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对峙
  林彩见此,玉容一变,急忙开口说道:“刘道友,切莫听这妖孽胡言乱语,若是我们死了,他肯定不会放过你,哪有不吸修士精血的僵尸?”

  “林夫人放心,我还没蠢到那种程度,杀了它,我一样能得到它身上的储物袋。”刘辰的语气很平淡,并未将蓝衫儒生放在心上。

  “杀了本王?哼,本王半只脚踏入了毛僵,岂是你等能灭杀的。”蓝衫儒生一脸不屑的说道,他目光一转,指着石樾说道:“杀了他,本王可以把身上的储物袋给你们,如何?”

  刘辰有些动心,望向赵山,赵山眉头紧锁,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虽说这只僵尸有了灵智,不过毕竟是一只黑僵,撑死就是一名筑基大圆满修士,只要几人能通力合作,未必拿不下它。

  可若是黑僵愿意把身上的储物袋交出,刘辰等人也不愿意跟黑僵死斗。

  “几位道友千万别信它的话,这里布下了重重禁制,所有出路都被堵死了,不灭掉这只妖孽,你们怎么离开这里?难不成你们指望它放你们离开,杀了它,宝物全是你们的,在下一块灵石也不要。”石樾缓缓说道,脸色平静至极。

  “没错,杀了它,宝物一样是我们的。”赵山目光一闪,沉声说道。

  他倒不是担心僵尸不守诺言,就算僵尸肯交出身上的财物,他跟刘辰三人肯定会为了财物打起来,到时候少了一名帮手,赵山和林彩肯定不是对手。

  大家一起联手灭掉僵尸,刘辰就算想翻脸,胜算也不大。

  “赵道友,你这话就不对了,既然不用动手就能得到财物,何必非要动手呢!他不过是筑基初期,纵然他是雷修兼剑修,咱们联手很轻松就能灭掉他。”王远反驳道,眼眸中满是杀意。

  “雷修兼剑修?嘿嘿,不止,这家伙体内的气血十分旺盛,本少主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还是一名体修。”蓝衫儒生嘿嘿一笑,说出一番让林彩五人大吃一惊的话来。

  “什么?他还是一名体修?”刘辰的脸色有些凝重,目中深处掠过一抹寒光。

  “我说他怎么能这么轻松推开玄龟石制作的石门,原来他还是一名体修,感情他之前隐藏了实力。”沐倩恍然大悟,冷笑道。

  “就算李道友是一名体修,那又如何?难道因为这妖孽三言两语,咱们就互相残杀起来?要是杀了李道友,它还不肯交出身上的储物袋,要刘道友杀掉我跟林夫人,难不成刘道友也会这样做?”赵山阴沉着脸说道。

  六名筑基修士,一只堪比筑基大圆满的僵尸,三股势力,目前是处于平衡状态,石樾是赵山阵营的人,若是石樾死去,赵山和林彩也不会有好下场,因此,赵山绝不同意杀掉石樾。

  “少教主是吧!你把身上的储物袋给赵道友,我立刻帮你杀掉刘道友三人。”石樾脸色一冷,咬牙说道。

  刘辰脸色一变,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目中露出一抹坚决之色,沉声说道:“好了,李道友,在下刚才孟浪了,大家别信这个炼尸的话,杀掉它,一起平分宝物。”

  要是再继续争吵下去,保不准赵山三人会跟僵尸联手对付刘辰三人,刘辰不得不防。

  刘辰也是个决绝之人,做出了决定,就马上行动,手中的蓝色长刀猛然一挥,一声大喝:“百重斩。”

  近百道凌厉的蓝色刀气一闪而出,朝着蓝衫儒生击去。

  蓝色刀气的速度极快,一个闪动就到了蓝衫儒生面前,准确的击在了蓝衫儒生的身上,划破了蓝衫儒生的衣服,露出一件黑色内甲,仔细一看,黑色内甲是用一片片黑色鳞片编织而成,两枚黑色鳞片之间用纤细的金丝捆在一起。

  黑色鳞片上隐约露出米粒大小的灵纹,从其散发出来的灵气波动来看,显然是一件品阶不低的防御灵器。

  “这是极品防御灵器!”刘辰失声说道,目中满是贪婪之色。

  他的蓝鳞刀可是极品灵器,上品防御灵器都未必能挡得住他这一击。

  看到这一幕,赵山五人的目光不约而同露出贪婪之色,石樾也不例外。

  在此之前,他们各怀心思,差点内讧。

  现在看到僵尸身上有一件极品防御灵器,那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想得到那件极品防御灵器。

  “攻击它的头颅和手脚,别攻击它的胸膛,避免毁掉那件极品防御灵器。”刘辰大声说道。

  刘辰手中的蓝色长刀朝着虚空横劈,十几道十余丈长的蓝色刀气席卷而出,朝着蓝衫儒生的腿部斩去。

  赵山一拍腰间储物袋,五个巴掌大小的红色圆轮飞射而出,化为五道红光直奔蓝衫儒生而去,目标正是蓝衫儒生的脖子。

  林彩双手飞快掐诀,数道法诀打在青铜古灯上面,一声清脆的鸟鸣声响起,一只丈许大小的青色火鸟飞射而出,双翅一展的朝着蓝衫儒生扑去。

  王远祭出一张红色卷轴,并一道法诀打在红色卷轴上面。红色卷轴在半空中一展而开,画中赫然有一只栩栩如生的红色巨虎,正在山林间奔跑。王远十指连弹,数道法诀打在红色卷轴上面。

  “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声响起。画轴顿时红光大盛,那只红色巨虎四肢一动,后足一蹬的从画轴之中一扑而出,迎风一涨,化为了五六丈大小,红色巨虎朝天长啸,体表顿时亮起一层赤色火焰,刮起一阵恶风直扑蓝衫儒生而去。

  沐倩则翻手取出一面黑色镜子,镜身表面黑光一闪,一道粗大的黑色光柱一闪而出,直奔蓝衫儒生面门。

  石樾见此,也不好闲着,体表雷鸣声大响,数道丈许长的银色雷矛从银色甲衣上飞出,朝着蓝衫儒生击去。

  看到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击,蓝衫儒生眉梢微皱。

  一声怒吼后,它的眼珠子变成了紫黑之色,身形蓦然拔高数尺,浑身冒出数寸长的浓密黑毛,十指上也生出了紫黑色的锋利指甲,面孔迅速干瘪凹下来,看起来狰狞可怖。

  十几道蓝色刀气斩在它的脚上,只是留下几道浅浅的白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