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的泰坦之旅 > 第四百七十八章:外域的爱与愁
    外域,影月谷,黑暗神殿。

    伊利丹独自一人,如同往常那样蹲在黑暗神殿最高处的露天平台上,默默地盯着手中的古尔丹之颅。

    是的,古尔丹之颅最近不再是为了隐藏“泰兰德的记忆”的幌子了,而是真正的被掏出来仔细盯着发呆。

    玛维影歌那个蠢女人已经离开外域世界有一段时间了,在虚空之战开始之前,她就已经跟随图拉妮神后一起返回了艾泽拉斯世界。

    当时的情况在伊利丹看来,很是有些尴尬和纠结。

    “玛维,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所以随时都可以返回艾泽拉斯世界了,原本我是打算遵循你的意愿,但是帝国的军队现在长期驻守地狱火半岛和影月谷两地,所以你担心伊利丹会擅自搞风搞雨的这个想法,已经不成立了。”

    “我。。。”

    听着泰坦神皇的话,玛维影歌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又似乎在为自己思索着什么理由,又或许是在疑惑自己为何会产生前面的那些想法。

    当时胡老板的表情有些怪异,似笑非笑地盯着玛维,堵住了这位守望者所有找借口的可能。

    这对相爱相杀的万年冤家,如果继续这么持续下去的话,以两人那永恒的生命来说,估计等到暗夜帝国占领全宇宙了,还不会产生什么本质上的变化和突破。

    于是胡老板决定热心地为两人之间的关系加上一把火(也可能是因为单纯闲的蛋疼)。

    最终,玛维带着她的守望者部队,满脸纠结的离开了外域世界。

    伊利丹自然是喜大普奔,很是开心地迎来了自己那渴望已久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好日子。

    终于没人再来念叨和烦自己了!

    在虚空之战结束之后,伊利丹便重新返回了黑暗神殿。

    摆脱了那个固执的蠢女人,自己现在可以一个人吃,一个人喝,一个人战斗,一个人。。。自言自语。

    自己渴望了无数年的梦想终于成真,这位最强大的恶魔猎手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因此变的快乐起来,反而隐隐地有种失落以及寂寞的情绪在内心深处疯狂滋生。

    似乎自己杀戮再多的敌人,巡视再多次自己的领地,内心深处的那些情绪就愈发地强烈。

    最后,虽然伊利丹对此很是恼羞成怒,但他不得不承认一点:玛维的离开,让自己不舍。

    没有了看守者的囚犯,和没有了囚犯的看守者,两者之间其实都是相同的,没有人是真正自由的一方。

    所以自己这是背叛了对于泰兰德的感情了么?

    但随后,伊利丹便回忆起玛维对自己说过的话,“你之所以不想回去,说白了就是不想面对泰兰德和玛法里奥之间的亲密感情,以及夫妻的现实,你只是本能地想要逃避罢了。”

    所以自己深爱了泰兰德一万多年,自己又得到了什么吗?

    似乎是没有的吧,那既然没有,又何来的背叛呢?

    第二次因为感情问题而陷入深深困扰之中的纯情蛋总,就这样蹲在黑暗神殿顶端平台上抓耳挠腮,冷静分析。

    艾泽拉斯世界,卡利姆多大陆。

    玛维猛地从柔软的床上坐起,看着安静的房间,一股浓浓的不协调感油然而生。

    自己。。。并不属于这里。

    自己从来都不属于这个平静祥和的世界,还有这种安稳的社会环境。

    在太阳还没升起的凌晨,守望者便早早地起床,开始了自己新一天的工作。

    她首先会去视察一番由苏拉玛监狱改建而成的守望者监牢,向麾下的守望者们下发今天的命令与任务。

    守望者监牢非常冷清,里面的牢房十个有八个都是空的。

    原因无它,暗夜帝国实在是太平静了。

    恶魔们死的死逃的逃,现在帝国境内除了伊莫塔尔的邪能狗狗军团以及萨格蕾组织的艾瑞达妹子们以外,就没有了其他的恶魔存在。

    守望者们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找到了几名落单的萨特恶魔,这些由暗夜精灵堕落而来的恶魔,如今便是守望者监牢里的常客和老油条,基本上都算是多次进宫了,整个流程那叫一个熟悉。

    去哪儿签字按爪印,去哪儿等着分配牢房,这些萨特恶魔老油条都不用狱卒去说,全自动完成。

    哎呀,这次换到这一间了啊,我和你讲,上次进来的时候我住那边那一间,那一间面积比较大,我能去那边么,你忙的话你就把钥匙给我,我自己过去就好。

    嗯。。。这就是萨特老油条们的现状,已经没皮没脸了。

    至于各种邪恶生物,玛维更是没有找到一个。

    但她每天依旧在努力地视察和搜寻着,不是为了填满监牢,而是为了让自己暂时忘记自己内心深处那种不协调感,以及那种挥之不去的寂寞。

    虚空之战的消息传回艾泽拉斯世界,时刻关注外域世界动向的玛维顿时紧张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担心那个曾经的囚犯,又或者是她刻意催眠自己不知道。

    伊利丹那个恶魔在干什么?伊利丹那个恶魔没了自己监督,会不会胡乱作死?伊利丹那个恶魔就是一个无知的白痴,让他独自领导伊利达雷部队,他那傲慢偏绪状态,自从回归艾泽拉斯世界之后就极为不正常,她被伊利丹那个囚犯给灌了什么迷魂汤?当年那个最优秀的守望者去哪了?

    不过马维对于自己部下们的各种想法并不关心,她决定要解决自己内心的困惑。

    她去了永夜宫,那座雄伟的缚魂者大教堂。

    图拉妮神后在帝国高层中也是极为出名,她的缚魂者大教堂每天都会有许多的帝国子民前来祈祷,或是提出一些困扰自己的问题,又或是寻求逆境之中的指引。

    可以说图拉妮的教堂现在已经和心理开导室一个作用了。

    德莱尼风格的大教堂内部宽敞明亮,一道道柔和温暖的黎明晨光从屋顶散落下来,如同一阵永不停歇的金色细雨。

    虽然是清晨,但已经有许多精灵三三两两地坐在教堂的长椅上,脸色平静地低着头,感受着这份无与伦比的宁静,在晨光的能量细雨中寻找着自己最真实的内心与想法。

    清晨的祷告和唱诗还没有开始,七八名缚魂者牧师轻轻地穿梭在教堂的长椅之间,为陷入困惑的信徒们细心开导。

    “其实你来我这里,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给你。”

    图拉妮的声音从玛维背后响起,随即这位首席缚魂者便坐在守望者身边。

    “能困扰你只有伊利丹,而你不应该将自己的感情问题寄希望于别人帮你来解决。”

    马维闻言更加的纠结,“我不知道我和伊利丹算什么,那个恶魔。。。”

    图拉妮这时轻笑了起来。

    “你可以用恶魔,囚犯或是任何负面词汇来掩盖你对他的不舍,这并不怪你,因为你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

    说到这里,图拉妮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

    “如果你有时间,我可以和你讲一讲我和萨罗达尔的往事,或许会对你有一些启发。”

    马维静静地听着图拉妮的讲述,艾泽拉斯联军入侵错误时间线的时候,自己还在破碎群岛地区,守着被关押在那里的伊利丹,互怼的欢快着呢。

    许久之后,马维听完了那个带着白老虎的奇怪德莱尼大叔和图拉妮之间的故事,不发一言。

    “如果你内心深处是担心他的,那就去找他吧,不要犹豫。。。因为你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好好把握现在,不要让这件事成为以后的遗憾。”

    马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她猛地起身,朝着图拉妮鞠了一躬。

    “感谢您,图拉妮神后,我想我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了。”

    “追寻自己的本心,不要因为表象和那些无用的固执坚持,从而错过了一些重要的人和事。”

    图拉妮看着大步走出教堂的马维,微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守望者,如果没有人来推她一把,她是绝对不明白该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的,这一万年来她根本没有什么私人生活。

    图拉妮和胡老板这两公婆,在不知不觉间默契地配合了一把。

    一个负责推伊利丹,一个负责推马维。

    如果有个感动艾泽拉斯世界十大媒婆活动,这对夫妻档绝逼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