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忍界修正带 > 第369章 死讯
    “你已经拷问过他了?”

    “是,但他对于自身的泄密,也是一头雾水,说是那天就像控制不住自己,不由自主地说了出去。事后担心半藏追责,才仓皇逃离,又有些莫名其妙地被雾隐忍者抓住。”

    正戴指了指神达。

    “很明显,是宇智波斑做的。那个白色怪物连我一时不查都会被操控,更别说是他了。”

    三代火影颔首,叹道:“是他,看来宇智波斑,对我们木叶还是抱有明显的恶意。”

    虽说斑已垂垂老矣,但暗中潜藏着这样一个敌人,还是让三代火影有些不安,眯眼思索起该如何找出他,以及要不要通知其它村子?

    “对了,火影大人,雾隐的人怎么还没走?”这时正戴又问。

    刚刚被那俩货弄迷糊了,现在正戴才想起来,昨天傍晚水分身解除后传过来的消息,鬼灯黑水竟和春野兆一起来了木叶。

    原因不知道,过程很闹心,正戴都不愿意去回想,一顿死气白咧地认亲,把水分身都气炸了。

    可这都快第二天傍晚了,鬼灯黑水还没把妻儿接走?

    听正戴问话,三代火影脸上隐隐的担忧褪去,露出几分好笑的神情:“你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啊?”

    “七把忍刀。”

    “哦,那个啊,我和宇智波斑战斗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正戴一脸惋惜道:“可惜喽。”

    弄坏了?三代火影愣了下,一时分不清正戴所说真伪,呵呵地笑了笑:“你去跟他说吧。”

    “没什么可说的,就算没坏也该当做我的报酬。再说那家伙都不要脸了,我怕他叫我叔。”正戴笑道。

    “他将会接任水影位置,你做他叔也不算吃亏。”三代火影调侃了一句,又正色道:“这段时间辛苦了,回家休息一晚,明天上午和兆一起出发,去风之国战场。这一次,一定要给砂忍一个深刻的教训!”

    “必须的!”

    “还有……”三代火影犹豫了下,叹息道:“上一批战场伤亡名单里,阵亡者中……有薮的名字。”

    正戴一愕,怔然。

    “死因?”

    “遭遇对方上忍精锐,引爆所有起爆符重创对方,成功掩护小队撤离。他在去年成功晋升了中忍,这次,他是小队队长。”

    “身上带着那么多起爆符,果然成了敢死队员,成了英雄吗?”正戴有些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最终只叹道:“所以…尸体也不是完整的?”

    “没能找到,名字已于今晨刻在了慰灵碑上。”三代火影道。

    “唔,我去看看。”

    ……

    薮,曾与正戴和宇智波雨梣临时结成小队,参加中忍考试。

    那记忆好似上辈子般久远,但实际上,不过是两年前的事而已。

    正戴还能回忆起相处得一点一滴,说不上难过,毕竟两人之间也只有那一点交集,却也不太舒服。

    来到木叶陵园,正戴发现慰灵碑下,已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黑色长直发的少女,雨梣,正捧着一束白花,轻轻放在脚前。

    正戴这才想起自己竟忘了带束花过来,犹豫了下,才迈步走去。

    “雨梣。”

    “队长。”雨梣偏头回应,随后两人对视着,双双恍神。队长这称呼,就是中忍考试时沿袭过来的。

    正戴抬头仰望慰灵碑,一众不熟悉的名字中,夹着薮。

    “一别两年,再见竟然成了个人名了,唉。雨梣,你来多久了?”

    “五分钟。”雨梣应了声:“薮学长在奔赴砂忍战场前,我见过他一次,当时他很开心,说终于能做一次队长了,终于能……遇到危险时,由自己来掩护撤退了。”

    正戴微默,这个乌鸦嘴。

    他恍惚间回想起薮曾经待过好几个全灭只剩他一人的小队。

    终于能由自己掩护?真是不新鲜的故事。正戴轻轻摇头,不想去深究薮的过往,默默注视了慰灵碑一会儿,偏头道:“雨梣,好久没赌了,要不要来两把?”

    雨梣微怔:“好,去哪里?”

    “就在这里吧,我们第一次赌的时候,薮学长也在。”

    微风吹拂,正戴手上生出白色蛇鳞,勾手指向下轻敲。

    一张赌桌,两只椅子,一个骰盅,三粒骰子。仙术-无机转生,第一次用在了这种地方。

    雨梣愕了愕:“队长,这还是忍者的手段吗?”

    “是仙人。”正戴笑笑:“坐。”

    骰盅摇动,押大押小,赌术接近五级的正戴连取三胜,看着对面脸色平淡的雨梣,道:“连赌都没法让你开心起来了?因为薮学长?”

    “……还有些其它事。”雨梣犹豫了下,道:“近半年来,我们族里的孩子们,开眼的很多。”

    正戴一怔,想起宇智波一族的这轮快乐试炼的内容,教导反对战争的学堂,战争开启,也是宇智波收获的时分了?不过从另一种意义上说,开眼的多,也就意味着宇智波一族战死的也并不少。

    “伤亡很重吗?”

    “还好,但是……我觉得…快乐试炼…不对!”雨梣几字一顿。

    嗯?正戴抬头看她。

    雨梣默了默,缓缓道:

    “你知道吗,队长,从第一个阵亡的族叔诱使四个孩子开眼后,族里的氛围就隐隐改变了。

    而当第二名战死者出现,诱使五个孩子开眼后,很多人竟然开始期待第三名、第四名牺牲者出现。

    他们把这看做传承,看做一代更比一代兴盛,甚至偶尔有噩耗传来时,除了那人的朋友亲人,其它族人竟有些在偷偷高兴,因为他们有孩子在等待开眼!

    这样不对,牺牲的族人,不应该沦为道具,我很难想象那些孩子知道真相后会是什么反应,是会感激?还是仇恨?恨敌人,这和反对战争的初衷又自相矛盾,恨家族……”

    雨梣停止讲述,漆黑的双眸中满含担忧,摇了摇骰盅:“我很庆幸自己接受的快乐试炼,只是赌博。”

    正戴沉默片刻,当初的他只是觉得宇智波一族的快乐试炼有些不妥,却又不知道不妥在哪。

    经历得多了,他大概找到了答案:建立在谎言上的终难长久。

    快乐试炼的快乐,是谎言,最终剩下的恐怕只有仇恨,终有一日会如火山般爆发!

    正戴起身:“放心吧,雨梣,你们这轮快乐试炼要中途停止了。明天我会去战场,终结这场战争!”

    雨梣微怔,亦起身道:“那就拜托了,队长。至于我们族内的快乐试炼,交给我来想办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