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忍界修正带 > 第九章 一千两
    惨痛的二战已结束一年半,村民们早已彻底从战争的阴云里走脱出来,虽然夜幕已降,但木叶村东巷仍旧热闹非凡。

    百盏灯火大放光明,人群熙熙攘攘,嬉笑声此起彼伏。

    街道中,有摆摊叫卖的,有围聚下棋的,甚至还有玩杂耍的。

    一个二十来岁的非忍者小胡子青年,双手各持一根细竹竿,顶着两只瓷碟不停转动,偶尔竟还能将它们高高抛起来一次互换。

    围观群众:“好!”

    小胡子咧嘴……啪!啪!

    俩碟子摔了个稀碎。

    围观群众们先是齐齐愣了下,随即哄然大笑,有认识小胡子的还会调侃他几句。小胡子无奈,指了指某个方向,让众人看了过去。

    “那个是……铁匠家的孩子?”

    “怎么伤成这样?”

    “他背上的那个是……”

    在众人的视线中,正戴背着日向秀树步履维艰地走了过来。

    此时的正戴,衣衫破烂,其上尽是灰尘,额头正中有一淤青,露在外面的手腕脚腕也尽是伤痕,甚至有血迹隐现,怎一个惨字了得。

    而他背上昏迷的日向秀树倒看不出什么,只是表情略显拧巴。

    这组合,如果不是俩孩子,简直就是战争期间伤员回村景象——一个外表伤重实际没太大事儿的伤员背着一个内伤严重的回村休养。

    一个大叔站了出来:“铁匠家的小鬼,谁把你们伤成这样?”

    正戴脚步一顿,憨笑道:“我们同学之间切磋,没事儿,这对忍者来说都是小伤!”

    “屁大点儿的孩子能毕业再自称忍者吧。”有人笑骂了句,“你背上那个是日向家的吧,他被你小子打晕了?伤得重不重?”

    “没有的事。”正戴摇头:“他没受什么伤,就是累了,困了,让我把他背回家。行啦,谢谢叔叔阿姨们的担心,我先去日向族地了。”

    问话的人表情一怔,和其他人面面相觑,脸上悄悄爬上了一丝不满。这就和不患寡而患不均一个原理,正戴伤痕累累,日向秀树却只是累睡着了,还让受伤的正戴把他背回家,听起来实在过分。

    尤其是一方是他们平民家的孩子,一方是木叶领头家族之一的日向家的孩子,更是火上浇油。

    不过即使隐觉不满,最终也没人说要帮正戴讨说法,大族的地位根深蒂固,只是有几人提了句帮正戴背秀树回去,被正戴拒绝了。

    他就这样,顺着繁华的木叶村东巷,一直走到了日向族地前。

    日向族地很大,很气派。

    作为最古老的家族之一,日向一族的族规比较古板,很少有族人在晚上外出闲逛,所以在七点多的现在,日向族地的大门已经紧闭。

    不过没用正戴敲门,便有人咻得一下出现在正戴身前。

    来人三十岁左右,白内障,护额位置比较靠下,面孔与日向秀树有六分相似。没等正戴说话,他便直接开启白眼,在正戴和日向秀树的身上扫视片刻,很快松了口气。

    ‘色狼,居然当面透视我!

    这是日向秀树的父亲?如果弄不好,欺负小的老的上,就是换他了。大概率中忍,小概率上忍,不变的是我都打不过。稳住稳住,透视我的事我就先不追究了。’

    在心里默念了几句,正戴问候道:“叔叔您好,您是秀树的……”

    “父亲。”男子回道。

    正戴差点下意识答应。

    还好他忍住了,妈的下套!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正戴勉强一笑,把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别担心,叔叔。我和秀树在学校就约好了要进行实战对练,秀树这是练累了,睡了过去,我把他交给您了。”

    日向秀树的父亲微微蹙眉,感觉到正戴的话似乎不尽详实。在他的白眼观察下,秀树身上除了胸口有一点於痕外,身上毫无伤痕,只是双臂肌肉有些微损伤,和修行强度过大后的劳损倒是完全相同。

    返观正戴,身上的伤就多出很多了,没什么拳脚伤势,多是撞伤擦伤,不像是日向秀树打出来的。

    “你们在哪里切磋的?”

    “那边的树林。”

    这就对了。日向秀树的父亲微微点头,脸色却很快沉了下去,一副正戴在日向秀树的攻击下不断撞树翻滚的画面在他脑中成型。

    实战对练?日向家的孩子用找人对练体术?对面这孩子我连听都没听过,看这惨状也不是天才。

    这是对练吗?这是欺负人!

    家门不幸啊。

    他上前将日向秀树接过来,扔到了肩膀上,动作简单粗暴。

    随后他看着正戴,嗫嚅几秒才道:“辛苦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正戴。”

    “正戴,正戴……铁匠家的?”

    匠叔还挺有名儿。正戴点头。

    日向秀树的父亲脸色更沉了几分。日向秀树不清楚,他可是心里有数,一个工匠类中忍,虽然不姓日向,只是平民,但在日向这边的分量,还真就不一定比他低多少。

    他纠结片刻,竟然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银票,递给正戴。

    “辛苦你了。”

    第二遍辛苦,实际上是道歉,正戴愣了下,迟疑着接过银票:“没事的,谢谢叔叔,那我回家了?”

    “……嗯。”日向秀树父亲犹豫了一下,似还想说点什么,最终只摆摆手,扛着日向秀树咻得消失。

    “自己回自己家族还翻墙。”正戴腹诽,看看手上银票,数额是一千两,“喔,挺大方。这样明事理的家长,还真让我有点小小的羞愧。”

    火影中的货币,一两大概等于十日元,六毛多rb,也就是说这张银票的购买力相当于六百多块。

    包扎一下远用不了这么多。

    不过想想,一千两对于对方大概也不算什么,忍者属于高收入群体,一个d级任务,一个小队均分收入,每个人也能得到近千两。

    再过十几年,他同班同学阿斯玛的人头可是值三千万两。

    忽然有种守着金库的感觉呢……

    “计划成功一半,剩下的就要看日向秀树的脸皮够不够薄了。不管成不成,这一千两收获都值回票价喽。”正戴理理刘海,“回家,家里还有一场戏要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