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逍遥门
  “主人,外面有元婴修士,听他的语气,好像不是善者,恐怕看到你渡劫,想讨便宜。”金儿禀告道。

  与此同时,一道强大的神识从石樾身上扫过。

  “我知道了,你们先回来吧!到玲珑屋里好好休息。”石樾将金儿、马鹿兽它们收回掌天空间。

  他双脚亮起一阵耀眼的红光,纵身飞去,飞了出去。

  很快,石樾就见到了苏彬和宋雪。

  “刚才是道友在渡劫?”苏彬上下打量了一下石樾,发现他只是元婴期,心中窃喜。

  石樾虽然受了一些伤,伤势明显不重,不过一打二,苏彬觉得自己还是有很大的胜算。

  石樾二话不说,袖子一扬,十八把红色飞剑飞射而出,直奔苏彬二人斩去。

  他在这里渡劫,苏彬和宋雪围观,苏彬肆无忌惮的用神识扫视他,肯定没存什么好心思,对这种人,石樾懒得废话。

  “哼,夫人,这小子自己找死,动手。”苏彬看到石樾动手,毫不畏惧。

  以一敌二,石樾又刚刚渡劫受了伤,无论怎么看,都是他们的胜算大。

  看到十八把飞剑袭来,苏彬不慌不忙祭出一副白色画轴,画中有数十把长短不一的飞剑。

  苏彬十指一掐诀,数道法诀打在上面,白色画轴顿时光芒大放,数十把飞剑从画中飞了出来,迎向十八把飞剑。

  石樾一声冷笑,一张口,一道青光从嘴里飞出,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了。

  苏彬暗叫不好,张口喷出一面蓝色小盾,迎风见涨的绕着他飞转不停。

  宋雪祭出一条红色纱巾,绕着二人转动不已。

  他们刚做好这一切,一枚青色圆珠骤然出现在他们身前,一个模糊后,化为一把晶莹剔透的青色飞剑,散发出一股凌厉的剑气。

  “剑丸!”苏彬惊呼道,目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他来不及反应,红色纱巾和蓝色盾牌如同纸糊一般,接连被青色飞剑斩的粉碎。

  “道友饶命,误会,误会。”苏彬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下来,急忙求饶。

  “误会?哼,下去跟阎王解释吧!”石樾冷笑,十指一掐诀,青色飞剑直奔苏彬和宋雪斩去。

  宋雪顿时吓的面无血色,苏彬情急之下,大声喊道:“老夫愿意认道友为主,让道友种下禁制,道友饶命啊!饶命啊!”

  “我也愿意认道友为主,我们掌管着一个小门派,积攒了一些财物,还有一些门人弟子,都可以让道友,不,主人驱使,主人饶命。”宋雪急忙求饶。

  石樾心念一动,青色飞剑停了下来,距离苏彬和宋雪的心脏不过寸许。

  苏彬和宋雪的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再晚一步,他们就要惨死在飞剑之下了。

  苏彬后悔不已,早知道对方神通这么大,他就不会留在这里了。

  石樾现在正需要人手,如果能收为己用,那再好不过,当即袖子一抖,金雕玉书从中飞出,悬浮在两人面前。

  “在金雕玉书上面留下誓言,背叛本座,金雕反噬。”石樾冷冷的说道。

  苏彬不敢犹豫,咬破舌尖,用精血在金雕玉书上面写下了誓言,宋雪跟着效仿。

  石樾收起金雕玉书,问道:“你们的门派在哪里?”

  “逍遥门,在五千万里外的逍遥岛上,逍遥门是属下一手建立,这么多年也积攒下不少财物,愿意全部献给主人。”苏彬恭声说道。

  他打不过石樾,又在金雕玉书上面写下了誓言,哪里敢跟石樾耍小心思。

  “逍遥门?哼,居然敢拿老夫的名字起名,该杀。”逍遥子恶狠狠的说道。

  “他又不知道世上有你这么一个逍遥子,正好我现在急缺人手,收下两人,将来能用得上。”

  石樾手掌一翻,两颗龙眼大小的黑色圆珠便出现在手上,手腕一抖,两枚黑色圆珠便飞向苏彬和宋雪。

  “在禁神珠上面留下三分之一的元神,你们就可以走了。”

  “石小子,你够谨慎的,如此一来,这两个家伙只能俯首听命了。”逍遥子称赞道。

  “我还要去北玄岛贺寿,没空去逍遥门,我也不想他们跟着我,万一他们跑掉怎么办,金雕玉书只能让他们不会背叛我,要是他们躲起来,我到哪里去找他们?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

  苏彬面露犹豫之色,他本来就不是出自真心,不过是想拿钱买平安罢了,要是留下三分之一的元神,他想要进阶,必须拿回这三分之一的元神,禁神珠要是被毁,他本人也会遭到重创,跌落元婴期都有可能,石樾这一手,等于断掉了苏彬所有的后路。

  他正想开口拒绝,可是看到石樾目中的寒光以及头顶的青色飞剑,苏彬打了一个哆嗦,不敢再犹豫,一点眉心,一个巴掌大的蓝色圆球飞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了黑色圆珠之中。

  宋雪不敢怠慢,同样留下了三分之一的元神。

  石樾确认无误后,收起两颗禁神珠,吩咐道:“好了,你们可以走了,老实回逍遥门呆着,本座改日再上门找你们,要是我找不到逍遥门或者你们,嘿嘿,你们知道下场。”

  苏彬一阵苦笑,连声答应下来:“属下知道,属下一定好生在逍遥门呆着。”

  石樾叮嘱了几句,便让他们离开了。

  苏彬两人离开后,石樾收起剑丸和阵旗阵盘,化为一道遁光,消失在天际。

  ······

  北玄岛,今日是刘怀德的千岁寿诞,前来祝寿的宾客不计其数,每一位刘家族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色。

  某座气势恢宏的宫殿,密室内,刘书贤正在跟刘怀德禀告着什么。

  “老祖宗,宾客都来齐了,三戒大师和红花道姑都来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您该出去露面了。”

  刘怀德眉头一皱,问道:“仙草阁掌柜石樾还没到么?他不是答应要来么?”

  “当初想派书恒去的,后来孙儿亲自去了,石樾也答应前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没到,我已经让明伟守在外面了,要是石樾来了,明伟会把他带到万仙台。”

  “希望石樾能来吧!早知道他不来,就不该到处宣扬他会来,要是他不出现,咱们刘家的脸就丢大了。”刘怀德皱眉道。

  刘书贤苦笑一声,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能想到他会不来,不知道他是不是嫌弃四千万灵石太少。”

  “算了,希望没人问起石樾吧!要是问起,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出了宫殿,两人化为两道遁光向东边飞去。

  没过多久,两人就落在了一个巨大的广场上面,地板都是用某种精美的玉石打造的。

  广场上摆了上百桌酒席,聚集了数百名修仙者,修为最低的也是结丹期,最高化神期,主桌上坐着两男一女。

  一名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红袍僧人,腰间挂着一个红色葫芦,满身酒气。

  一位满脸书生气息、面容白净的中年儒生,头戴青色木冠。

  女的身穿红色莲花裙,头戴一根红色玉簪,手持一柄红色拂尘。

  刘怀德刚刚露面,在场的众修士纷纷停止交谈,异口同声的说道:“恭贺刘前辈千岁大喜,祝刘前辈万寿无疆。”

  刘怀德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拱手说道:“多谢诸位赶来北玄岛给老夫祝寿,祝寿的宾客比较多,要是有怠慢的地方,还望诸位谅解。”

  他来到主桌,两男一女立刻站了起来。

  “刘道友,恭喜啊!贫僧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株千年玉虚子就送给你做寿礼,希望你不要嫌弃。”红袍僧人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玉盒,递给了刘怀德。

  “刘道友,这件四品法宝青风旗是在下的一点心意。”中年儒生手掌一翻,一面青光闪闪的令旗便出现在手上,旗面遍布灵纹。

  红裙道姑微微一笑,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红色木盒,说道“这里面是一颗八级烈风兽的内丹,还望刘道友不要嫌弃。”

  刘怀德微微一笑,说道:“三位道友客气了,三位道友能来参加老夫的寿诞,老夫欢喜还来不及呢!书贤,把东西收下。”

  刘书贤应了一声,收下了三件礼品。

  “刘道友,听说仙草阁掌柜石樾也会参加你的寿诞?不知石小友来了没有?能否给贫僧引荐一下?”红袍僧人笑眯眯的问道,目中满是期待之色。

  听了这话,其他人修士纷纷望了过来。

  他们之所以参加刘怀德的千岁大寿,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仙草阁石樾。

  要知道,除非预订千万灵石的订单,才能见到仙草阁石樾,很少有人能见到石樾,外界对石樾充满了好奇。

  刘怀德轻咳了一下,正要开口解释,刘书贤大声喊道:“老祖宗,有人过来了。”

  刘怀德闻言,眼中飞快掠过几分喜色,朝着高空望去。

  见此情形,其他修士纷纷朝着高空望去。

  只见远处天际出现一道青色遁光,速度极快,两个呼吸不到,青色遁光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