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九百五十四章 来的正好
  “哼,老夫一开始就不打算惹事,是你觉得老夫修为低微,贪图老夫身上的财物,打起来发现不是老夫的对手,就开始逃跑,就你这种欺软怕硬的家伙,活着世上只是浪费资源,老夫就送你上路吧!”金袍青年冷冷的说道。

  他说完此话,手掌一翻,一张金光闪闪的长弓便出现在手上,弓臂有几枚鳞片,还有一个栩栩如生的蛟首,金色长弓散发出一股惊人的灵气波动,显然是一件品阶上佳的法宝。

  他取出三支金光灿灿的箭矢,搭在弓弦上,拉满瞄准红袍道士。

  “嗖嗖嗖!”

  一阵刺耳的箭啸声响起,三支金色箭矢化为三道金光,直奔红袍道士而去。

  感受到身后有三股强大的气息袭来,红袍道士不敢怠慢,急忙祭出一面红色盾牌,绕着自己飞舞不定。

  紧接着,他一张口,一道红光从中飞出,化为一座红色小塔,悬浮在他的头顶。

  红色小塔滴溜溜一转后,喷出一片红色霞光,罩住了红袍道士。

  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红色小塔光芒暗淡,表面有一些明显的砍痕,红袍道士的本命法宝显然受创了。

  几声闷响,三支金色箭矢击在红【】色盾牌上面,红色盾牌顿时破碎掉了,三支金色箭矢击在红光上面,红色小塔轻微的晃动了一下。

  虽然未能要了红袍道士的性命,不过他被吓的魂飞天外。

  只见他单手一掐诀,体表红光一盛,遁速加快一倍不止。

  金袍青年一声冷笑,收起金色长棍,袖子一抖,一对金光闪闪的圆轮飞射而出,跳了上去。

  金色圆轮滴溜溜一转,载着金袍青年追了上去,遁速不比红袍道士慢多少。

  时间一点点过去,红袍道士惊恐的发现,一股暴虐的力量骤然出现在自己体内,四处破坏自己的经脉。

  “该死的。”红袍道士暗暗咒骂了一声,他在刚才的斗法之中,竟然中毒了,按理说,一般的毒,他很容易就能察觉到,可是奇怪的是,整个斗法的过程,他并没有跟沾到什么东西,也没嗅到什么奇怪的气味。

  难道是,法宝。

  对了,斗法的时候,他的法宝跟对方的法宝有接触,难怪他的本命法宝没几个照面就受损了,原来是对方的法宝附带了某种奇毒。

  “嘿嘿,发现身体不对劲了么?现在发现的话,就太晚了,老夫的法宝用多种四品法宝炼制而成,专污其他法宝,要怪就怪你把本命法宝收回体内。”金袍青年嘿嘿一笑,冷笑道。

  红袍道士正欲说点什么,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腹部传来一阵剧痛,口鼻耳都有一些鲜血流出。

  趁此机会,金袍青年一张口,一大片细小的金色砂粒从中飞出,化为一把丈许长的金色巨叉,直奔红袍道士激射而去。

  红袍道士反应过来的时候,金色巨叉也到了他的面前。

  一声惨叫,金色巨叉洞穿了红袍道士的身体。

  红光一闪,一只迷你婴儿抱着一座红色小塔从尸体之中飞出。

  迷你元婴的长相跟红袍道士一模一样,显然是他的元婴。

  迷你元婴满脸惊恐,正是元婴出窍。

  就在元婴离体的一瞬间,金色巨叉顿时光芒大放,金色巨叉溃散成一大片金色细砂,化为一张数丈大小的金色巨网,将迷你元婴连同红色小塔都罩在里面。

  一声惨叫……

  片刻后,金袍青年单手一掐诀,金色巨网化为一大片金色砂粒,只剩下一座光芒暗淡的红色小塔。

  一名元婴修士,就此从世上消失。

  金袍青年的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单手冲金色砂粒一招手,金色砂粒纷纷飞回了他的嘴里。

  搜走红袍道士身上的财物后,金袍青年丢出一颗火球,烧掉了尸体,整个过程十分熟练,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就在他要离开这里的时候,他突然轻咦了一声。

  在不远处的一座千丈高的巨峰顶部,半山腰以上的地方有明显的火烧痕迹。

  而在山上顶部,有一座占地极广的院子。

  “这个地方,好像之前经过的时候,并没有院子啊!”金袍青年自言自语道,目中满是狐疑之色。

  他纵身飞落院子附近,弯腰仔细检查起来。

  “看来这里布下了幻阵,瞒过了老夫的探查,不知道里面的东西,被人取走没有。”金袍青年大步走进院子。

  当他看到院子内荒凉的灵田,双眼一亮。

  他快步走近灵田,抓起一把淡金色的泥土,放在鼻间轻嗅了几下。

  “金息土,这可是种植珍稀灵药的珍贵灵土,可惜荒废太久了,想要拿来种植灵药,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培育。”金袍青年有些遗憾的说道。

  金息土是一种优质的灵土,常用于种植珍稀灵药,不过若是荒废太久,金息土就会失去灵性,变成废土,重新培育灵性的话,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并不值得。

  金袍青年一路走来,看到了大量荒废的灵田,灵田里的灵土都是金息土,用金息土种植灵药,难道说这里是青岚宗的灵药园么?

  一想到这里,金袍青年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因为担心触动灵药园的禁制,他没有选择御空飞行,而是徒步前行。

  ……

  这一边,石室之中,青龙、白虎、麒麟、玄武和朱雀五只妖兽再次将一只人形傀儡击的粉碎,飞回了石门之中。

  青光一闪,石樾再次现身。

  他身上的傀儡兽快用完了,五只灵兽的魂力还没消耗完。

  “石小子,你这个法子虽然不错,不过想要耗光这五只灵兽的魂力,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的事情。”

  “十天半个月?青岚遗址每次开启,只开启三天,我不可能等那么长的时间,算了,我把金儿他们放出来试一下。”

  就在这时,石樾的怀里响起一阵尖鸣声。

  他眉头一皱,从怀里掏出一张银光闪闪的符篆,上面遍布密密麻麻的符文。

  “不好,有元婴修士闯进来了。”

  石樾在竹林附近布下了八门示警符,他手上拿的是母符,母符示警,这说明有人触动了八门示警符。

  进入青岚秘境的大都是元婴修士,以元婴修士的遁速,相信很快就会进来了。

  石樾心急如焚,脑海快速掠过各种念头。

  “来的正好,这个办法应该有效。”石樾双眼一亮,他放出五只猿猴傀儡,静静的等待起来。

  没过多久,石樾的神识感应到,有人快速朝着这里冲了过来。

  石樾将上次缴获的青色披风往身上一披,青光一闪,他连人带披风都消失不见了。

  五只猿猴傀儡几乎同时张嘴,各喷出一道粗大的光柱,击在石门上。

  几声闷响,石门纹丝不动,石门上面的灵兽活了过来,从石门之中飞了出来。

  不出意料,五只猿猴傀儡被击的粉碎。

  金袍青年飞了进来,正好看到五只猿猴傀儡被击毁。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五只妖兽一看到金袍青年,顿时一涌而上。

  金袍青年脸色一变,心中暗叫不好。

  他来不及多想,翻手取出一面造型古朴的小镜,将镜身对准了袭来的五只妖兽。

  “打。”

  伴随着金袍青年一声落下,大量的金色雷火从小镜之中飞出,争先恐后的砸向冲在最前面的青色蛟龙。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爆鸣声响起,火焰滚滚。

  下一刻,一道粗大的蓝色闪电从火焰之中飞出,一道赤色火柱紧随其后。

  金袍青年一张口,一大片金色砂粒飞出,滴溜溜一转后,化为一面金光闪闪的盾牌,挡在身前。

  他脚下金光大放后,化为一道金光倒飞而回。

  “轰隆!”

  金袍青年还没飞出多远,金色盾牌就被击的粉碎,青龙五兽朝着金袍青年扑去。

  “该死,这是五行封灵阵!这里怎么布下了这种禁制!”金袍青年咒骂了一声。

  他的遁速再快,也不可能快过五只妖兽。

  他翻手取出两颗鸡蛋大小的金色圆珠,圆珠表面遍布米粒大小的金色符文。

  金袍青年眼中闪过一抹不舍之色,手腕一抖两颗,金色圆珠就飞射而出。

  “爆!”

  “轰隆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金色圆珠爆裂开来,爆发出一团刺眼的金色雷光,淹没了五只妖兽的身影。

  金色雷光溃散后,五只妖兽也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