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539.蛮荒王后
  苍岚铁集中精力认真起来,这邋遢道人却没有跟他战到底的意思。

  刀意所化紫龙,不停游荡,避重就轻,让开对方凶猛凌厉的剑光,一心只谋求脱身。

  苍岚铁面无表情,剑出连环。

  闪电般的剑光仿佛天罚一样在空气里不停纵横交错。

  陈洛阳的分身半海道人不焦不燥,平静与之周旋。

  这半年多来,他本尊闭关修炼的同时,分身血暗天和半海道人也都没有闲着。

  半海道人体内容纳三条黑龙之气,消解炼化它们的同时,他慢慢参悟其中蕴含的龙皇天锋刀意。

  揣摩过程中,一边学习龙皇天锋,同时也没有完全为龙皇天锋所局限。

  他慢慢参悟,根据自己这具半海道人分身的自身特点,打造最适合自己的刀法。

  这其中既有龙皇天锋的力量,也有兜率天罗蕴含的道门真意。

  而那具白玉龙骨,在被苍龙岛主献给“魔尊”前,本就经过苍龙岛历代高手祭炼,其中蕴含苍龙岛些许武道真意。

  这些都被陈洛阳融入自身所学,慢慢融汇为一炉,贯通有无。

  最终呈现出来的结果,就是黑龙之相渐渐消解,反而隐隐呈现紫龙之相。

  不过此紫龙非彼紫龙,自然是跟东周皇族武学无关,只是外形上酷肖。

  苍岚铁觉得半海道人在收着打,没有尽展全力,这判断既正确又不正确。

  一方面确实是半海道人无心与之死战到底,只是静静周旋,等待各方消息汇总再做下一步行动。

  另一方面则是他此刻改良自身刀法,还未完全,需要更进一步揣摩。

  而现在同第十八境的苍岚铁交手,对陈洛阳来说,正是一个不错的磨练机会。

  对方带来的压力是很大,但随着时间推移,半海道人的刀法反而更加圆转自如。

  苍岚铁摸不清半海道人根底,又要提防一边的天河长老,出手间虽然认真,但也多少留一番小心,警惕周围异变。

  而那位天河长老,出手压制燕明空的同时,自然也在提防苍岚铁。

  半海道人出手落在她眼中,同样让她隐隐感觉不凡,却陌生至极,不禁暗自留神。

  两位第十八境的巅峰武圣,都占据了场上主动。

  看起来,他们获得胜利,都只是早晚的问题。

  不过,不管是苍岚铁还是天河长老,都没有掉以轻心。

  防备对方突然突袭自己的同时,也要确保他们在解决燕明空、半海道人之后,还有力量迎战彼此。

  有关血夜雨、解星芒那边的状况,手下人纷纷回报。

  听闻解星芒落到蛮荒中人手里,那位天河女长老顿时暗自皱眉,但没有去追赶的意思,而是专心对付眼前的燕明空。

  此刻在她心目中,燕明空的份量,比血夜雨、解星芒加起来还要更重。

  双方激战,随着时间推移,陈洛阳的分身半海道人尚可支撑,但燕明空那边明显已经后力不济,很难继续支撑下去。

  半海道人冲苍岚铁笑道:“苍岚族长要是再不管那边,那位燕居士,可就要死在天河剑下了,何苦呢?”

  苍岚铁不为所动:“你跟那姓燕的小妮子一起来青雾山脉找血夜雨,想来也是为了他手上幽冥剑术。

  既然如此,除了那姓燕的小妮子以外,你怕是也身怀幽冥剑术吧?”

  半海道人闻言笑道:“贫道用什么兵器,苍岚族长不是看的很明白吗?”

  说话间,他刀势猛然暴涨。

  穿梭在天地间的紫龙,骤然一化为三。

  纵横寰宇的力量驰骋间,短暂破开密密麻麻的闪电剑光。

  苍岚铁面不改色,剑光一道接一道,连环斩向紫龙,要将刀意所化紫龙碎尸万段。

  但是趁着这一下爆发的机会,那邋遢道人,已经果断向外遁去离开。

  苍岚铁剑光如电,立马追上。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他剑势突然变了方向路数。

  其目标,分明指向那笼罩天地的明月。

  月光中,苍老的女声发出叹息。

  原本已经将燕明空牢牢锁住的剑光,重新铺展开来,挡住苍岚铁的攻击。

  苍岚铁剑光一闪之后,却是声东击西。

  逼得那天河女长老回剑自保后,他快如闪电,仿佛完全无视空间的距离,立马就出现在燕明空身边。

  消耗过大的燕明空咬紧牙关,想要再做迎击。

  哪料苍岚铁根本就没给她出手的机会,忽的抛出一只锦囊似的东西。

  小小锦囊瞬间变大,化作房屋大小。

  其中传出巨大吸力。

  放在平时,燕明空当可以剑破之。

  但此刻力竭之下,却难以招架,顿时被巨大的锦囊吸入其中。

  一入锦囊,她顿时感觉自己仿佛被封入琥珀里的小虫,难以动弹,一身力量,难以施展。

  苍岚铁将锦囊一收,与此同时,反手一剑,当下那天河长老的攻击,然后立马退走。

  这天河女长老略微犹豫一下,终于还是追上去。

  那个燕明空,竟似乎牵扯到足足三式幽冥剑术。

  而且,像是全部冥剑汇聚一炉。

  这样的存在,天河实在无法漠视。

  深入蛮荒,确实危险,但目前掌握的消息是蛮荒族王久出未归。

  眼下,只好赌一次。

  她剑意所化明月,看似轻柔虚幻,这一刻速度却一点都不慢,紧紧追在苍岚铁身后。

  苍岚铁剑光如电,但月光却尽可以跟得上。

  双方一逃一追,当即深入蛮荒地带。

  苍岚铁见对手追上来,心中同样不轻松。

  如果可以,他当然想闷声发大财,得到强悍的幽冥剑术,提升自身修为实力。

  这一场大机缘,说不定真的有希望让他向更高境界发起冲击。

  但如果让蛮荒中其他高手收到消息,那结果就很难说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都希望自家苍岚族,能将事情摆平,消息不要更进一步扩散。

  但天河一脉如果始终这样紧追不放,事情怕是难以善了。

  尤其他虽然用宝物收了燕明空,但也只能压制燕明空一时。

  苍岚铁能清楚感到,锦囊内,一股凶恶的剑意,越来越盛。

  燕明空虽然被困在锦囊中,但她心性坚韧,没有丝毫气馁,反而趁机抱元守一,抓紧时间恢复元气。

  锦囊中的禁制,能压制武者修为。

  可是幽冥剑术太过凶恶。

  燕明空努力运转之下,锦囊压制不住她的剑意,反而剑意越来越盛。

  全靠苍岚铁时不时贯入自己的剑气入锦囊,才能勉强压制燕明空。

  但这样下去,如果时间久了,燕明空少不得在里面造反。

  苍岚铁被内外夹攻,说不得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沉着脸,一边应对后面的追兵,一边思索对策。

  追击他的那位天河女长老,心中同样有忧虑。

  虽然那位传说中的蛮荒霸主久出未归,眼下不在蛮荒,但蛮荒中自有其他高手,一旦介入,她想击杀燕明空、血夜雨,夺回解星芒的希望就微乎其微。

  她只能寄希望于在此之前,自己先一步击败苍岚铁。

  那个名叫燕明空的女子,相信不会甘心束手就擒,一定也会试图挣脱苍岚铁的擒拿。

  这反而给了她机会。

  现在,就比谁动作更快一步,谁更先沉不住气。

  双方你追我赶,在蛮荒上空天际驰骋。

  有燕明空这个内患,终究是苍岚铁这边,先支撑不住。

  他用来镇压燕明空的那个锦囊,忽然一颤。

  苍岚铁忙于应对后方天河长老的攻击,来不及以自身剑气镇压锦囊。

  结果锦囊表面,猛然浮现一层幽蓝的冰霜,死寂而又森寒。

  下一瞬间,锦囊便随着冰霜一同破裂。

  冰寒剑光,从中冲出。

  苍岚铁大怒,一剑斩出。

  燕明空手握三尺冰剑迎击,借着对方力量,飘然飞退。

  苍岚铁欲要追击,却有月光斩来,迫使他先防御自身。

  不过那位天河的女长老也没有过多跟他纠缠,一剑斩向苍岚铁后,第二剑马上就再斩向燕明空。

  但就在这时,半空里突然仿佛多出一只无形的手。

  月光似的剑光,斩到这只手掌上,顿时静止。

  无形无质的剑光,这一刻仿佛有了具体的形状,却被无形的手掌牢牢抓住,一时间难以进退。

  朦胧月光下,那位天河的女长老深深吸一口气。

  “青空桑?”

  半空里传出另一个女子的声音:“秦长老,好久不见。”

  说话同时,便见另一只无形的手掌出现,仿佛笼罩天穹,同时朝燕明空抓去。

  燕明空双眉一轩,冥河剑出。

  冰蓝剑光,将那只无形的手掌映照出了具体形状。

  一只远远看起来纤细,但是却极为巨大,仿佛能遮天蔽日的手掌。

  这手掌上,浮现一层冰蓝光辉,仿佛要被冻住。

  但手掌行动不受阻碍,照常落下,竟直接将整条冥河捞在手里。

  燕明空刚刚摆脱锦囊,却又似乎进入另一重牢笼。

  她静下心神与之对抗,就见随着这一双无形巨手,半空里,也忽然多出一个人的身影。

  一个身着黄衣,做蛮荒服饰打扮的女子,年纪在三十岁许的模样,面带微笑,平静看着面前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