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我疯起来!(第三更!)
    “还能…………种…………么?”

    嗯……

    嗯?

    嗯!!!

    黝黑少女终于反应了过来,

    马上小鸡啄米一样疯狂点头道:

    “能的,能种,能种,我这辈子最会做的事情就是种田了!

    真的,真的!!!”

    呼……

    黝黑少女似乎是忘记了,

    自己前一会儿才在岸边对莺莺说的那些“绝不”豪言,

    现在,

    她满脑子,

    都只有:

    “真香!”

    闻言,

    周泽长舒一口气,

    心,

    终于不疼了。

    有些无奈,

    但无奈之中,

    似乎也有了一点习惯,

    第一次丢人,

    觉得害臊,羞得慌;

    第二次,

    觉得有些害臊,有些羞得慌;

    第三次,

    害臊是什么意思?

    羞这个字能有几种写法来着?

    黝黑少女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

    婆婆说得没错,

    老天爷饿不死手艺人,

    这次能活下来,

    纯粹是因为自己会种田。

    然而,

    刚放下心没多久,

    黝黑少女就看见周泽忽然举起了手,

    他要做什么?

    喂,

    不要啊!

    周泽的手落下了,

    落在了黝黑少女的膝盖位置,

    五根指甲,

    直接刺了进去,

    很干脆,

    毫无征兆,

    也毫不拖泥带水!

    “噗!”

    “啊啊啊!!!!!!!!”

    黝黑少女疼得尖叫起来,

    但她叫得越厉害,

    膝盖位置的疼痛感就越是强烈,

    像是故意在对她示威一样。

    黝黑少女马上闭上嘴,

    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不叫了,

    但眼眶里,有泪花在闪烁。

    无助,绝望,

    迷茫,不解,

    不是说好让我活下来帮你种菜的么?

    一开始让人家撒欢儿跑那么远,然后拖拽回来。

    现在刚问人家会不会种菜,又这样对人家。

    你是魔鬼嘛!

    周泽松开了手,

    黝黑少女的膝盖位置出现了五个血窟窿,而且更为恐怖的是,恐怖的尸毒已经开始从这里开始向整条腿去渗透。

    连带着这整条腿的经脉都凸显了出来,

    像是要炸裂了一样。

    少女的腿,变成这样,

    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没有丝毫的内疚,他的面色,依然很是平静。

    而且,

    他又举起手,

    放在了少女另一条腿的膝盖上。

    “啊,呜!!!!!”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

    第二次心理承受能力就强了不少,似乎也没第一次那么疼了,

    大家也都有了经验,彼此都轻车熟路了一点。

    少女的嘴唇都要咬出血了,但这次她没有再去叫唤。

    第二次果然比第一次快很多。

    少女松开嘴唇,

    一脸虚脱的模样。

    她的两个膝盖位置,出现了总共十个血窟窿,而这黑色的血窟窿更是四通八达地延伸到了她的两条腿上。

    如果以后她不穿长裤子出来的话,看起来,会极为恐怖,哪怕是黑丝,也无法遮掩住这一条条几乎暴露出来的青黑血管。

    黝黑少女有些茫然地看着周泽,

    这是要做什么?

    杀又不杀,

    只是纯粹地折磨么?

    “你的…………腿…………废了…………”

    姚黑少女闭上眼,

    咬牙道:

    “谢谢。”

    被人废掉了两条腿,

    还要回答“谢谢”。

    这,

    就是生存。

    种地的人,靠天吃饭,更懂得生存的道理,天不下雨,庄稼就得枯死,你除了认命,别无他法!

    周泽似乎是对黝黑少女的态度很满意,

    多少年了,

    当初的他,

    早就习惯了地狱八荒之下,唯我独尊的感觉,

    任何人,

    都得屈服在自己的王座之下。

    当然,

    也是托那会儿装逼装得太满的福,

    弄得现在这个样子时,反而变得更加地危险,昔日那些被自己欺负过的到现在还活着的老东西或者他们的子孙后代传承者,如果知道还活着的话,估计会马上大张旗鼓地杀来。

    一念至此,

    周泽的眉头就微微蹙了起来,

    一种烦躁的感觉在心头萦绕。

    他讨厌这种过街老鼠的日子,

    自己像是藏在下水沟里,

    每天能做的事就是舔舐自己的伤口;

    最无奈的是,

    在他旁边还有一条老鼠,

    每天除了吃就是睡,

    而且还喜欢到处收集垃圾回来当宝贝藏着!

    这种日子,

    每一天,

    都是一种折磨。

    “尸毒…………入身…………三十天…………需解毒…………一次…………”

    黝黑少女瞪大了眼睛,

    她是下毒的行家,

    一开始是因为剧痛所以忽略了很多东西,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对方不光光是毁掉了自己的双腿,

    同时还将尸毒封印在了自己体内。

    三十天,需解毒一次?

    怎么解毒?

    黝黑少女想强装镇定,她觉得自己有希望可以自己研发出解药的,但再看看面前的男人,

    他下的尸毒,

    这是他下的毒啊,

    自己,

    能解么?

    这个时候,

    黝黑少女真的好想把婆婆挖出把她喊过来问问她现在该怎么办,

    但一想想这个男人的恐怖,

    少女忽然觉得就算把土给刨开,

    可能下面的婆婆会高呼:

    不,我拒绝出来!

    仰头,

    认命了,

    黝黑少女忽然觉得心很累,

    婆婆当年把自己带在身边让自己帮她种菜;

    自己好不容易把婆婆当一颗大白菜一样种了,

    还没幸福生活几年,

    又得被别人抓过来种菜。

    难道,

    种田的人,

    就永远都逃不开被剥削的命运?

    最重要的是,面对这个男人时,黝黑少女没有勇气喊出那一句:

    王侯将相皆可种之!

    这个男人,

    只要一个眼神,

    自己的心就慌乱如麻,

    怎么种啊!

    尸毒,只是个定时炸弹,是控制她的手段,她清楚,只要她安心种田,稳定地提供收成,表现出自己的价值,而且不反抗的话,对方就会每隔一段时间帮自己处理一下尸毒,不会让自己死。

    至于废掉自己这双腿,

    纯粹是削减自己的实力,只是种花的话,确实也不需要腿。

    周泽没回答怎么解毒的这个问题,

    这个事儿,不归他管,

    他也懒得去管。

    想要这些垃圾的人,不是他,而是那只整天除了吃就是睡一同躺在下水沟里养鱼不知廉耻的老鼠。

    周泽站起身,

    指甲开始划过自己的胸口,

    衣服破开了一个口子,

    露出了自己的胸膛。

    嗯,

    有胸肌!

    周老板是不怎么运动,但托之前几次开无双的福,

    每次身体都会被折腾的苦不堪言,皮开肉绽,但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淬体了,肌肉纤维也长了出来。

    没有健美先生那么夸张,但也有种类似吴彦祖的那种线条感觉。

    周泽把指甲慢慢地插入自己的胸口,

    边上的莺莺瞪大了眼睛,

    他要干什么!

    你去死可以啊,

    别带着我家老板一起死啊!

    喂!

    莺莺下意识地站了起来,

    准备去阻止。

    但周泽一个眼神瞪了过来,

    莺莺悚然一惊,

    同时原本就虚弱的她身子更是一阵摇晃,又摔跪在了地上。

    “老板,不要啊……”

    周泽的指甲还是刺了进去,

    而后,

    一团红色的光芒从他胸口位置开始释放出来。

    疼,

    很疼,

    非常疼,

    但这种疼是值得的!

    这一次,

    周老板是被黝黑少女毒倒了,所以,没有主动地喊煞笔解开封印放赢勾出来,等于是一场意外,让这位直接莫名其妙地越狱成功。

    所以,

    在解决了周遭的事情之后,

    争取最后的时间,

    他打算尝试把这封印给破开!

    “啊啊啊啊!!!!!”

    周泽声嘶力竭地喊着,

    痛苦,

    疼痛,

    都是实打实地,

    而且还是钻心刺入骨髓的那种。

    但周泽没有放弃,

    他也不可能放弃。

    指甲刺入肉中,

    开始不停地往外抽出,

    红色的光芒开始越来越往外移动,

    连带着意识之内的那个血红色的“封”字,

    也在不断地摇晃闪烁着,

    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样子。

    煞笔开始不停地划动起来,

    稳定着封印,

    和那一位做着相持,

    一次次的描摹,

    一次次的加粗,

    这是一场持久的比拼。

    如果是以往,经由煞笔这里解开封印放他出去的话,到时候煞笔也有能力将其强行封回去,这一次,真的是一场意外。

    “呵呵…………呵呵…………”

    周泽笑了起来,

    他知道,

    这一次不可能直接成功,

    但这一次,

    足以让那支笔的封印受损!

    身为当年的幽冥之海的主人,

    他是不可能任由那只臭老鼠把自己当作免费的at机,

    想要时就随意取款!

    他也绝不是逆来顺受认命的人,

    否则当年的他就不会无忤逆黄帝的命令!

    周泽的两颗獠牙开始慢慢地显露出来,

    身上的皮肤开始呈现出泛青色,

    头顶上方,

    似乎也凝聚出了一个恐怖的乌云气旋,正在不断地搅动着。

    一道道古朴神秘的符文,开始在周泽身上显现,这里的任何一笔,任何一划,都蕴藏着最为深奥的玄理,甚至很可能现在一些所谓的符文大家的传承,就传承自此时周泽身上符文的一个笔画!

    “给我…………破!”

    剧烈的疼痛让周泽的身体都开始了颤抖。

    边上的莺莺和黝黑少女都看傻眼了,

    尤其是黝黑少女,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恐怖了,真的真的是那种难以用言语形容出来的恐怖。

    太可怕了,

    这个男人,

    惹不起惹不起啊,

    这可是,

    疯起来,

    连自己都杀的啊!

    ………………

    一万字了,

    到今晚零点还有一万字的挑战!

    打赏,

    月票,

    推荐票,

    来点鼓励啊!

    让龙看见你们手中的荧光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