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忍界修正带 > 第118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求推荐票)
    “呼……”

    轻轻喘息了两声,正戴结印喷水,将刀上血液冲掉,收刀归鞘。

    紧张的心情这才放松。

    杀死眼前的家伙,看似只用了几招,十分轻松,其实不然。

    正戴先是用了示敌以弱,假装逃跑等手段放松他的警惕,又用隐蔽角落的水断波伤他,乱他心神。

    最后则使用三日月之舞,配合刚刚能用出一点的视觉干扰幻术。

    基本算使出浑身解数,才终于一套将之秒掉。

    毕竟他现在的实力,是在术的使用方面领先于大半上忍,但因年龄还小,身体和查克拉量又不如上忍,注定了他不适合与对手周旋。

    他只能打爆发战!

    如果刚刚这套没能秒掉对方,他就会有些麻烦了。

    “不过我果然没估计错,这么没品的家伙,在换金所守人,实力也不会夸张到哪儿去。”

    忍着嫌弃,绕行了下,避过地上一大摊血,正戴把他翻过来,摸索向他的衣兜和裤兜。

    很快,一小叠银票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正戴点了点,三百多万。

    “够穷的,这种叛忍应该都会随身携带全部家当吧?怪不得听我说千万两以上,眼睛都放光。”

    暗啐了一声,正戴把银票揣到自己兜里,折身向换金所走去。

    不过两步后,他又迟疑着回头看向微胖男子的尸体。

    “那老爷子知道他是上忍……”

    两分钟后,换金所,暗门被人推开,老者转头看了过去。

    微胖青年追出去的时间过长,老者估计他是追上正戴了,有些惋惜一比高额度悬赏丢掉了。

    但他倒也没想过为正戴出头,提醒那一句,对他来说已经仁至义尽了,他接下来准备做的,只是把还敢回来的微胖男子驱逐而已。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你……杀了他?”

    “嗯,他能换钱吗?”

    老者愣了两秒,才笑出满脸褶子,道:“倒是我多余提醒你了。能换钱,泷忍村叛忍白石,上忍,悬赏金一千二百万两。”

    泷忍村?有点巧啊。

    一千二百万,三分之一的阿斯玛,果然只是个菜鸡上忍吗?

    心念转动,正戴把白石的尸体拖到角落,坐到老者身前,道:“还是要谢谢您的提醒了,让我有所防备。那一千二百万,直接抵入我发布的悬赏中吧。”

    老者颔首,提笔记录:“说。”

    “泷忍村叛忍,角都,年龄……约摸70岁吧,唔,s级叛忍。”

    “泷忍村s级叛忍,角都?”老者一顿,微微思索,似是听说过,半晌后又摇摇头,没回想起来。

    正戴继续描绘角都的模样,老者拿着笔勾勾画画,竟很快摩出了角都的轮廓,惟妙惟肖。

    “他曾经很强,在39年前,袭击过初代火影,并成功逃命。”

    老者一愕,惊讶抬头。

    正戴点头,告诉他他没听错,又继续道:“不过他毕竟年事已高,实力下滑,不如当年,恐怕已经称不上s级忍者。看在他以往的战绩,我想用三千五百万两悬赏他。”

    “三千五百万吗?”老者蹙眉迟疑了一会儿,“袭杀过初代火影的忍者,七十岁,实力下滑,差不多。”

    “够了?够了就好。不过我想多嘴问一下,我发布悬赏,但他要是藏起来,久不露面,我这钱岂不是白花了?”正戴又道。

    老者摇头:“不会。你发布悬赏后,我们会经常性地更新角都的位置,会让有意且够资格得到他信息的赏金忍者,前去猎杀他。”

    “你们能确保找到他?”

    老者颔首:“无论他躲在哪。”

    黑市果然和黑绝有关系,调查情报的是白绝吗?正戴心头一动,这倒是个意外发现,等实力足够,或许可以顺着这条线,抓只黑绝,问问无限月读的具体情报。

    “那我现在还需要做什么?你们抽取的悬赏金提成是多少?”

    “总额的十分之一。”

    “三百五十万?够黑的……”

    正戴点钱交钱,悬赏达成。

    隐瞒角都的实力,是因为他本就没觉得那些赏金忍者能够猎杀掉角都,所以隐瞒省一笔钱。

    至于坑死些赏金忍者,坑死就坑死吧,反正都是些叛忍,不是叛忍,也不会是什么良善之辈。

    最关键的是,三千五百万两这个数字很整,非常整。

    整一个阿斯玛人头。

    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

    时间飞逝,大半月转瞬过去。

    田之国,某处换金所。

    角都形如恶鬼,拎着一个滴滴流血的人头,迫人的气势,将眼前的换金所负责人震得战战兢兢。

    角都很生气,双腮充气一般,鼓了起来,像是要施展蛤蟆功。

    当初从波之国勉强逃生,他再次辗转忍界,寻找适合养老地方的同时,也简单调查了下在波之国险些杀死他的几个忍者,伺机报复。

    结果还没等他行动,陆陆续续的,就有从没见过的忍者忽然对他发起袭击,无论在哪都不得安生。

    最开始,这些袭击者他都直接干掉,但这两天,实在是有些不胜其扰了,抓住手上拎着的这家伙,一番逼问,才知道了原因。

    我就是想养个老,得罪谁了?

    怎么就有人花钱悬赏我了?

    缓缓吐气,让鼓起的双腮回归原样,这是他那天临时用鱼的心脏顶了会儿的后遗症,身上会时不时浮现鱼的特征,也让他很是恼火。

    “悬赏我的人?是谁?!”

    “我……我……我们不能透漏……啊不不不,能透漏,能透漏。不过我真的不知道……啊您别急,您的悬赏是从火之国那边传过来的。”

    “火之国?是木叶忍者?!欺人太甚!”角都大怒,明明是你们占了便宜,我还没找你们麻烦,你们竟然还不依不饶?!

    忿忿地将手上头颅一掷,角都转身而去,换金所负责人又磕磕巴巴地喊他,“您的赏金,您杀死的这个,是岩忍村叛忍,是一名上忍中的精锐,悬赏金……两千六百万!”

    老夫才不要肮脏的金钱!一声怒吼卡在嗓子里,角都稍微迟疑思索,道:“我能发布悬赏吗?”

    “能,当然能。”

    “用这两千六百万,悬赏木叶村上忍春野兆。”角都低沉道。

    “呃,木叶上忍春野兆,他已经被人悬赏了,赏金四千六百万。”换金所负责人迟疑道。

    “四千六百万?”角都蹙眉,“我的悬赏金额是多少?”

    “……三千五百万。”

    角都双腮微微隆起。

    “您别生气,别生气。春野兆,毕竟是木叶忍者,常年在木叶忍村里,同伴众多,不好杀的。”

    角都眯眼扫视过去:“木叶上忍波风水门呢?”

    “他……也有,六千七百万。他掌握空间忍术,极难杀死,虚高。”

    六千七?几乎是我的一倍了!角都暗哼一声,竟觉得有些不满。

    “用这两千六百万,悬赏一个叫正戴的木叶小鬼,总可以了吧?”

    “呃,正戴?小鬼?那用不了这么多,您有更详细一些的信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