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五十九章 逍遥子失踪了
    回到翠云峰的住处后,石樾快步走进地下室,进入了掌天空间。

    “逍遥子前辈,看好了,我要把剩下的两千七百块灵石丢进石屋了。”石樾走到石屋面前,大声喊道。

    对此,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

    石樾见此,眉头一挑,他沉吟片刻,开口说道:“逍遥子前辈,你应一下我啊!这可是两千七百块灵石,不是小数目。”

    逍遥子依然没有回答,仿佛失踪了一般。

    见此情形,石樾眉头紧蹙,想了想,他又开口说道:“逍遥子前辈,你应我一下,我立刻把两千七百块灵石给你。”

    逍遥子的声音依然没有响起,好像真的失踪了。

    “难道给灵石才肯说话?”石樾低声喃喃自语道。

    他略一犹豫,从储物袋里取出两块中品灵石,丢进了石屋之中。

    半刻钟过去了,逍遥子依然没有开口。

    这种情形,石樾还是第一次见,以逍遥子爱财如命的性格,得到两块中品灵石,他居然一声不吭,这也太奇怪了。

    石樾略一犹豫,将剩下的二十五块中品灵石丢进了石屋之中。

    “逍遥子前辈,一共二十七块中品灵石,您看看数量有没有差错,要是没有咱们就两清了。”石樾冲石屋大声喊道。

    回答石樾的是一片寂静,逍遥子仿佛失踪了一般。

    石樾见此,上前几步,目光往石屋内望去。

    只见石屋的地上散落着二十七块中品灵石,灵石里面的灵气没有丝毫减少。

    石樾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他记得每次将灵石丢进石屋后,这些灵石里面的灵气很快就会被吸干,这次居然纹丝未动。

    “难不成,他想利用我的好奇心,将我引进去夺舍?”石樾的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思虑至此,石樾脸色一变,快步往后退去,手掌搭在了储物袋上面,一脸的戒备之色。

    接下来,石樾又喊数声,结果没有任何回应,逍遥子仿佛消失了一般。

    石樾思来想去,始终想不明白逍遥子为什么没有搭理他,于是便不想了,将此事抛到了脑后。

    他取出犁地法器,套在了黄风牛身上,将四亩灵田翻垦了一遍。

    石樾在三亩灵田里洒下牵牛草、望月花、凤尾草、五叶草、黄罗参这五种灵药的种子,每种灵药都种了大半亩。

    随后,他来到空置的一亩灵田面前,这一亩灵田石樾打算拿来种植灵桑树。

    石樾从怀里掏出一个皮袋,里面装的正是灵桑树种子。

    石樾之前问过钱师姐了,两棵灵桑树之间的距离要在一丈之上,因此,他每隔丈许就埋下一粒灵桑树种子。

    埋好种子后,石樾便念起了降雨术的法决。

    施完雨,石樾来到石屋面前,又喊了逍遥子几次,结果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见此情形,石樾也就不再理会逍遥子,在血气果树下盘坐下来,参悟《太虚剑诀》。

    石樾在掌天空间一呆,就是一个月。

    掌天空间过了一个月,外界只是过了一天多点而已。

    石樾手掌一拍腰间储物袋,红月剑顿时从中飞出,悬浮在他面前。

    只见他十指飞快的掐诀而起,没过多久,石樾一道法决打在红月剑上面。

    红月剑发出一阵清脆的剑鸣声,红光一闪,五道红色剑影骤然浮现而出。

    石樾见此,面露欣喜之色,这个月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距离小比还有二十多天,要想分化出更多的剑影,他还需要在掌天空间里修炼一段时间才行。

    给灵药施雨之后,石樾退出了掌天空间。

    他又给院子里的水月花施雨之后,便离开了住处,御器向神丹峰飞去。

    石樾没记错的话,神丹殿今天有个炼丹师交流会。

    以石樾的炼丹水平,肯定没资格发言,不过他也没打算说什么,他就静静的听别人讲就可以了。

    一盏茶的工夫后,石樾在神丹峰山脚下降落下来,顺着通往山腰的青石阶梯向前走去。

    因为担心错过了交流会,石樾是跑上去的。

    没过多久,一层透明光罩挡住了他的去路。

    石樾翻手取出一面圆形令牌,往里面注入法力后,一道红光从领牌中喷出,击在了透明光罩上。

    白光一闪,透明光罩便消失不见了。

    见此,石樾急忙快步走了进去。

    当他一走进去后,白色光罩骤然浮现而出。

    石樾收起令牌,快步向神丹殿走去。

    “站住,什么人。”石樾还没走多远,远处传来一声大喝。

    石樾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十几名巡逻弟子快步向他冲了过来,将他围住了。

    他注意到,这些人的气息比他强大的多了,估计是炼气十层以上的高手。

    “你是什么人?令牌呢?”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石樾后,沉声问道。

    “回师叔的话,弟子石樾,是炼丹学徒,这是弟子的令牌。”石樾闻言,心中一凛,急忙掏出圆形令牌,递了过去。

    “你不知道出入此地都要将令牌挂在腰间,方便检查么?”中年男子接过令牌,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还给了石樾,毫不客气的问道。

    “弟子不知,请师叔恕罪。”石樾摇了摇头,一脸恭敬的说道。

    “这次就算了,以后不要再犯了,神丹峰是我们太虚宗的重地之一,就算有出入此地的令牌,出入此地还是要检查的。”中年男子闻言,脸色一缓,开口提醒道。

    “弟子记下了,多谢师叔指点。”石樾点头称谢道。

    “嗯,好了,你忙去吧!咱们接着巡逻。”说完,中年男子便带着十几名炼气期弟子离开了。

    石樾见此,长舒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自己触犯了此地的规矩了呢!

    将令牌系在腰间收好后,石樾快步向神丹殿走去。

    走进殿内,石樾惊讶的发现,宽阔的大厅中摆放着数百个蒲团,其中大半蒲团都有人坐了。

    这些人修为不一,有筑基期修士,也有炼气期修士。

    这些修仙者或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或闭目养神,或手持古卷津津有味的看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