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的泰坦之旅 > 第四百三十八章:军团与痴情
    宇宙,阿古斯星球,安托鲁斯燃烧王座。

    阴暗的大殿之中,欺诈者基尔加丹陷入了深深地忧虑之中。

    他倒不是在担心那艘失踪的邪能战舰具体下落,欺诈者当然也考虑到了那艘战舰可能是被俘虏了,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先不说战舰中所蕴含的科技程度,就足可以让艾泽拉斯世界那种原始土著一般的技术等级摸不着头脑,就说战舰真的被成功逆向研究了,所耗费的时间那必定也是天文数字,而到那时,燃烧军团的邪能战舰早就更新换代不知道多少次了。

    对于燃烧军团的武器大师,总工程师金加洛斯,基尔加丹有着无比的自信。

    金加洛斯这个体型无比庞大的特殊恶魔,他对于杀人机器的研发无比狂热,魔能机甲,邪能战舰,以及正处于研发设计阶段的加洛西灭世者,都是出自于他的手。

    而且这名恶魔为了更有效的进行研究和制造,他甚至将自己融进了那座巨大的邪能工厂之中,其身体也被大幅度改造,成为了半机械化的怪物。

    艾泽拉斯世界可没有如此疯狂的战争工程师。

    基尔加丹担心的是外域世界目前的战况。

    军团紧赶慢赶,火急火燎的快速行军,终究还是没能赶在那个泰坦萨罗达尔带着军队前来外域世界之前,摧毁黑暗之门。

    俗话说的好,兵对兵王对王,小强对蟑螂,这是永恒不变的战争法则,所以在至高神主萨格拉斯回归之前,燃烧军团实在不想去招惹那个泰坦萨罗达尔。

    只可惜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时候你不想招惹别人,别人反而时刻想要过来主动撩拨你。

    那个泰坦萨罗达尔,他就是个邪恶的疯子,他不理解燃烧军团的崇高使命,更不理解至高神主的伟大计划,所以泰坦萨罗达尔就是邪恶和混乱的代表。

    我们为了宇宙的新生而战,为了消灭虚空大君而战,你这个疯子泰坦能不能别来添乱!

    嗯。。。被燃烧军团定义为混乱和邪恶,胡老板应该也是开天辟地头一份了。

    不过你想让胡老板别给大家添乱,这个美好愿景应该是无法实现了,胡老板现在可是蹦跶的欢快。

    再加上前不久,那个泰坦再次强行召唤了新的恶魔奴仆,邪能领主扎昆不幸中枪,被硬拉到艾泽拉斯世界就职去了,根本无法反抗这种神级的恶魔征召。

    而燃烧军团最近的计划以及大量的秘密情报,扎昆作为高阶领主,也是知道不少,他肯定也全都捅给那个泰坦了。

    不过让基尔加丹感到万幸的是,扭曲虚空封闭了这种神灵征召的方式,堵上了这个作弊漏洞。

    似乎是那个泰坦在解除了与艾瑞达萨格蕾军团的契约之后,又强行扣留住了所有的艾瑞达,不让她们返回,这种违反宇宙起源之初规则的作弊行为,也就只有泰坦具有这个能力了。

    按常理来说,解除了契约之后,恶魔便会返回扭曲虚空,或是他们之前的所在地,那你萨罗达尔偏偏不同意,非要扣着不放人,这就有点过分了。

    所以邪能领主扎昆应该就属于是最后一个受害者了。

    而仗打到了现在这个局面,到底是全面撤军,还是继续不惜一切代价猛攻黑暗之门?

    这个二选一的抉择让欺诈者沉思了起来。

    外域,影月谷,黑暗神殿。

    燃烧军团的攻势暂时停止了,黑暗神殿暂时安全,没有了陷落之危,所以伊利丹又回到了他经常呆的神庙顶端平台上,整天蹲在那里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神神秘秘的。

    “故乡的军队已经打过来了,目前地狱火半岛的局势一片大好,联军正在向着赞加沼泽方向推进,我们是要前去配合,还是继续留在这里稳固影月谷的战况?”

    玛维影歌坐在旁边,仔细擦拭着自己的那对锋利圆刃。

    此刻,这位守望者并没有戴着平时那种密不透风的特色头盔,清秀的暗夜精灵女性面貌无比少见地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伊利丹闻言撇了撇嘴,继续蹲在一边吸收着古尔丹之颅中的邪能能量。

    “蠢女人,当然是留在这里,继续稳固影月谷的战况了,黑暗神殿是我们的根基,不容有失,神皇陛下无人能敌,根本不需要我们的支援,说话前动动你的猪脑子。”

    不过这一次,玛维很是难得的没有与伊利丹斗嘴,神色有些惆怅。

    “恶魔,我们还能回到艾泽拉斯故乡么?我想念黑海岸的森林,想念灰谷的细雨,甚至破碎群岛的那个阴暗地窟都令我无比怀念。”

    伊利丹则是有些惊讶地看了玛维一眼,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蠢女人如此情绪低落。

    不过恶魔猎手同样没有继续讽刺她。

    “会的,我们在外域世界的任务已经快要完成了,不过。。。是你回去,我不回,我会继续留在外域世界,黑暗神殿是我的根基,是伊利达雷的新家,我不会放弃这里,这是我新的使命。”

    玛维闻言,淡淡地扫了一眼伊利丹这个自己的囚犯。

    伊利丹在想什么,她也算是无比了解,与这个恶魔大眼瞪小眼了这么多年,两人之间也算是知根知底。

    “嘴上说着根基和新使命,其实真实想法就是不想面对你那个好哥哥玛法里奥和泰兰德之间的亲密感情还有夫妻关系吧,真是可悲,痴情到这个地步,你也是独一个了。”

    伊利丹没有回答,无比沉默,继续汲取着头骨中的邪能精华。

    玛维轻轻叹了口气,她突然觉得面前这个恶魔一样的伊利丹,其实也不是那么的不顺眼。

    “我。。。被囚禁了一万年,被族人们认为是背叛者,艾泽拉斯世界对我来说已经无比陌生。。。而我唯一熟悉的也就只有我的哥哥还有泰兰德了。”

    伊利丹这时突然开口说道。

    “泰兰德。。。即便在最黑暗的监牢中,她依旧是我心中柔和的月光,但她不属于我。。。”

    恶魔猎手没有继续说下去,重新归于沉默。

    “你应该丢掉那朵花,那东西对你来说,只是束缚与折磨。”

    玛维轻轻地回了一句。

    那朵被伊利丹施加了永固魔法,贴身保存的小黄花,那是泰兰德的记忆,是折磨和束缚的记忆。

    伊利丹没有回答,依旧沉默地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