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创造真实世界 > 第202章、咸党万岁
    202

    …

    李策想过自己一番话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但,他绝对想不到,他一番话带来的影响之大、之广,远超他的想象!

    自第二天清晨开始,苏靖所创建的清溪书院外的山林之中,便陆续出现许多搜寻之人。

    很快,他们就接近了苏靖所在山峰。

    这座山峰,原本的名字苏靖有几个腹案,诸如帝踏锋、灵山等等,诸如此类的名字苏靖起了很多个,但决定还是以书院名字来命名——清溪山。

    而与此同时的苏靖则正在弄豆腐脑吃。

    对于豆腐脑,苏靖是坚定的咸党,至于甜豆腐脑……

    那玩意真的能吃么?

    苏靖对此很质疑。

    苏靖喜欢吃糖,但是对于甜豆腐脑,抱歉,无法想象这两者混合起来,口感多么的糟糕,大概,好像,应该和加了糖的鼻涕差不多的样子。

    最终,苏靖在碗内撒上一些花生,端着豆腐脑出了厨房:“热腾腾的豆腐脑来了!”

    院子里的石桌上摆放着油条、煎饺、豆浆、咸菜、萝卜干以及大肉包子!

    早餐开始了,橘橙在一旁吃着奈儿准备的食物,苏靖和奈儿也坐了下来吃着早餐,闲聊着。

    橘子一边吃,一边看了看苏靖,吃了几口,猫瞳里流露出莫名的神情,忽然停了下来,顺着石凳跳上了石桌,盯着豆腐脑朝着苏靖“喵呜,喵呜”的叫着。

    苏靖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着大肉包子,对于橘子的叫声,很是没好气地赏了一个白眼:

    “别闹,你不能吃咸的。”

    “喵呜!”橘子有些不甘,但并未放弃,它看似漫不经心的迈着婀娜猫步游走在石桌上,不经意间就来到了苏靖身侧,做贼似的不经意间就生出了鬼祟的猫爪,朝着豆腐脑伸出了魔爪。

    “啪!”

    苏靖毫不客气的一筷子打了下去,目光含着警告。

    “喵呜。”橘子的声音弱弱,一双猫瞳湿润,好似下一刻就会流出泪花来。

    苏靖瞥着橘子,知道这货,其实并非真的想要吃豆腐脑,只是欲和奈儿攀比,但奈儿给它准备的食物,才是真的适合它,并且富有营养物质的。

    正欲说话,神情忽然一动,目光投向山下。

    …

    常毅乃是临安常家家生子,昨天下午得到的消息,他们连夜赶来,颠簸了一夜,身子骨都有些松散了,精神早就萎靡不振,但家主发下话来,只要找到清溪书院,赐田百亩!

    要知道,如今的大周天下,早已不是周初之时的一夫狭五口而治百田,一家能有三十亩就已经算是了不得了。

    整个大周人口足有五千余万人,而如今,足有两千余人成为佃户、奴隶,周天子所在周边,情况倒还好,但是偏远地方,则已经足有七八百人没有田亩,也无一技之长的存在。

    这些人整日无所事事,要么成为成为游侠,要么成为山贼。

    由于大周尚武,常年与鲜奴交战,并不禁兵刃,导致各地虽然未曾出现反叛之人,但也骚乱不断。

    现在的具体情况就是,大周和鲜奴对峙,而豪族士族则为了一己私欲,不断扯后腿,而世家门阀即将成型。

    君权和臣权的对抗此刻也越发尖锐。

    对于君王来说,朕即天下!

    而臣子则大多数都出自士族、勋贵之中,不仅仅是上品无寒门,就连下品以及胥吏大多数时刻也见不到寒门的影子。

    或者说,到了这个时候,所谓的寒门的定义已经截然不同了。

    大周初立,自然是家境贫寒,而到了如今,家资在两万钱之上,百亩田产,但却没有足够的背景的,才是寒门。

    饶是如此,寒门存在也被许多人鄙夷、排斥,甚至打压。

    而对于这些臣子来说,君王好好端坐着盖印就行,别想一出是一处。

    因为他们本身所在的阶层,就代表了他们非常厌恶变数,最好日日如昨日,年年如今朝。

    更多的,则是限制君权后,他们就可以放飞自我,再也不需要顾忌什么。

    尤其是在废除肉刑之后,这些士大夫就已经放飞了一部分。

    而对于常毅来说,政治什么的,距离他太过于遥远了,但是只要找到清溪书院所在,他就可以得到百亩田地,就算是下田那也是丰厚啊!

    原本一天一夜没有休息的常毅,此刻强打着精神,探索着这方山林。

    伴随着他逐渐深入,不知何时,周遭雾气渐重,而常毅的睡意也随之浓烈,若非百亩田地的刺激,恐怕早就睡去。

    常毅心中有一个预感,此处雾气有异,这清溪书院八成就在附近!

    脚下步伐快了几分,就在这时,一步踩出,一股不可遏制的睡意,犹如洪水,势如破竹般撕破常毅那脆弱意志,令他陷入最为深沉的睡眠之中。

    而当常毅睁开眼,就察觉自己精神格外饱满,但紧跟着,脸色一变!

    “考核失败”

    这四个云雾凝结而成的大字直直悬浮在他的眼前,直到过了几分钟,这才随风,化作一缕缕青烟消散。

    常毅直愣愣的看着那四字消散后,心里忽然落空空的,仿佛丢失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他绞尽脑汁,苦思冥想自己什么时候接受过考验,却是明显察觉到,自己似乎在梦中经历了另一个人生,只不过此刻却是万万想不出来,那梦境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原本常毅并无他想,他很清楚自己就是个家奴,而那清溪书院的主人,可是开悟了道祖李策的存在,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他这样的人。

    但是现在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甘。

    若是没有机会,倒也罢了。

    但是如今,明明有着机会,有着考核,只要通过考核,他就是道祖师弟!

    那是何等的尊贵?

    但梦境中的自己却生生的错失了这样的机会!

    这如何令他甘心,如何不令他恨的咬牙切齿?当然,这恨的,自然是他自己!

    一时之间,他竟然忘了回去传信,不甘心的在浓雾里四处游荡,希望再来一次,但却迟迟没有回应,足足过了大半天的时间,腹中饥肠辘辘,这才不甘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