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魔祖降临
  太清两仪微尘大阵,包含生、死、幻、灭、微、尘,涉及到四万八千种法则,复杂到难以想象,若非杨三阳有天网辅佐,再加上自家老聃法相智慧通天,他是绝不可能在两千四百年中破解了这般逆天大阵的。

  此时大太子在太清两仪微尘大阵中,接受寒冰法则的绞杀,无尽极寒之气乃是所有龙蛇之属的克星,纵使大太子有先天灵宝护身,也讨不到好处。

  无尽虚空,尽数是铺天盖地的大雪,每一片雪花皆蕴含着极寒之力,夹杂着先天真水的力量,而且还是那最为冷酷的真水,再借助大阵演化出来。

  风、雨、雷、电、极寒、冰雪、炙热天火,诸般力量演化而出,若非大太子有先天灵宝护持,只怕早就在诸般天地之力下化作了齑粉。

  “可惜,眼下我没有拨动大阵的力量,只能任凭大阵自行杀敌。否则借我之手,演化出天地洪荒宇宙玄黄,纵使大罗神仙坠入其中,也唯有被镇压的份!”杨三阳目光落在敖兴手中的先天灵宝上。大太子的生死,他并不放在眼中,真正叫其动了心思的是大太子手中的先天灵宝。

  心灵中一股阴影不断逼迫而来,杨三阳抬起头看向远方,然后伸出手指慢慢推算:“可惜!怕是来不及了!”

  大太子手中先天灵宝,他怕是来不及收取了。

  冥冥中一股恐怖的气机自虚无中来,笼罩了此地,很显然有绝世大能盯上了自己。

  可是先天灵宝就在眼前,叫其这般退走,他又不甘心。

  这可是先天灵宝啊!大荒自从开辟以来,诞生的先天灵宝就那么多,都掌握在绝世强者手中。

  “大太子!大太子啊!”杨三阳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

  “再有三日,绝对可以将这孽龙千刀万剐,彻底将其炼死于大阵中。这可是先天大阵,虽然失去了先天元胎镇压阵眼,但是却勾连着大荒地脉,有无穷伟力!错过今日,再想寻找到镇杀此孽龙的机会,可是难了!”杨三阳心中游移不定,一边是到手先天灵宝的诱惑,另外一边是斩杀仇敌的畅快。

  “轰~”

  就在杨三阳心生贪婪,迟迟不肯退去之时,忽然间虚空中电闪雷鸣,黑压压的乌云覆压千万里,天地刹那间黯然失色,虚空中裂开了一条百里长的口子。

  天塌了!

  苍穹崩塌了!

  法则紊乱,江河倒流,飞沙走石摩弄乾坤。

  杨三阳心中悚然一惊,那股致命的感觉霎时间传入心中,叫其魂魄似乎要又一次裂开。

  危机!

  前所未有的危机涌上心头,那股气机透过大阵,压得其元神紊乱,似乎随时都能爆开。

  法眼睁开,杨三阳清晰的看到,在裂痕中一黑衣男子,脚踏一方大磨缓缓降临,周边十万里乾坤为之凝固、封锁。

  大磨旋转,撕裂了空间,粉碎了万千法则。天地间的法则欲要自我修复,想要弥补冥冥中的裂痕,可惜灭世大磨威能之下,天地的自我修复之力显得如此弱小无力!

  在那磨盘上,立着一袭黑衣的男子,周身笼罩一层神光,看不清其容貌,一股睥睨天下、傲视群雄的气机自那男子周身滚滚扩散,虚空为之坍塌。

  “魔祖!那是灭世大磨!”杨三阳悚然一惊,心中危机前所未有的强烈:“麻烦大了,居然惊动了魔祖,他怎么会找上门来?”

  瞧着大阵中的龙太子,杨三阳心中悚然,贪婪在死亡的气息下飞速散去:“此地不宜久留,魔祖定然是冲着先天混沌元胎来的,我既然已经得了好处,早就该走了,却不该贪心蒙蔽元神,犯了这般错误。”

  杨三阳心中念头飞速转动,然后二话不说立即窜出先天大阵,躲避在先天大阵不远处的一处大树下,身躯瑟瑟发抖,瘫软在树根下。

  这是源自于血脉深处的本能恐惧,还有三分其故作姿态,用来迷惑魔祖,不希望惹得魔祖注意。

  灭世大磨收敛,虚空裂痕修复,魔祖一步迈出跨越无尽虚空,降临先天大阵之外。

  “果然,此地隐藏着一座先天大阵,这大阵气机恢宏,前所未有,似乎笼罩一方大千世界,亦不知其内蕴含何等灵宝!”魔祖聚敛周身气机,所有威压收之于体内,打量着眼前大阵,然后看到了不远处的峡谷:“有趣!居然是金蚕一族!”

  魔祖一掌伸出,遮天蔽日,虚空为之扭曲坍塌,向着那峡谷笼罩而去。

  “魔祖饶命!魔祖饶命!小神愿意归降于魔祖麾下,为魔祖冲锋陷阵!”峡谷中亿万金蚕瑟瑟发抖,一道金光飞出,化作一道人影,跪倒在魔祖脚下。

  “居然是八翅金蚕,倒是好造化!”魔祖赞了一声。

  “不敢当魔祖夸赞,小的愿为魔祖效劳,为魔祖冲锋陷阵!”金蚕一族的老祖跪倒在地,声音里满是祈求、卑微。

  “金蚕一族潜力无穷,本祖允许你归降!”魔祖袖子张开,只听得峡谷中一阵震动,虚空层层爆开,亿万金蚕齐齐振翅,卷起了虚空风暴,荡漾起层层涟漪,一片金黄色海洋浩浩荡荡的钻入魔祖袖子内。

  片刻之间,魔祖收了金蚕一族,然后看向那金蚕老祖:“你再此安家落户,可知此阵法?”

  “知晓!知晓!小的之所以在这里安家,便是想着有朝一日若能参悟其中关窍,得了其内先天灵宝。可是不曾想到,此阵法气机忽然间泄露,惹来了老祖。大阵不曾参悟,反而叫我金蚕一族有幸拜倒在老祖脚下,也是一番幸事!”金蚕族的老祖此时面色谄媚,心中却有一种忍不住要骂人的冲动。

  造孽啊!大阵没参悟,反而将整个部族折了进去,你叫其心中如何不憋屈?

  “嗯?难道跟着本祖,还委屈你了不成?”魔祖冷冷一哼。

  金蚕老祖吓得身躯颤栗,连忙摆摆手:“不敢!小人岂敢!能在魔祖麾下听命,乃是在下的荣幸。”

  “你对这大阵了解多少,尽数一一道来,不得有任何隐瞒!”魔祖面色冰冷的道。

  那金蚕老祖闻言不敢耽搁,立即巴拉巴拉的将所有自家知道的信息尽数说了一遍。

  远方

  杨三阳眉头皱起,魔祖收敛威压,叫其好过了不少。

  缓缓的揉着胳膊,瞧见离自己里许的魔祖,心中有一种想要骂人的冲动:“我干嘛选择这个方向?简直是再给自己找不自在。”

  “此地不能久留,稍后魔祖强行破阵,必然会遭受殃及,断无幸免的道理!”杨三阳目光闪烁,眼睛里点燃了一抹智慧之火:“魔祖是何等存在,方圆十万里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好在我被先天混沌元胎吸得精气神尽数受创,否则倒还真有些麻烦。”

  如今杨三阳一副病病殃殃,肉体凡胎的样子,比之寻常没有开启灵智的蛮子都要差几分,一点都不吸引人。

  若换成来时,那副毛发晶莹如玉,双眼聪聪有神,周身筋骨气机流淌勃勃生机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正常。法力的波动,绝对瞒不过魔祖。

  好在杨三阳如今元神散入周身,法力被先天元胎吞噬的一干二净,心中念动断了与法相的联系,口鼻间呼吸异象尽数收敛,杨三阳仔细检查周身几分,方才暗自道:“只能赌一把了!”

  想要脱劫而出,只能在赌一把。否则稍后魔祖动手摧毁先天大阵,那股余波必然逼的自己施展神通,到那时一切都露馅了。

  杨三阳装作不通智慧的蛮子,蹦蹦跳跳的自树后跳出来,悠闲的在山林间荡漾着枝桠。

  “咦~”远处正在听金蚕老祖回报的魔祖,忽然目光一动,看向了不远处丛林,目光落在了杨三阳的身上:“蛮族?”

  杨三阳心中一惊,面色不动分毫,心中却是猛然想起一个致命破绽:“天呐!记得以前白泽说过,有神祗喜欢吃蛮脑!魔祖这厮乃大荒诸神之敌,作为天地间最大的反派,应该喜欢吃蛮脑吧?”

  想到这个可能,杨三阳不由得手掌一软,直接坠落在地,然后强行收敛心神,做懵懂之状挠了挠头,然后迎向魔祖目光,叽叽呀呀的叫唤了几声,丝毫不知眼前男子的可怕。

  “这是……”正在说话的金蚕老祖动作一顿,循着魔祖的目光,看向了丛林中蹦蹦跳跳的杨三阳。

  “居然是一只蛮子,这物种不是已经消亡了吗?被诸神吃的绝种了吗?没想到这里竟然碰到一只蛮子!”金蚕老祖下意识流出了一滴口水,回味着蛮脑的味道:“老祖,这蛮子看起来虽然病病殃殃,骨瘦如柴不肥硕,但却也能略微品尝滋味。蛮族在大荒中早就灭种了,今日再此能遇到蛮族,看来是老祖福分。”

  说到这里,金蚕老祖谄媚的道:“老祖,小人愿意为您抓来那蛮子,供你品尝一番滋味。”

  话语落下,金蚕老祖化作金光,升空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