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的泰坦之旅 > 第三百七十四章:狗蛋之手与接连告破
    墨绿色的邪能烈焰遍布在整个大厅中,烧灼着房间里四处可见的天灾骸骨堆。

    而那些不停复生的亡灵天灾只能忍受着邪能烈焰的烧灼,如同跨过火墙的烈士一般,前赴后继地冲向大厅中央的可怕敌人们,不过他们的行动注定是徒劳的。

    收割者戈提克站在大厅二楼的护栏边,阴冷地看着下方那群面露狞笑的邪兽人术士们。

    “大名鼎鼎的古尔丹,竟然成为了那个泰坦神灵的走狗,真是令人发笑……加入我们,你想掌握神灵的力量?天灾军团可以赐予你永生的秘密!”

    古尔丹闻言立刻嘶哑地笑了起来,“至少我还有些眼光,选择了泰坦神灵……而你,戈提克,看看你自己可悲的模样,在那个巫妖王的控制之下,如同一条没有自我意志的可怜蛆虫。”

    说到这里,古尔丹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噢,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可笑的巫妖王,听说是一个兽人的灵魂,是你们这条时间线上的耐奥祖?哈哈哈哈……我那个可悲又可怜的萨满老师,那个无能的废物老东西,不管放在哪个世界,果然都是一个无知的蠢货。”

    说罢,古尔丹挥了挥手中的法杖,身后的两名末日守卫立刻加入了邪兽人术士们屠杀亡灵的行列,老兽人另一只手则是朝着戈提克举起,一道完全由浓郁邪能能量构成的利爪呼啸着袭了过去。

    古尔丹这个术士,很多时候人们都会忽略了他无比强悍的力量,只是关注于他那狡诈的思想,其实这是错误的。

    这位老术士,他的力量之强,完全可以正面硬撼德拉诺世界的元素领主。

    戈提克的身边立刻浮现出了一层深灰色的暗影死亡能量护盾,不过随后他便发现自己失策了,因为古尔丹攻击的是他所在的露台,并不是他本人。

    跌落在大厅中的戈提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整了整自己腰间的那串灵魂之铃,铃铛顿时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作为一个玩弄和操纵灵魂的大师,戈提克一身的本领都和精神方面有关。

    古尔丹不屑地咧了咧嘴,嗤了一声。

    “精神打击?你可真让我有些失望,死掉的人类……我不远万里赶来这里,不是为了欣赏你这些脆弱无用的小花招,你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

    话音落下,一股散发着剧烈波动能量陨石凭空浮现,朝着戈提克狠狠砸去,这是古尔丹之手,俗称狗蛋之手,可谓是原滋原味的原版。

    虽然戈提克勉强挡下了这一击,但随后他发现自己被包围了。

    古尔丹之手同时召唤出了一大群邪能小鬼和地狱犬,并且离开开始围攻中间的戈提克。

    紧接着,古尔丹举起自己那挂满了骷髅头的法杖指着戈提克,法杖顶端瞬间凝聚出一发混乱之箭。

    这一幕如果让冒险者术士们看到,肯定要剥光了古尔丹,缠着他套出瞬发混乱之箭的技巧来。

    瞬发混乱之箭啊!而且还是接连不断的机关枪式瞬发,还讲不讲道理啦!还让不让人活了!

    当然,作为术士的祖师爷,三系法术精通,所以与之一起的,自然还有一连串各式各样诅咒,戈提克顿时感觉自己的行动以及思维都迟缓了许多,就连法力凝聚的速度也被压制了至少三分之一有余,更别提那些腐蚀术和鬼影缠身之类的伤害性诅咒了,时刻摧残着戈提克那冰冷僵硬的身躯。

    总而言之,简单浓缩一下:在下第一术士,你又是什么狗东西?

    戈提克躲闪不及,硬抗了连续几发混乱之箭,身上套着的暗影护盾猛地破碎,胸口处也被接踵而至的第二发混乱之箭给烧灼的焦黑了一大块。

    收割者试图进行反击,一道道精神尖刺如同暴雨一般朝着古尔丹劈头盖脸地射了过去,后者也不慌乱,邪能烈焰构成的火墙将攻击尽数挡了下来。

    古尔丹打的不紧不慢,颇有种慢慢折磨人的恶意。

    但戈提克却是愈发着急,大厅内的亡灵已经快要被清理一空了,等到那些邪兽人术士腾出手来,他可不会认为古尔丹会心存荣耀,和自己继续玩一对一的决斗。

    ******

    与之同时,瘟疫区。

    肮脏的希尔盖一脸疑惑地看着急匆匆朝自己跑过来的瘟疫使者诺斯。

    “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到我这里来?你的实验室这么快就被攻破了么?”

    诺斯似乎跑的气喘吁吁,朝着希尔盖一边摆手,一边慢慢靠近。

    “他们人数太多了,蜘蛛区已经完全沦陷了,现在他们已经打到了我的瘟疫实验室,所以……”

    这时,瘟疫使者诺斯突然掏出一把涂满了自己研制的超剧毒毒液的长匕首,猛地扎进了希尔盖的心脏位置。

    “所以……我认为攻破的速度应该更快一些。”

    希尔盖死死地抓着诺斯的手臂,瞪大了眼睛发出额额的低声嘶吼。

    他不明白瘟疫使者诺斯怎么就突然反叛了,没有丝毫的征兆。

    瘟疫毒液瞬间流遍了他的全身,迅速摧毁着体内的一切。

    即便希尔盖已经是亡灵的形态,但这种瘟疫毒液就如同硫酸,疾速腐蚀着他的肉体和精神。

    希尔盖那原本就已经僵硬的灰色皮肤上,此刻密密麻麻出现了许多漆黑的纹路,毒液在他早已无用的血管中流动。

    最后,肮脏的希尔盖猛然倒地,尸体发出兹拉兹拉的腐蚀声。

    瘟疫使者诺斯诺斯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幸好幸好,我还以为不管用呢。”

    得到了信号的联盟远征军,银色黎明以及血色先锋军立刻开进了瘟疫区深处。

    根据诺斯的情报,整个瘟疫区唯一有威胁的敌人,就只剩下一个名为洛欧塞布的天灾真菌巨人。

    黑女王法琳娜面带微笑走到诺斯身边,抬起手掌轻柔地抚摸了一下他的脸,后者立刻露出满足的笑容。

    其实诺斯心里非常明白,黑女巫法琳娜根本就不爱自己,这个残忍狡猾的女人不会爱上任何人。

    但诺斯非常爱她,当年的诺斯就是因为法琳娜这个心上人的邀请,才加入了诅咒教派。

    要说对巫妖王有多少忠心,诺斯是没有一丁点的,他完全就是为了能和法琳娜在一起,才甘愿变为了瘟疫使者。

    黑女巫同样非常清楚诺斯对自己的感情,只不过她立刻将这一点当作了自己的筹码和利用点。

    而自己所要付出的,只不过是一点廉价的笑容和虚伪的温情,何乐而不为呢。

    感情对于这个女巫来说,完全就是无用的废物,她只关心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