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忍界修正带 > 第231章 竟然偷袭我?!
    “水化秘术?”元师呢喃着,苍老的面孔上皱纹全部显现出来,配上光头,活像一只包子精。

    权兵卫面露不满,碧更是直接喝道:“你们木叶不要太过分了!”

    正戴表情不变,道:“又来,你是不是跟那位雾隐领队是一样的想法,觉得此次联合打击云隐,我们木叶应该承你们的情?”

    “难道不是……”

    “碧。”元师出言打断,道:“互惠互利,我们拿到了报酬,不要死守不放,战争的事,已两清了。”

    正戴笑笑,有本事别说‘但是’。

    “但是我雾隐和你们木叶毕竟达成了联盟,枇杷十藏袭击木叶营地又是个人行为,这样趁火打劫,随意开价,恐怕有损联盟情谊。

    枇杷十藏已为他的所为付出代价,忍者断臂,实力十不存三,三代火影提出三千万两赎金便已有些过分,老夫本以为你年纪尚轻,初心还在,未曾想到……”

    说着,元师连连摇头,表达着潜在的意思:你这孩子特么的比三代火影还黑!

    “长老,不要跟他浪费时间了,他根本没有诚意!”鬼灯满月断然喝道:“丢掉的忍刀,终有一日,我会将它们亲手讨回,不用交换!”

    正戴意外地看他一眼,这……哪来的自信呢?

    元师暗自摇头,雾隐村传来的情报,他只给满月他们看了前半段内容,有关枇杷十藏的内容。至于后半段,正戴打伤三代雷影的那部分,他将之隐瞒了。

    他怕打击到碧和满月等人。

    甚至连他自己,对那份情报都报以怀疑态度,本以为木叶只是要再出一个猿飞日斩,现在看来……难道要再出一个千手柱间?

    “水化秘术,是雾隐村鬼灯一族的立身之本,不可能轻易示人。

    更何况没有鬼灯一族的特殊体质,也无法修成水化秘术,你要之无用,能否换一个条件?”

    想了想,元师再度好言相商。

    温和的态度,弄得正戴都觉得是自己在无理取闹了,暗骂一声老家伙都鸡贼,摇头道:“既然外人无法修成,给不给我看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们可以只单纯给我修习的方法,不给其它多余的资料,也不用担心我找出针对它的方法。

    我知道修成的可能极小,但我对它很好奇,人化成水,实在是违反常理,化水后内脏骨骼都跑到哪里去了?我想借来研究一下。

    别说什么立身之本,白眼还是日向的立身之本呢,被你们雾隐害得丢了一双,现在还没找回来,为了大局,日向也没找你们麻烦。”

    元师蹙眉:“但斩首大刀与水化秘术价值不等。”

    “我觉得差不多,一个我学不会的术,换一把我能用的刀。”

    元师闭眼又睁:“看来今日是无法达成一致了,老夫并没有水化秘术的处置权,鬼灯一族也不可能同意以它来交换斩首大刀,请你先回吧,木叶正戴。”

    正戴起身,微微躬身道:“那您老休息吧。哦对,火影大人已将斩首大刀的处置权完全交托于我,所以现在……三千万两不能交易。

    我坚持要水化秘术,或者与它等价值的特殊秘术。”

    碧忿然:“你……”

    鬼灯满月亦怒意升腾,却又未发一言,拦住了要送正戴离开的再不斩,目光投射向元师。

    元师轻叹点头,闭上双眼。

    “谈崩了啊,水化秘术果然不是那么好弄到手的。”走出正厅,正戴咕哝一声,扫了眼还在劈砍木桩的辉夜流,迈步向外走去。

    刚刚谈话时并未关门,也并未压低声音,所以辉夜流基本全程听到了里面的交谈内容。

    此时听闻正戴脚步声,不由停止挥刀,转头哼道:“喂!”

    “嗯?”正戴转头,眼神略眯。

    有过上次被正戴视觉幻术警告的经历,辉夜流对上他双眼,不觉不自然地偏头,随即恼火正回。

    “你这家伙,居然敢讨要鬼灯的水化秘术?真是不知进退。”

    “关你屁事。”

    辉夜流双眼一红,渐渐摆出嗜血狰狞的表情:“呵,中忍考试第三场,与我分到一组的那个女孩,听说是你的同班同学?你们木叶对于同学情谊,似乎很是看重?”

    正戴眉心一拧:“嗯?”

    辉夜流晃了晃手上的刀,低沉道:“野原琳对吗?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啊,可惜了。”

    “怎么,你要追她?不行,你长得太丑了。”正戴淡淡道。

    辉夜流一怔,咬牙恨声道:“别扯开话题!那个女孩子脸上的两道油彩倒很是独特,只是不知再加两道疤痕,会不会更加漂亮呢?”

    正戴嬉笑的表情立收,面无表情,向辉夜流走近几步:“你刚才说的什么?我没听清。”

    辉夜流心中微慌,又强抑不安躁动,立在原地道:“你没听错,如果第三场考试前,斩首大刀没有交还到我手中,你最好祈祷,那个女孩能及时弃权,否则……哼!”

    正戴眯起眼,忽然摇头一笑。

    “蠢货,蠢得没救了。”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蠢货。”正戴忽然压低声音,道:“是元师长老交代你这样做的吧?用琳来威胁我还刀,以斩首大刀归属你为筹码,在谈判前就做好了谈判失败的后手?”

    “但你以为这种威胁,真就能让我归还斩首大刀?不会的,我哪有那么容易被威胁,元师长老老奸巨猾,也不会那么天真的。”

    “你看,我们交流了这么久,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出来,为什么?

    他们在等,在等你把我激怒,然后我把你打伤,方便收拾局面。

    你的小小威胁换不来刀,你的重伤才有分量,蠢货!”

    辉夜流眸光血红,持刀的右手抖动,怒意升腾,居然……该死的!

    “想明白了?吃一堑长一智吧,小朋友。”正戴忽然探手,拍了拍辉夜流的脸颊,转身而去,“真蠢。”

    “……混蛋!!”

    银芒掠空,刀光闪现!

    辉夜流恼羞成怒,持刀正劈正戴后脊,正戴‘大惊’回身。

    血光飞溅,辉夜流感受到刀斩过血肉之触感,不由嗜血狞笑。

    欲再劈砍,眼前却忽被阴影笼罩,眼角余光对上正戴含带笑意的目光,心底一沉,悚然而惊!

    轰!

    “竟然偷袭我?!去死!”

    正戴大喝着,鲛肌连挥!

    轰!轰!轰!轰!

    正厅内,雾隐村忍者们急窜而出,见到的是满脸苍白,虚弱地捂着胸前潺潺流血刀口的正戴,以及扑倒坑中,奄奄一息的辉夜流!

    元师瞳孔骤缩:“这孩子居然不惜……该死的,辉夜家的蠢货,果然不能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