宝,竟然衍生出这般逆天阵法为之守护。法相既然参悟了大阵,那我在进入其中,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