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真传
  “好啦!好啦!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不该这样!我不该这样的!”杨三阳连忙上前扶住道缘双肩,心疼的将对方揽在怀中:“我只是有些气不过道义那厮草芥人命,险些摔死他们兄妹,到时候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男人总是最见不得女人眼泪,尤其道缘对他来说,更不是一般的重要。

  杨三阳只能投降认输,将道缘抱在怀中轻轻的哄着对方,纵使是心中暗骂自己一声‘舔狗’他也认了!

  道缘就是他绝望之中的那一道光!那一道希望之光。

  “那你给我一坛酒!”道缘撅起嘴巴,可怜兮兮的道。

  “可是酒水真的已经喝完了!”杨三阳无奈的道。

  “哦……真的?”道缘扬起下巴,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黑白分明的眸子中,闪烁着一抹审视,似乎在判断杨三阳是不是说假话。

  “我还能骗你不成?”杨三阳翻翻白眼:“不过新酿的酒水倒是有一坛,却只能你自己喝,不能带回去给道义那孽障。”

  “好呀!好呀!”道缘闻言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杨三阳松开道缘,取了一坛新酿造的酒水,然后亲眼看着道缘将一坛酒水喝光,然后迈着大步摇摇晃晃的离去。

  “真的是没办法,居然养出了一个女酒鬼!”杨三阳心中叹息一声,返回山洞继续自己的传道大业。

  时间悠悠,又是半载过去,杨三阳一个人悠闲的在后山酿造美酒,修行到了他这般地步,神通无量法力无边,已经是修无可修,想要修为突破,唯有炼化先天混沌元胎,然后才能进行下一步功夫,可先天混沌元胎是那么容易炼成的吗?

  而且每一次祭炼,每一次呼吸,消耗的都是杨三阳精气神,他若求速成之路,死的怕是很快,不是一般的快。

  修炼之道,轻重缓急自有调和,他现在修行已经到了关键,却是急不得。越急越会出现大乱子,只要其按耐住心中焦躁,便可水滴石穿终见正果。

  他得了无数延寿的灵药,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寿命,他有的是时间。每日里感悟一番大道,推演一番神通,其实也蛮好的。

  他的修为境界虽然依旧原地踏步,但是对于天地的感悟,对与天地法则的推演、演化,却是一日千里,不断积蓄底蕴。只待有朝一日修为突破,底蕴自然而然便会爆发出来,到那时其一飞冲霄,突破的速度更快。

  “铛~”

  “铛~”

  “铛~”

  又是一阵阵钟声响起,杨三阳猛然抬起头,一双眼睛看向灵台方寸山巅峰,看向了祖师修行的宫阙,心中念动周身气机流转,整个人化作虹光,飞到了山巅门户,然后走入祖师大殿中端坐等候开讲。

  “呵呵,这小猴又来了!”后院里,祖师呵呵一笑,与童儿对视一眼,下一刻周身气机流转,二人已经出现在了杨三阳的桃花山。

  瞧着那夭夭桃花,祖师摸着胡须:“那禁制虽然玄妙,但毕竟是死物,你以为在酒水中下了禁制,老爷我就奈何不得你了?未免太过于小瞧老祖手段。这小蛮子既然发现有人偷盗,打草已经惊蛇,今日便直接出手将所有美酒都搬运走,否则那小猴发现酒水又一次被盗,必然会在想手段。”

  祖师施展神通,瞧着泥土里的酒坛,下一刻道法运转,只见酒坛内一道道气机流转,一物品被摄取了出来。

  “怪哉,怎么不见酒水,反而出现一张皮子!”瞧见酒坛中出现的物品,童儿愣了愣神。

  山巅,祖师讲堂内,杨三阳忽然睁开双目,整个人露出奸诈笑容,下一刻身形竟然化作火光消失在大殿内。

  祖师诧异,接过那兽皮,下一刻勃然变色,一张面孔刹那间化作酱紫,然后紫了青、青了紫,气的手指不断哆嗦,忍不住喝骂:“这混账!”

  只见兽皮上清晰的写着一行神语:“偷不到了吧?中计了吧?哈哈哈!哈哈哈!有本事你打我呀!”

  字迹是寻常字迹,但是那一行哈哈哈中却透漏着无限的蔑视、嚣张、得意,祖师甚至于恍惚中看到了那猴子得意的笑脸,满脸嘲讽的看着自己,似乎在说‘你中计了!’

  童儿面色变了变:“这小子居然耍诈,他怎么知道咱们先动手的一定是这个酒坛?”

  疑问尚未解决,只听一阵狂笑自山洞内响起,伴随着一道金虹冲出:“哈哈哈!哈哈哈!抓到……”

  噶……!

  遁光收敛,杨三阳仿佛是被掐住脖子的小鸡,双目呆呆的看着祖师与童子,话语戛然而止。

  看着面前的两道人影,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

  杨三阳动作僵住,祖师与童儿也是大眼瞪小眼,祖师袖子一翻,迅速将兽皮收起,面带温和笑容:“原来是道果啊!之前为师不是看你去听道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杨三阳嘴角有些苦涩,他此时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蠢事。祖师偷酒,被自己抓住,这般丑事被人抓了把柄,日后能有自己好果子吃才怪。

  “弟子……弟子……”此时杨三阳脑袋里脑筋直转,支支吾吾的想不出什么好托词。

  “你这桃花林风景不错,我与祖师来此欣赏一番桃花,缓解一下心情!”童儿此时开口,打破了场中尴尬:“祖师在此,却是你无边造化,祖师见你资质不错,本来想要来传你一手神通本事的,谁知之前竟然没有找到你。”

  一边说着,童儿暗自对着杨三阳眨了眨眼睛,不断对其示意。

  杨三阳多机灵的一个人,闻言心中一动,八卦默默运转,自己前些日子察觉到的机缘,怕是应在了祖师的身上。

  此时闻言连忙跪倒在地,叩首道:“弟子多谢老师青睐,拜请老师赐下神通,日后不敢忘怀。”

  瞧着叩首在地的杨三阳,祖师瞪了童子一眼,好像在说:“就你多事,我尚未考验好,真传神通怎么能轻易赐下?”

  童儿眼中满是无辜,摊了摊双手:“你都被抓现行了,不这么做你怎么脱身?咱们可丢不起那个人!”

  “起来吧!”祖师瞪了童子一眼,对着杨三阳道。

  杨三阳不敢起身,依旧跪倒在地:“弟子拜请祖师赐予弟子神通大法。”

  祖师闻言摸摸胡须:“你也算是有缘,既然如此今日我便赐你无上正法,日后可兴我灵台道统。”

  祖师摸着胡须:“你且听好口诀。”

  祖师细细低语,周身虚空气机颠倒,防止被外人听去,无数真言奥义尽数传入杨三阳耳中。

  此时杨三阳跪伏在地,支起耳朵细细倾听,元神内法相流转,不断推演诸般奥义,借助那开天辟地的地水风火,演化着祖师的神通。

  半刻钟,祖师停下言语,瞧着犹若木雕般的杨三阳,问了一句:“可曾记下了?”

  没有回应祖师的话,杨三阳依旧闭目,额头触地动也不动。

  祖师见此面露惊诧之色,对童儿道:“你且在此候着,待其醒来,去后院寻我,我先去为门中弟子讲道。”

  祖师闻言化作清风散去,留下童儿面色诧异的看着杨三阳:“好悟性!好悟性!那可是祖师的看家本领,第一次传法竟然陷入了定境,这小猴资质还在我与祖师预料之上。”

  “却是个可雕塑的苗子!”童子暗暗的道。

  足足半个月,才见杨三阳自定境中醒来,瞧着身前的童子,连忙道:“有劳师兄久侯,不知祖师何在?”

  “你入境半月有余,祖师已经前往讲坛宣讲大法。你这小猴倒是好运道,得了祖师真传,日后前途不可限量!”童子拍了拍杨三阳肩膀。

  “还要多谢师兄照顾,若非师兄照顾,祖师怕也不会立即传我神通”杨三阳笑嘻嘻的一礼。

  “嗯!”童子点点头:“你倒是明事理,且随我来,祖师命你醒来前往后院等候。”

  “师兄稍后,前些年弟子酿造了一些好东西,正好与祖师、师兄分享!”杨三阳转身跑入洞内,不多时拎着几个酒坛走出来:“这坛是给师兄的。”

  “你倒是会办事!”童子闻言笑笑,接过酒坛也不推辞:“咱们走吧。”

  二人向后山走去,童儿看向杨三阳:“你之前酒坛上施展的神通禁法端的玄妙,纵使是我也奈何不得分毫,却不晓得是何等手段?”

  “小弟无意间参悟乾坤摩楔,得了一点阴阳造化,领悟出一点道理,恍惚中仿佛是天生本能,却也不晓得为何!”杨三阳绝不会将执符的事情说出去,那可是先天灵宝,纵使诸神也忍耐不住心中的念头。

  “原来如此,却是天生的神通!”童子笑了笑,也就不再多言,二人一路来到后院,杨三阳将酒坛放下,等候祖师归来。

  又是一个半月,伴随堂前钟磬声响,一阵脚步声缓缓自前院走来,杨三阳赶紧疾步上去,恭敬一礼:“拜见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