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当然,你没有听说过很正常,仙族很少在外界行走,很少有人知道仙族的存在,五大仙族,无论哪一个仙族,都能轻易灭掉多个修仙星域,他们,才是修仙界的主宰,叶家是五大仙族之一,听说叶家掌控了修仙界大多数的金属矿脉,财力雄厚,不知道血煞狂魔是怎么弄到这枚令牌的。”

  “这有什么奇怪的,多半是被人杀人夺宝呗。”石樾不以为然。

  逍遥子轻蔑的笑了笑,说道:“杀人夺宝?一件身份令牌就是四品法宝,你以为仙族之人这么好被灭杀么?哼,仙族精通各种秘术,甚至能利用秘术沟通仙界的先祖,降下一缕分神,仙人的一缕分神,灭杀大乘也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

  “什么?能沟通仙界的先祖?”石樾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听说而已,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就算能沟通仙界的先祖,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除了沟通仙界的先祖,仙界的先祖不时赐下功法宝物,仙族想衰败都难。”

  说到最后,逍遥子脸上露出古怪之色,郑重的叮嘱道:“石小子,这枚令牌,你要是不用,尽快毁掉。”

  “逍遥子前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留着这枚令牌会有麻烦?我藏在储物戒里不就行了嘛?这件令牌能用来干嘛?假装仙族叶家的人?”

  “仙族的东西,哪有这么简单,说不定他们有什么秘术追查到你身上,他们先祖可是仙族,我没猜错的话,这枚令牌应该是用特定的容器装着的。”

  “还真被你说对了,这枚令牌是放在一个玉匣里面,外面还贴着一张血色符篆。”

  石樾指着一个红色玉匣和一张血光流转不停的符篆说道,符篆表面遍布米粒大小的血色符文。

  逍遥子仔细检查了一下血色符篆和红色玉匣,点了点头:“我果然没有猜错,这个玉匣是用先天血玉炼制的,再加上这玄阴血符,可以有效隔绝大多数秘术的探查,制作这个玉匣的人,应该知道这枚令牌的重要性,这枚令牌既是身份令牌,也是一件四品法衣,还是一件四品飞行法宝,是一件多功能的四品法宝,也只有仙族才能炼制出来,外人想要仿制都做不到。”

  “多功能的四品法宝?仙族这么富裕?人手一件多功能的四品法宝?”石樾感到十分惊讶。

  身份令牌是四品法宝就算了,既能飞行,也能防御,还能验证身份,仙族的实力也太强了吧!

  “当然不可能人手一件,仙族的令牌分为金银铜铁四种,金令牌掌握在最高层手上,一般用来调遣兵力,银令牌掌握在中层干部以及核心子弟手上,铜令牌是下层弟子的身份令牌,铁令牌是附属势力持有,这枚令牌是银令牌,必要的时候,亮出来吓人没有问题,不过留着这枚令牌,有一定祸患,要是叶家找上门,你怎么解释?简单来说,这枚令牌可以是一张保命符,也可以是一张催命符。”

  “保命符!”石樾的脸上露出思虑状。

  留着这枚身份令牌,肯定有一定的风险,不过关键时刻,可以救他一命,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石樾犹豫片刻,做了决定:“留着吧!谨慎起见,留在掌天屋吧!指不定哪天用得上,留在玲珑屋,仙族应该发现不了。”

  “随你,反正这枚令牌,你不要轻易示人就对了。”逍遥子郑重的叮嘱道。

  石樾答应下来,将这枚令牌放入玉匣,贴上血色符篆,放在了三楼的练功室。

  就在这时,一道刺耳的尖鸣声从石樾怀里传来。

  石樾取出传影镜,一道法诀打在上面,镜面一个模糊,出现银儿的身影。

  银儿躺在一张太师椅上,左手拿着半枚青色灵果。

  “主人,曲青青说曲姐姐催她了,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她说曲姐姐有点不耐烦了,好像发火了。她给你带了不少好东西,你快点回来吧!曲青青不肯把东西给我,必须要见到你本人,我没有办法了。”银儿如实说道。

  “知道了,再过半年,我一定回去,你先稳住她,不要乱说话。”

  距离他跟林镇山约定的时间,也不远了,半年内,他可以赶回黑莲坊市了。

  “知道了,我知道怎么说,没事的话,就这样了。”

  银儿掐断了联系,将果子丢入嘴里,取出一面传讯盘,一道法诀打在上面:“青青姐姐,我哥回信了,具体的内容,咱们到食仙楼,边吃边聊。”

  “你哥回信了?好,食仙楼见。”

  没过多久,曲非烟就在食仙楼见面了,曲非烟点了一大桌美食。

  “宝儿妹妹,你哥怎么说。”曲非烟关切的问道。

  银儿微微一笑,说道:“我哥遇到了一些麻烦,短时间内回不来,不过我跟他说了,非烟姐姐急着找他,我哥一听说是非烟姐姐急着找他,向我保证,尽快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一年内回来,这事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曲非烟闻言,心里跟吃了灵蜜一般,甜滋滋的。

  “我在他的心目中,有这么重要么?这个守财奴,以前还真没看出来。”

  “你哥遇到了什么麻烦?需要我们曲家帮忙么?我们曲家在天澜星域还是能说得上话的。”曲非烟关切的问道,美眸中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能让石樾称呼为麻烦的,肯定不是小事。

  银儿面露犹豫之色,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宝儿妹妹,咱们相处了这么久,你还信不过我的为人么?你哥遇到大麻烦了?”あ七^八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曲非烟的神情十分紧张,如果是一般的事情,石宝肯定会说,看来石樾是遇到大麻烦了。

  银儿叹了一口气,满脸担忧的说道:“也是,告诉你也无妨,我哥被人伏击了,受伤了,敌人不知道怎么得知他左手有问题,疯狂攻击他的左手,我哥拼命杀出重围,正在养伤。”

  “什么?你哥被伏击?敌人攻击他的左手?”曲非烟脸色大变,惊呼道,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解释道:“宝儿妹妹,你相信我,你哥左手受伤,我只告诉过家姐,没有告诉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