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地师后裔 > 第113章 肝肠寸断
    我拼了命的往外逃,原本想止住让自己不哭,但是那眼泪却自己往下落,根本就止不住。

    我感到肝肠寸断,感到悲痛万分,又感到无比的自责。

    一边往外逃,脑海里却不断的浮现着陈国栋老爷子的画面,像放电影似的,一幕幕不断的闪现着……

    一会儿脑海中浮现的是在我小的时候,那次走夜路途经鬼村的情景,我背着一块墓碑,是陈国栋老爷子救了我,要不然我那次就死在了鬼村。

    一会儿浮现的是,爷爷被害的那晚的情景,家门口遇到的神秘赶尸人,还有布置在家门口的黄泉路。那次,也是陈国栋在身边,我才能逃过一劫。

    这一次,大劫来临,他又出现了,而我也又一次的大难不死。只不过,这一次他为了救我,他把自己的命给赔上了。

    我这一辈子活到现在,遇到三次危险,三次都是因为他的出现,我才得以捡条小命活下来,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光是这份恩德,就如同再造之恩的父母,亲人。

    爷爷死后,我就一度的觉得自己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一度的认为自己是个孤苦零丁的人。没有了家,也没有了亲人。直到在南昌陈国栋把我留下来,告诉我,算命馆就是我的家。

    那时,孤零的我,终于再次有了家的感觉,有了亲人的关心和温暖。我也确实把那当成了家,把陈国栋当成了亲人,和爷爷一样,是我最亲的爷爷。

    可是,谁能想到,好不容易有了一位亲人,一位爷爷,如今这么快就又没了?

    这种失去亲人的滋味,悲痛的让我想仰天嘶吼。

    我不断的自责着自己,陈爷爷是我害死的。

    若不是我,他就不会死在这里。

    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注定了不能拥有亲人,谁做了我的亲人,就会给谁带去厄运。生来,父母就死了,接着是爷爷。陈老爷子把我当成了他的孙子,结果陈老爷子也被我害死了。这一切的一切,可不就是这样吗?

    我突然恨死了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认陈国栋做爷爷,恨自己为什么要留在南昌,留在算命馆。如果我不留下来,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此时,如果我能有一面镜子看到自己,我肯定会发现,我的样子极度的恐怖,犹如失心疯一样,眼泪、鼻涕流了满面,面色狰狞,像个疯子。

    是的,因为此时的我,真的在怨恨自己,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个不祥的人。我就不该有亲人。

    我想,别人是无法体会到我此时心中是有多么的愧疚,因为自己的冲动和冒失,结果连累了这世上唯一的一位亲人,这种愧疚感,甚至我宁愿死在里头的那个人是我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逃出去的,只知道当我清醒过来时,自己已经来到了外面。

    陈二狗见到我出来,看到我的样子,吓坏了,一把将我从井里拉了出来,就问我:“师弟,你咋了?”

    被他连问了两句,我这才回过神来,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愧疚的对他说:“二狗,对不起,老爷子他……他出不来了。”

    “什么?”

    陈二狗一听这话,大骇。看了一眼井里,确实不见陈国栋出来,不由急了,赶紧问我:“爷爷他……他怎么了?”

    “我在里面遇到了僵尸,陈爷爷他为了救我出来,此时估计已凶多吉少了。”此时,我也只好如实讲了出来。

    “爷爷……”陈二狗一声惨叫,然后就要往井里掉,想去救回陈国栋。

    一看到他要下去,我吓了一跳,他要是下去了,这不就是去送死么?所以我赶紧死死将他给抱住。

    陈国栋就是为了救我才赔掉的性命,如果陈二狗又下去出现了什么意外,估计陈国栋老爷子死了都不会瞑目。

    我拦住陈二狗,对他劝道:“你这是去送死,你知道吗?现在得赶紧趁僵尸没上来,把井口给封住。”

    陈二狗眼泪落了下来,好在他尚还保存着一分理智,知道下去是救不了爷爷了,于是只好点了点头,望着井底,不断抹泪。

    而这时,一旁的王校长也听到了我说的话,不由惊慌不已,跑过来问怎么办?

    我想了想,陈国栋叮嘱的没错,此时得赶紧封住井口,绝不能让僵尸出来。于是就赶紧对王校长说:“这里有没有石头、砖头?我们得把井给封掉,绝不能让里面的僵尸跑出来。”

    是的,如果只是用大石压在井盖上的话,肯定压不住的,因为僵尸力大无穷,我是见识过的,而且一时之间,也难以去搬来几百上千斤的大石呀。所以,填埋这口一米深的井,是最容易办到的。

    王校长也知道情况的危急,想了想,立即点头说:“有有有,现在学校正在扩建食堂,那边有很多砖。”

    于是我就说:“赶紧……赶紧派人运砖过来。”

    王校长点点头,立即转身朝食堂方向奔跑而去……

    在王校长运砖头过来的空档,为了防止僵尸出来,我让同学们都去把没用的书本、甚至被子都拿了过来,投入井中,点上火,顿时井里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当然,望着井里燃着的熊熊大火,我和陈二狗都忍着巨大的悲伤,紧握着的拳头,指甲都快陷进肉里去了。因为这火一点,陈国栋老爷子就算没死,此时也出不来了。

    是的,这最后的希望,也因这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荡然无存!只是没有办法,我们必须这么做,没有别的选择。

    不多久,王校长也回来了,有一个建筑工人,开着铲车,运了一堆砖头过来了。

    我示意他们把砖头全都倒进井里,王校长一愣,说:“那之前进去的那位老爷子……”

    “填吧!”我挥了挥手,忍着心痛的感受,因为只有把僵尸给阻在下面,这样陈老爷子的死,才不算白死。

    王校长也知道陈老爷子是上不来了,所以只好点点头,叫那工人把砖头倒进了井里。

    很快,一口一米多深的井,立马就被填平了……

    ps:再求一次,这周qq阅读新书pk,对咱们这本新书很重要,拜托各位下载一个qq阅读客户端,收藏、投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