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三才厚土阵
  “我已从执事殿出来,不过秦师兄不在,正准备去祖师堂问一问掌门师叔,不知秦师兄肆意离开执事殿,算不算玩忽职守?我在执法殿任职过,本宗第八十一条门规,玩忽职守者,轻则鞭三十蟒鞭,重则革职查办并罚五千灵石的罚金,秦师兄觉得如何?”石樾双眼一眯,笑眯眯的说道。

  秦銘闻言,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强压下心中的怒气,沉声说道:“石师弟想要怎样?给句痛快话。”

  “王师侄欠的灵石我会替他交,不过这件案子要交给执法殿,执事殿没有执法之权,至于秦师兄玩忽职守,嘿嘿,听说秦师兄道法高深,只要秦师兄接下我三招,这件事就烂在肚子里,我绝不会说出去。”石樾似笑非笑的说道。

  “接你三招?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秦銘眉头一挑,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怎么?秦师兄不敢?”石樾轻笑了一下,有些轻蔑的说道。

  秦銘闻言,勃然大怒,冷笑道:“有什么不敢,别说接你三招,十招都行。”

  “十招?太多了,我怕把你打死了,找个僻静的地方,咱们好好切磋一下,在切磋之前,先把贡献点划给我,我怕你到时候受伤动弹不得就麻烦了。”石樾轻笑一声说道。

  秦銘虽然长得一表人才,不过胸襟很窄,又很要面子,石樾故意瞧不起秦銘,秦銘肯定不会违背诺言。

  “哼,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有多大,把身份令牌拿出来,我这就把贡献点划给你。”秦銘冷笑道。

  石樾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胜利的微笑。

  他取出身份令牌,让秦銘划了五千贡献点。

  “你想去哪里比试?说吧!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跻身太虚榜第十八名。”秦銘毫不在乎的说道。

  他可不是狂妄无知,他知道石樾是体修,不过他手上有一件中品防御灵器,他有信心能挡下石樾三击。

  “到我居住的翠云峰吧!你可以叫上两个人,打完我还要请王师侄吃饭,秦师兄要是怕了就算了。”

  秦銘冷笑了一下,说道:“哼,有什么好怕的,去就去。

  他一拍腰间储物袋,一道黑光从中飞出,一个模糊后,化为一只数丈长的黑色飞舟。

  黑色飞舟通体遍布灵纹,散发出一股惊人的灵气波动。

  “何师弟,郑师弟,你们一起来,一个见证。”秦銘喊了两名同伴,一起跳上黑色飞舟。

  石樾轻笑了一下,放出青云舟,带着王富贵跳了上去。

  秦銘看到石樾祭出的青云舟,眼中浮现出一丝惊讶之色。

  没过多久,两艘飞舟降落在石樾的住处。

  “石师弟,我们改一改规则如何?”秦銘目光一转,笑眯眯的说道。

  “怎么改?”石樾不动声色的问道。

  “我接下你五招,你要是赢了,王师侄那笔灵石就不用补交了,要是你输了,你那件中品飞行灵器就是我的了,如何?”秦銘面带微笑的说道。

  石樾略一思量,出声说道:“不行,王师侄做错了事情,该补的灵石一定要补上,我会通知执法殿,让执法殿的师兄查清楚,只要王师侄违反了本宗的门规,就一定要惩戒,当然了,除了王师侄,其他人也要查一查,执事殿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绝不能让一群害群之马管理执事殿。”

  秦銘听到石樾要让王富贵补上灵石,面露喜色,不过当他听到石樾想让执法殿查一查执事殿的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执事殿的执事克扣同门的灵石,大半都进了秦銘等筑基修士的腰包,要是执法殿追查起来,引火烧身,肯定会烧到秦銘等筑基修士的身上,这绝不是秦銘想要看到的。

  “王师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那笔灵石就不用补上了,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就不用麻烦执法殿的师兄前来探查了,回去之后,我亲自来查,绝不会容忍执事殿有害群之马。”秦銘正色道。

  “这也行,不过秦师兄是不是要另外拿出一件东西做赌注,我赢了总要有彩头吧!”

  秦銘沉吟片刻,手掌一翻,一块丈许长的黑色龟壳便出现在手上,说道:“我手上有一块四级玄鳞龟的龟壳,只要你能在五招内击败我,这块玄鳞龟的龟壳就是你的。”

  “好,不过对付你用不了五招,三招就够了,只要秦师兄能接下我三招,青云舟就是你的。”石樾双眼一亮,信誓旦旦的说道。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秦銘来到一块空地上,一拍腰间储物袋,一枚龙眼大小的黑色圆珠飞射而出,滴溜溜一转,圆珠表面亮起无数符文。

  接着,他单手一掐诀,黑色圆珠一个模糊,化为一道丈许大小的黑色光幕,将他护在里面。

  他摸出三张灵光闪闪的黄色符篆,往四周抛去。

  “噗”“噗”“噗”的几声闷响,三张黄色符篆相继爆裂开来,无数黄色符文狂涌而出,滴溜溜一转后,化为一个五丈大小的黄色光幕,将他罩在里面。

  黄色光幕遍布蝌蚪大小的黄色符文,看起来十分奇特。

  “三才厚土阵!这可是纯防御阵法。”王富贵有些惊讶的说道,满嘴苦涩。

  秦銘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之色,虽然不知道石樾的具体实力如何,他依然全力以赴。

  三才厚土阵加上中品防御灵器,他就不相信石樾能在三击内打败他。

  他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石樾一脸不甘的拿出了青云舟的画面。

  “若是用阵旗布下的三才厚土阵还有些棘手,阵符能有原阵法一半的威力就算不错了。”石樾的语气很平安,言语之中,对这个用阵符布置出来的阵法颇为不屑,按逍遥子对阵法的划分,这三才厚土阵也才堪堪二品阵法。

  “哼,你不过筑基初期,这套三才厚土阵符只有原阵法四成的威力你就破解不了,更别说一半的威力,我倒要看你怎么在三招内破掉三才厚土阵。”秦銘信心十足的说道。

  在他看来,石樾不过筑基初期,纵然是体修,也不可能三招破掉三才厚土阵,想要伤到他还需要破掉一件中品防御灵器,三招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