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的泰坦之旅 > 第七十四章:魔瘾之灾与唤神
    温和的海浪轻轻拍打着码头,金色的阳光洒遍这处造型优雅艺术的建筑群,不过此刻的阳帆港却是显的冷清无比。

    高等精灵的各种船只此刻全部停靠在码头上,在全境封锁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商业贸易船队前来阳帆港停靠了,而唯一能够继续出海的,也就只有那些小型的渔船了。

    一队来自晴风村的破法者卫兵无聊地打着哈欠,随意地按例巡视了一圈,这种完全就是走个过场的形式让卫兵们特别厌烦。

    这一点也不奇怪,风行者家族难不成还敢违抗太阳王陛下的命令?

    前些日子,听说风行者家族的扛把子奥蕾莉亚游侠将军和暗夜精灵走的非常近,这引起了银月议会的极度不满。

    这女人也真是愚蠢,难道她以为凭借着那些远在无尽之海对面另一个大陆上的暗夜精灵,就可以公然违背太阳王陛下的命令了么,真是可笑至极。

    就算你是被泰坦神尊看上的女人,那你现在不也还没成为神后么。

    当年的巨魔战争都过去这么久了,说知道泰坦神尊对你还有没有兴趣了。

    现在好了吧,所有的贸易都被禁止了,风行者游侠没有了外界援助,看她们还能硬气多久。

    “要我说,那些游侠真应该全部取消编制,回家去当农夫。。。奎尔萨拉斯只要有法师和破法者就足够了,不是么。”一名破法者卫兵嘟囔着。

    “哈,别想这些和你无关的东西了,快点结束这场该死的巡逻,我的喉咙要干燥的裂开了,这阳光对我的皮肤可不好。”同伴无所谓地回道,心思都已经飘回了环境舒适的晴风村。

    而在逐日者王庭,银月议会的议员们更是一副情况尽在掌握的样子,现在就等着奥蕾莉亚自己送上门来求饶了。

    接着嘛。。。他们就可以借题发挥,在游侠部队中安插王庭的人手了,嗯。。。奥蕾莉亚是不敢幻想了,但她那那个妹妹可都是有名的大美人,是不是应该趁机联姻一下,加强一下自己的家族势力?

    太阳王阿纳斯特里安最近心情也是不错,暗夜精灵的政治打击似乎没了下文,奎尔萨拉斯国内也是一片祥和,没有了讨人厌的巨魔,现在游侠部队也马上便会老实了。

    这样才对,奎尔萨拉斯是独立的国度,高等精灵也不是暗夜精灵的藩属,这里的俗世政权,必须要遵从太阳王的命令。

    等到国内情势稳定下来,来自暗夜精灵的影响力全部淡化干净之后,再回过头来,去和暗夜精灵进行接触,缓和一下两者之间的关系。

    到时候木已成舟,看在双方同宗同源,又信奉同一个神灵的份上,暗夜精灵估计也就会放弃了。

    一个完美的计划,不是么。

    不过左等右等,等了几个月过去,游侠部队那边竟然没有丝毫的抱怨和投诉,仿佛他们的补给每个月依旧都是给的足足的,一天三次的例行边境巡逻更是从未间断过,时不时还来个露天篝火聚会,小日子过的简直美滋滋。

    这怎么可能,他们的物资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仅凭着风行者家族的那些地产资产,还有几座庄园的补给,根本就无法填补上整个游侠部队的大窟窿。

    “陛下,我们也很奇怪啊,游侠部队现在的补给量,绝对不足以维持平日里的正常运作,除非。。。除非他们获得了一条不为人知的补给渠道。”负责补给后勤的议员大声喊冤。

    隐蔽的补给渠道?怎么办到的?

    有着符文石魔法护盾的全境笼罩,任何出入的海船必定会被银月议会第一时间得知。

    不过他们很快就没有心思去对付奥蕾莉亚了,因为胡老板开始放大招了。

    他掐断了当年对太阳之井的魔瘾压制,而没有了泰坦神力的时刻压制,那积压了许久的魔瘾瞬间呈井喷式地爆发了出来。

    奎尔萨拉斯这下直接炸锅了。

    许多高等精灵在一瞬间便被魔瘾吞噬了理智,成为了野兽一样的失心者,他们疯狂地攻击着周围的一切,汲取着一切含有魔力的物体,甚至是另一个生命。

    这场魔瘾之灾爆发速度之凶猛,让所有人甚至都来不及反应,一些小村庄在顷刻之间集体沦陷。

    阿纳斯特里安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把这当一回事,他和银月议会都认为这只是偶然的几起魔力失控罢了,估计又是哪个疯狂法师的疯狂试验出岔子了。

    但当他们自己也开始出现魔瘾那种标志性的精神极度痛苦的症状后才突然醒悟,这是大规模的!全种族的!

    而且另一件事让他们目呲欲裂,往日里笼罩在太阳之井的那层泰坦神力此刻已经消散不见了。

    长久以来的神力庇护,让高等精灵已经习惯了几乎没有魔瘾侵扰,将魔瘾压制在最低的限度,就如同前世的烟瘾一样的程度,他们甚至觉得魔法之神理应庇护自己的信徒,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现在,烟瘾瞬间变成了毒瘾,魔法之神抛弃了他们。

    如此猛烈的当头一棍让所有高等精灵清醒了许多,魔法之神萨罗达尔不是活,现在神灵很愤怒,而神灵一愤怒那他们这些凡人就遭殃了。

    “哈哈哈,姐姐,那群老混蛋现在吃苦头了,泰坦的神力不再庇护他们了!现在银月议会的那帮老混蛋都在忙着保命,根本没工夫来对付我们了。”

    希尔瓦娜斯一脸幸灾乐祸和快意的神色。

    奥蕾莉亚则是有些不忍,“我知道,但是这样是不是有些。。。残忍?许多同胞都堕落成了野兽一样的失心者,那毕竟都是我们的同胞啊。”

    希尔瓦娜斯闻言撇了撇嘴,无所谓地嗤了一声,她和自己这位好姐姐的性格完全不同,温柔和仁慈对她来说是种无用的东西,会让自身变的脆弱。

    “你没有发现么,和我们风行者游侠亲近的法师们并没有出现任何魔瘾发作的症状,还有那些信奉真理之眼而不是信奉太阳之井的法师,他们也同样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

    奥蕾莉亚愣了愣,继而明白了什么。

    “你意思是这是一场有目标的。。。神罚?”

    “没错,这就是神罚,一场针对银月议会和那些贵族走狗的神罚!”

    希尔瓦娜斯盯着姐姐回答道。

    姐姐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善良,那些想要针对风行者游侠的同胞,他们死有余辜。

    那群恶心的老家伙,有许多甚至不仅仅只是想架空游侠部队,还想与风行者家族联姻。

    如果没有神罚,那些老家伙很可能现在就已经开始朝自己和温蕾莎动手了,自己可不想为了什么家族发展的大义,去伺候那些老家伙,或是他们的那些娘炮儿子。”

    姐姐太仁慈,但自己不一样,那些敌人必须要死,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比如。。。沟通神灵。

    想到就做,希尔瓦娜斯寻了一个借口外出,并猎杀了一个四处游荡的失心者,挖出了那带有魔力波动的心脏。

    虽然身为游侠,但只要是高等精灵,基本上都会一些杂七杂八的能量魔法。

    希尔瓦娜斯双手捧着仍在滴血的魔力心脏,将意识沉浸在其中,利用残余的魔力,开始呼唤那位泰坦神尊萨罗达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