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忍界修正带 > 第477章 忍校招生日
  自帮日向解除笼中鸟,强制苏醒验证效果后,正戴开始深居浅出。

  他集中精力,和水分身一同研读繁殖的概念与意义,生物基础和克隆技术基础这三方面的书籍。

  转眼一个月时间过去。

  实力的增长,提不提升智商两说,但至少记忆力方面,正戴已和在忍校时不可同日而语。

  几乎能过目不忘!

  放在当时,闭关一个月只能让三门新学科达到一二级水平,现在却能分别研修至五级、六级。

  几乎把这方面知识吃透。

  如果不是必须出门,正戴是想将它们直接攻读到七级,使秽土转生进阶十级的。

  “劳逸结合,放松一天也好,说不定接下来的进展能更快……唔,水分身也歇一天?就歇一天吧。”

  换上套最为满意帅气的衣服,正戴照照镜子,理理发型,骚包一笑,出了房间。

  “婶婶,我出门一趟!”

  “哎!”绣婶应了声,探头观望他一眼,面露慈祥笑容:“我家正戴可比他叔年轻时候帅多了,可这孩子……那方面怎么就不开窍呢?”

  晃着200斤的身躯走到正戴房间前,开门看看:“果然用不到我来收拾房间,正戴的分身真懂事。”

  余光瞄到书桌上的几本书和手写的笔记,绣婶又咕哝了声:“大家都说我家正戴是最强的忍者了,这孩子怎么还这么努力?如果把这些心思中的一半放到……咦?”

  她有些老花眼。

  但看远处更清晰。

  “繁殖的概念与意义?”

  “这孩子,终于开窍了?不过看这种书……他不会是……”

  ……

  与此同时,正戴已经抵达了目的地木叶忍校。

  忍校外围栅栏上,正挂着一条横幅欢迎第48届新生入学。

  没错,今天是新生报名,以及入学测试的日子。

  也是正戴期待已久的日子。

  如牙、志乃这些孩子,正戴这段时间没刻意去查探他们是否要修正,统一放在了今天来甄别。

  所以他特地到得稍早些,横幅是他来前五分钟刚挂上的,校门口的登记处也还没布置完,两名忍校老师正各搬着一张桌子向这边来。

  两人正戴都认识,边搬桌子边说说笑笑,相处得貌似非常和谐。

  “伊鲁卡,恭喜你了,第一年任教就被大木主任委任为班主任,还会带些非常有潜力的孩子,包括四代大人的儿子。看来用不了几年你就能被评为优秀教师,等大木主任退休,你还有机会接他的位置吧。”

  “哈哈。”伊鲁卡干笑两声,摇头道:“别这么说,水木老师,我紧张着呢,接下来还要你多多帮忙。”

  “我会的。”水木微笑颔首。

  实则内心的负能量几乎溢出!

  凭什么?!明明是我先的,无论是成为忍校教师,还是身为大木主任的学生,都是我先的!

  凭什么你这刚进入忍校的后辈能担任这届学生的班主任?

  我却只是一名普通任课老师?

  就凭你被正戴教过?我还是正戴的同班同学呢!正戴那家伙也很可恨,一点都不顾同学之谊,随便露点什么,我的生活都能比现在好十倍吧?真是可恶啊……啊!

  嘭!

  视线中忽然出现心里正狂骂的正戴身影,水木惊叫一声,手上的桌子嘭地倒在地上,大脑空白。

  伊鲁卡愣了下,连忙放下手上桌子,帮他去扶,“怎么了,水木老师,身体不舒服吗?”

  “呃,啊,没。”水木回神,连忙摇头,迟疑招手道:“正戴?”

  “是我。好久不见啊,水木,还有小伊鲁卡。”正戴笑道。

  “老师?”伊鲁卡顿露惊喜,放下手中桌子就向正戴跑去,欢脱得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

  画面有些不协调,正戴顿了下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伊鲁卡虽然和剧情时外貌几乎相同了,但心智还远没有那么成熟,特别是在身为老师的自己这里,还只是个大孩子。

  “稳重点,这样子怎么带班?”

  伊鲁卡脚步立顿,深吸气,有些不好意思,道:“好久没见到老师你,有些激动。”

  正戴笑笑,转向拎着两张桌子走来的水木。伊鲁卡看过去,又连忙歉意道:“麻烦了,水木老师。”

  “没关系的。”水木摇头,一副乐于助人模样,对正戴道:“不怪伊鲁卡,刚刚我也激动了,没想到忍者之神会莅临忍校,为了伊鲁卡?”

  “一半吧。”正戴应了声,打量着水木道:“今早吃柠檬了?”

  水木一愣:“没……”

  “酸味有些重。”

  正戴笑着拍了拍伊鲁卡肩膀,道:“好好干,你要带的班级有几个孩子可不那么好对付的。应付不来的话可以找我出主意,当然,我还是希望你自己就能做好。”

  “嗯!”

  “我去看看大木老师,你们两个接着准备吧。”正戴向校园内走去。

  水木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迟疑地将双手放在嘴前,重重地哈了口气:“酸味?没有啊。酸……”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脸色发白了一瞬,“他能看穿我心里的想法?不,不,不可能,装神弄鬼!”

  心底安慰自己几句,旁边伊鲁卡笑容满面,干劲十足道:“水木老师,我们还得回去拿一趟东西。”

  水木突然觉得伊鲁卡脸上的笑容很刺眼,不由自主道:“正戴和我同岁,也就比伊鲁卡你大不到四岁而已,跟你说话还真像长辈呢,拿腔拿调,你听着不会不舒服吗?”

  伊鲁卡怔了下,表情瞬间变得严肃,盯向水木道:“如果没有正戴老师,我可能连从忍校毕业都做不到,他改变了我的一生,和我父母一样,是我最尊敬的人,这样的话请水木老师不要再说。”

  言罢,他转身而去。

  水木愣了两秒,脸色扭曲了起来,“有什么了不起的。”

  教导主任办公室内。

  正戴和大木并肩站在窗前。

  “木叶39年,我19岁,因为第二次忍战刚结束,木叶人手匮乏,执教便要做班主任,满心忐忑地在忍校门口做登记。当时的我和此时的伊鲁卡心情应该差不多,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学生中会走出正戴你这样的忍者。”大木颇显感慨道。

  “您这话让老校长三代火影听到,恐怕又要来一场火之意志传承的说教了。”正戴笑道。

  大木一愣,哈哈大笑,片刻后小声对他道:“其实我也不爱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