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忍界修正带 > 第六十三章 袭击
    见正戴应下,日向日足严肃的脸上终于挤出两分笑意:“成为我日向的从属忍者,你能得到的更多。中忍、上忍的考试和选拔,日常的修行,我们都会给予你帮助。

    因为你成为忍校第三位全科满分毕业的学生,三代大人奖励给你了三种忍术,日差此前也赠与了你三种忍术,你暂时应该没有忍术方面的需求了。忍具方面,有你养父在,你也是不会缺的。

    所以这次,我特地选择了一些你应该会喜欢的东西,馈赠于你。”

    我会喜欢的东西?正戴眼底闪过好奇:“谢日足大人!”

    日向族长开口:“日差,带他去取走那些东西吧。”

    日向日差:“是,父亲。”

    那些?还挺多?和日向族长与日足的见面就这样结束,正戴跟随日向日差出了偏厅。

    一路上,日向日差板着脸没有出声,正戴也没多话,一路来到了一座有守卫的很小的屋子前。

    日差打开房门,一股笔墨的味道扑面而来,正戴怔了下,看到昏暗的房间内满布着一张张卷轴。

    日向日差指了指里面的一小堆卷轴,约摸有近百个,道:“那些你都可以带走,不要随意外传。”

    正戴又一怔,这么多?

    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走上前,探手拿起一个卷轴打开,在昏暗的光线下,看清了题目:《查克拉提取术的尝试改良》

    “更有效的查克拉提取术?”正戴一喜,细细查看才知不是,最后那种改完的版本,看起来比他现在学的精简粗糙很多。

    “我们日向是忍界历史最悠久的家族,这是千百年来,我们收集到的一些重要资料,包含很多你在其它地方不可能得到的知识。

    你手上的卷轴,作者是两百多年前的一位忍者前辈,在查克拉提炼术的改良上做出了巨大贡献。

    你既然能考取全科满分,想来是会喜欢这些知识的。”

    这……正戴眨眨眼,一脸懵。

    我考全科满分,只是想拿忍术奖励,谁喜欢学习了?

    正戴头疼,又翻捡几个卷轴,发现全是类似的东西,其中多半是些老前辈对忍术的改良记录。

    这东西有没有用?有用。看完它们肯定能大大增强正戴对于忍者职业的理解,对各种术的领悟。

    但也太过费心费力了。

    水分身闲置的时候,去学下没问题,可现在水分身有任务,再分出一个分身,就有些影响正戴的日常修行与任务了。

    至于亲自学?呵呵。

    见正戴反应,日差蹙眉问:“你不想要这些资料?”

    正戴犹豫一下,坦诚道:“还好吧,其实我更想要忍界历史方面的资料,我对那些更感兴趣一些。”

    因为春野兆担任指导上忍,正戴对忍术的获取没有以前迫切了。

    “历史?”日差眉蹙更紧:“你记住,任何家族的历史记载,都是他们最珍贵的东西,不能随意讨要。”

    正戴一愕,马上道:“抱歉,日差大人,我知道了。”

    日差嗯了一声,又道:“还有,德间这次期末考试,进步到了班级第六名。你虽然毕业了,但若有时间,还是再给他出一些题目吧。”

    正戴点点头:“我会的。”

    “好。”日差突然上前,哒哒哒地轻轻拍打三下正戴肩膀,道:“根部的忍者若是再次找你,不必得罪他们,委婉些拒绝就好。”

    正戴愕了下,沉声应是。

    “带着东西回去吧。卷轴太多,我让秀树帮你送一趟。”

    “啊?让秀树帮我送……这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

    “来来来,秀树,慢点慢点,进屋,放床上就行,我慢慢收拾。”

    捧着一大摞卷轴的日向秀树黑着脸进入正戴房间,将几乎把他眼睛遮住的卷轴扔到正戴床上。

    粗喘口气,他转过头,瞪着正戴脸不红气不喘地把他那摞卷轴放置在了床上,暗自恼火。

    面对正戴,他当然不愿吃亏,两人是平均分的卷轴,然而他忽略了正戴比他高10公分,臂长也比他长不少,同样数量的卷轴,他捧着要比正戴吃力多了。

    “秀树,你等下啊,我去给你倒杯水。”正戴热情道。

    日向秀树本想拒绝,又忽然一愕,看看眼前笑眯眯的正戴,再看看一旁书桌前苦兮兮的正戴……

    讨厌的平民2?!

    “分身?你这混蛋去见族长大人的只是分身?”日向秀树恼火道。

    “哪儿敢啊,他才是分身。坐一下坐一下,我去倒水。”

    正戴转身出了房间。

    日向秀树轻哼一声,表情舒缓几分,顿了顿,又略有好奇地走到水分身旁边,向书桌看去。

    水分身看他一眼,也没拦他。

    “龟兔赛跑?这难道是…童话故事?哼,幼稚的家伙。”

    一分钟后。

    正戴端着水归来,就见日向秀树带着几分异样的气势,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水杯,将水一饮而尽。

    “平民,你既然能写出这样的故事,可千万别自己做了兔子!”

    “……我做什么兔子?”

    正戴一脸懵逼地看着日向秀树气势汹汹地出门离去,听见水分身低低的笑了几声,愕然走过去,看一眼桌上书稿,顿时恍然。

    他笑着追到窗口,对日向秀树喊道:“你是要当乌龟吗,秀树?”

    日向秀树一个踉跄,回头瞪正戴一眼,走得更快了。

    “哈哈……”正戴笑了几声,心中若有所思,看秀树同学的反应,他对现代童话故事有信心了许多。

    非网络时代的孩子,本就该比网络时代的好灌鸡汤很多。

    “干得不错,继续努力,中午吃饭前,再写一个故事。”

    ……

    下午,两点半出头。

    正戴又一次出了家门,目的地是家附近的那片小树林。上午日向日差突兀地拍了他肩膀三下,又忽然提及根,让正戴比较在意。

    是不是让他在下午三点,到接触根部忍者所在的小树林?

    不管是不是,总得来看看。

    两点五十分左右,正戴来到了上次所在的地方,环顾四周,没发现有人,便静立等待。

    二十分钟后,正戴自嘲地咕哝了声‘想多了’,返身往回走。

    就在这时,一阵尖锐刺骨的寒意骤然从他背后袭来!

    正戴心跳不由露了拍,身体横移,只见一支锋锐的苦无划破了他腰间衣角!苦无的尾端,被一只手握着,一击不成,那只手折腕,使苦无翻转,直刺正戴小腹!

    啪!

    正戴及时回过神,一手扣住了那只手手腕,另一手屈肘回击。

    嘭!

    被他打中的人化作木桩消失。

    正戴轻吐口气,凝视四周,只听树叶沙沙,却不见人所在。

    自始至终,他连对方模样,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是谁?要杀我?我得罪过谁?谁敢在村子里出手杀我?”

    数道念头闪过,正戴努力平复嘭嘭的心跳,冷静下来。

    “力道方面,未必如我,手腕的粗细也与我相仿,刺杀者的年龄应该比我稍大。实力不好判断,但刚刚潜行到我身后,我居然没发现……精通暗杀,根的人吗?”

    他第一时间撇锅给团藏,并觉得准确率在80以上。

    “只是一次招揽不成,居然就要杀我?无限月读里的团藏难不成比外界的团藏更疯狂?”

    正戴静立警惕两分钟,未找到刺杀者所在,轻轻挪步,挪步……

    当他迈步,寒意再次袭来。

    正戴定住,寒意消失。

    “特么的,藏在哪等破绽呢?”

    正戴想了想,挪步,挪步……一步一步,往树林外两厘米两厘米的挪,挪啊挪,越挪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