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的泰坦之旅 > 第七百八十六章:暮光终焉
    不过非常不好意思,暂时还换不了台,你怎么也得让人家打完了再说吧。

    暮光高地战场,似乎这根压倒骆驼的稻草还嫌自己不够大,很快又有一波人马抵达了暮光堡垒,加入了联合进攻的行列。

    古尔丹带着他麾下新暗影议会的邪能术士们不请自来了。

    这群术士浑身散发着邪能波动,一些老哥的身体和脸上,还明显显露出接受了深度邪能腐化的痕迹,产生了许多恶魔的特征。

    当然了,与之随行的还有一群萨特恶魔,这群由当年的暗夜精灵堕落而来的恶魔,性格狡诈而且残忍,这次他们算是回归精灵之后第一次出官方任务,所以怎么也得干好这份投名状。

    萨特们狞笑着在堡垒中四处纵火,又或是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虐杀那些被不幸活捉的恩佐斯派系暮光信徒。

    “在我们那个早已经被被时间流吞噬的错误世界,古加尔同样是我的亲信,只不过早早地死掉了,所以既然这里也有一个古加尔,那么我会带走他。。。滚开!”

    古尔丹拄着法杖向前走,同时猛地推开了一名挡了自己路的萨特恶魔,被粗暴推开的萨特也不敢言语,基本上邪能阵营的老哥们都惧怕这名强悍的老术士。

    “他已经被恩佐斯深度洗脑了,古尔丹,他必须死在这里!而且按照你的这个逻辑,你自己的头骨还在伊利丹那里当玩具呢,你也想去找他要回来么?”

    走在旁边的伯瓦尔大公爵斜着眼睛瞥了一眼古尔丹,眼神中满满的厌恶之情。

    作为一个从当年黑暗之潮旧时代一路走来的老一辈人物,他一直都无比讨厌始作俑者古尔丹,哪怕面前的这个是来自错误时间线的另一个古尔丹。

    古尔丹立刻停下脚步,冷冷地看着伯瓦尔,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听别人说起“古尔丹之颅”,而且自己还不能去找伊利丹的麻烦,就算去找了也不确定能不能打的过那位恶魔猎手老哥。

    这简直就是耻辱,另一个无能的自己所带来的旧日耻辱。

    最后还是赛林火心出来打圆场了,不然这两位人兽老哥妥妥的要当场打起来。

    “如果你得到了主人的授权,那么你可以带走古加尔,我会让那个食人魔的思想好好清醒清醒。”

    赛林右侧肩膀上那个圆滚滚胖嘟嘟的大眼球哧溜溜转了几下,随后看向面前怒目而视的两个人,发出声音。

    赛林则是耸了耸肩,表示不是自己说的。

    “啊哈!我就知道你是克苏鲁的血肉化身,不是什么因为暮光能量自主进化而来的独立意志!”

    伯瓦尔闻言转头盯着赛林肩膀上的大眼球,从当年的冰冠堡垒战役到现在,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大眼球说话。

    “我当然有授权,否则这次我就是一个人前来了,永夜神皇对于军队的调动权力可是比谁都敏感,你以为我能未经那个泰坦许可,擅自调动他的邪能军团?”

    既然有了泰坦的授意,伯瓦尔也没什么好说的。

    “回去我就要向里面神主投诉你,我讨厌你们这些阴暗狡诈的术士。”

    “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伪善的黎明骑士。”古尔丹嗤笑了一声,继而拄着法杖继续向前走去。

    总而言之,在三方的联合进攻下,恩佐斯的暮光信徒正在迅速地全面溃败。

    那个名叫哈尔弗斯碎龙者的双头巨人,以及两头最强大的暮光龙,瓦里昂娜和瑟纳利昂,他们深刻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无尽恐惧。

    赛林火心一阵剧烈颤抖,随即这名高等精灵的躯体便开始迅速扭曲。

    他的躯体如同一块橡皮泥,开始不断地增生扩大,最后变为了一块巨型的蠕动肉块,上面布满了数不清的眼球以及尖刺触须。

    卧槽尼玛!这还打个球!

    我们只是恩佐斯的精英信徒罢了,结果你这个恩佐斯的同胞亲自上阵,这不是欺负人嘛!

    哈尔弗斯碎龙者智商不怎么高,生性残暴,除了一手牛批轰轰的驯龙技术以外,就是一个只会挥舞着大棒砸人的高山巨人。

    克苏鲁的血肉触须牢牢地捆住了他,然后抽离了他的意志,丢进了自己的呼唤之中好好享受去了。

    不同于那个二愣子高山巨人,瓦里昂娜和瑟纳利昂这两头暮光龙的智商可就高多了,见机不对,二龙果断就投了,表示愿意改换公司,跳槽去克苏鲁的暮光之锤打工。

    大厅更深处,恩佐斯的升腾者议会也宣告覆灭。

    他们遭到了数量十倍于他们,但个体实力却相差不大的克苏鲁麾下的升腾者围攻。

    没有人会开无双,也没有主角光环在这里,所以这三名精英升腾者在徒劳地抵抗了十几分钟之后,便被分割包围,然后一一击杀。

    至此,除了残余的暮光信徒渣渣杂兵以外,敌人就只剩下了盘踞在堡垒深处的古加尔,以及暮光大主教本尼迪塔斯。

    克苏鲁的肉块依旧在疯狂增生,这位上古之神似乎打算将整个暮光堡垒完全占据,变成自己的第二据点。

    联军踩着柔软的蠕动肉壁继续向前进攻,每个人的表情都是说不出的恶心。

    目光大主教本尼迪塔斯则是看着正在从走廊墙壁上漫延过来的活体血肉,表情无比阴沉。

    大厅中的无面者部队已经冲了上去,与肉壁中不断涌出的敌对无面者展开了厮杀。

    但绝对的数量差距摆在面前,恩佐斯的无面者很快便被淹没了。

    “本尼迪塔斯,你这个王国的叛徒,以为你那个邪恶的主子可以继续保住你么?你将被押回暴风城,在全国民众面前接受审判!”

    伯瓦尔大步走进了圆形大厅,抽出金色与白色相间的大元帅长剑,指着大厅深处的本尼迪塔斯。

    “愚蠢的凡人(篡位者之子!)你们的所作所为毫无意义(劣等神之种!)。。。你不要打断我说话!(听啊,听啊,听啊!主人渴望杀戮!)万物归于混沌,万物终将消亡(混乱,混乱!)!你今日的努力也终将无济于事(混乱,混乱,一切都将终结)!没有凡人能活着见证这一切,你们的末日即将来临!”

    本尼迪塔斯身边,身躯庞大的古加尔,他肩膀上的两个脑袋同时大吼起来,然后一个脑袋让另一个脑袋闭嘴,另一个脑袋不闭嘴,于是古加尔自己和自己吵了起来。

    这时,古加尔看到了缓缓走了进来的古尔丹,两个脑袋同时愣了一下,暂时停止了自己和自己吵架。

    “我好像认识你(好像认识!为什么我们不确定?思想出了问题!)?你是。。。老主人古尔丹(古尔丹!古尔丹!是死在墓里的老主人!)?这怎么可。。。(奇怪!很奇怪!)你闭嘴!不要打断我说话!”

    因为受到了恩佐斯长年累月的低语影响,古加尔此刻的思维极度不稳定,面对古尔丹这个老主人,他的思维产生了严重的混乱,并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古加尔的胸口上,几只小型眼球疯狂转动着,扫视了一圈大厅中的入侵者,又看了看正在占据整个大厅墙壁的克苏鲁活体肉块。

    随后,恩佐斯的眼睛猛地收缩,从古加尔身上消失了。

    敌人无法阻挡,同时又不想暴露自己的恩佐斯果断选择了潜逃。

    至于本尼迪塔斯和古加尔,只是两个可有可无的凡人信徒蝼蚁罢了,无所谓。

    暮光大主教本尼迪塔斯立刻感觉到恩佐斯抛弃了自己和古加尔,恩佐斯赐予的力量正在急速消退,大主教立刻瞪大了眼睛,露出绝望的疯狂。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