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九百零八章 云舔狗
    老猴子的情绪正陷入一种极度压抑和亢奋之中,有追思,有怀念,有唏嘘,有喜悦,这是他最真实的心理感受,也是最为直白毫无遮掩地表现;

    然而,

    在下一刻,

    他的目光却忽然扫向了寒潭的西北侧边缘位置,

    当你正沉浸在自我情绪之中时,忽然有外人闯入,正常人都会很愤怒,宛若自己心底的秘密被外人窥觑到了一样。

    老猴子当即发出了一声怒吼,

    寒潭开始震颤起来!

    也不晓得是安律师和庚辰运气好还是不好,他们来的时候,正是老猴子隔着千万里上身侯亮亮和周泽对话的阶段,自然失去了对周围环境动静的掌控,附身结束后,又陷入到了自我情绪之中,一时没有来得及顾及到其他。

    所以才到现在,老猴子才发现了这两个不请自来的闯入者。

    寒潭里的水,它的温度本就很低,平时就不停地散发着白色的寒气,而此时,更是在老猴子情绪引导之下,逐渐结冰!

    老猴子伸脚踩到了潭面上,开始向这边走来,与此同时,一道道恐怖的气机开始封锁这块区域;

    他看似走得很慢,

    但他的那张网,却已然铺陈了开来,形成了极为恐怖的杀机,封锁住了四周。

    安律师和庚辰对视一眼,

    俩人以前都是巡检的身份,

    再怎么样,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了,风里来雨里去,说是浴火重生的凤凰有点儿太夸张,但至少也算是个老油条了。

    人家摆明了想“打人”,

    自己二人总不能真的就傻站在这里让人家打着出气吧?

    至于逃跑,

    这还能跑得掉?

    这四方天地都被对方封死了,往哪里跑?

    安律师掌心一翻,庚辰之前交给他的出身文字再度浮现,毕竟不是自己的,每次用的时候,都得走个流程。

    下一刻,

    气息暴增的安律师双手交叉结印,

    低喝道: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封、镇、灭!”

    黑色的手印凝聚着磅礴的煞气直接轰击了出去,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至少,

    从特效场面上来看,确实很过瘾!

    然而,

    老猴子鼻尖只是轻轻一“哼”,

    安律师打出来的手印还没冲到老猴子跟前呢,就直接崩散了。

    安律师心里“咯噔”一下,

    要糟!

    庚辰手中出现了一把丝线,直接一扯,

    “哗啦啦”

    一片绿色的蜜蜂一样的细小傀儡向着老猴子扑了过去,当真有铺天盖地之势!

    老猴子不管不顾,身形直接撞了上去,蜜蜂撞击在他的身上,只听得一串炒豆子一样的脆响,却根本阻碍不得其丝毫。

    庚辰稚嫩的小手下压,

    沉声道:

    “裂!”

    “轰!!!!!!!!!”

    爆炸声连续响起,寒潭刚刚冰封的池面在此时也出现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纹,然而,从硝烟和火光之中,老猴子继续从容不迫地走了出来。

    这是……碾压了!

    “咱们现在能不能分析一下,谁更适合断后?猜拳?”

    安律师是以开玩笑的口吻在说这话,

    实际上,

    若是换做其他时候,若是老猴子没这么变态,上来就像是推土机一样轰轰轰地过来,可能安律师早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但现在他自己也清楚,

    跑,

    是跑不掉的。

    既然跑不掉,

    那就别丢人现眼把后背丢对方让人家玩儿抓猪仔的游戏了。

    庚辰眼眸之中,有蓝色的光泽开始闪烁,其掌心位置,更是有两团蓝色的火光开始凝聚,似乎是在准备着什么。

    “拖住他,多拖一会儿!”

    庚辰开口道。

    安律师眼睛眨了一下,

    这是还有转机?

    不过安律师也没犹豫,双手食指点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位置,眼睛先闭起,再猛地睁开,磅礴的精神力直接释放了出去。

    只是,

    安律师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力在老猴子身上根本就找不到着力点,对方像是个绝缘体一样,完全屏蔽掉了自己精神力的任何作用。

    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的肉身变态到了极点,以肉身为依托,完全隔绝了外在力量对自身灵魂的干扰。

    这个和自家老板变成僵尸时差不多,当然了,自家老板是最不怕别人玩儿这一手的,无论是谁想跟他玩儿精神力还是玩儿夺舍什么的,他都直接把对方丢给体内的那位恐怖存在了事儿。

    另一种可能,就是对方的灵魂,其层次上已经超出了安律师的想象,安律师现在就像是小孩童给大人挠痒痒一样,人家根本就没感觉。

    不管是哪种可能,

    都说明,

    自己是真的挡不住啊!

    老猴子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距离安律师和庚辰不到五米远的位置,

    他的手掌已经举了起来,

    于他来说,

    可能安律师和庚辰在他眼里,就是两只很烦人的苍蝇,

    他所要做的,

    仅仅是走过来,

    再将其拍死!

    这不是装逼,也不是得瑟,更不是刻意为之,

    你会无聊到去为了踩死两只蚂蚁而专门准备什么仪式感?

    老猴子来了,

    他的手要落下来了,

    安律师已经绝望了,

    庚辰却在此时发出了一声怒吼,

    一枚蓝色的符咒被其打在了脚下的寒潭位置。

    “嗡!”

    四周的樱花,忽然飘落了下来,且又在瞬间粉碎,化作了淡红色的雾霾;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眨眼之间完成,而后,所有的雾霾开始收缩!

    老猴子的眸子里终于出现了一抹异色,

    当雾霾收缩时,

    老猴子的身形开始了倒退,

    他刚刚是怎么往这边走的,现在就怎么往回退,

    像是dvd机被按了倒放;

    安律师只觉得自己后背一阵发寒,紧接着是酥麻的感觉,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真的是太刺况?”

    安律师的声音开始颤抖了起来。

    这也是人之常情,第一次,让你去面对绝望时,你还能横下一条心大不了拼了,但等死里逃生之后,就像是再而衰三而竭,不慌,是不可能的。

    “这只能说明…………”

    庚辰有些绝望地笑了笑,

    “这只能说明,这位,比那位建造这里的紫带子判官,更恐怖。”

    安律师咬了咬牙,

    看了看脚下冰面上的裂缝,

    “喂,我们是真的要玩完了。”

    “啊,差不多吧,可惜啊,得和你这个人渣一起死了。”

    “嘿嘿。”

    安律师舔了舔嘴唇,

    体内的妖丹开始运作起来,

    一层层白色的毛发开始自安律师皮肤上浮现而出,

    此时的他,

    周身妖气散发,

    宛若一头化形的妖物。

    这妖丹还是当初老板给自己的,是白狐的妖丹,安律师一直没舍得炼化,带在身上。

    庚辰有些意外地看着安律师,道:

    “没想到你居然能这么倔强,到现在也不放弃,你安不起当年能爬上那个位置,确实不算是浪得虚名。”

    庚辰不是没见过安律师用这妖丹,之前在通城交手时,安律师就显摆过了,但妖族是靠肉身去拼的,你让安律师用这半吊子妖化去跟眼前这位恐怖存在去拼肉身?

    真的和鸡蛋碰石头没什么区别,无论这枚鸡蛋是生的还是熟的,结局还是一样的。

    “我这个人吧,就一个优点,那就是不管面对多么艰难的时刻,都不会去放弃,人活一世,魂留一循,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没了,总觉得亏得慌。”

    “也对。”

    庚辰重新站直了身子,

    两只小手快速地翻动着,一团团暗红色的光晕从其掌心里不断地凝聚而出,这是业火。

    庚辰瞥了一眼安律师,

    道:

    “你都这样子了,总不能让我被你比了下去,那就再拼一把,拼输了,也就死而无憾了。”

    “就该这样!这才是咱们该有的气度不是?

    任何时候啊,都不能放弃,都得活,都得想着活,都得挣扎地去活!”

    安律师点头肯定道。

    “呵,行,我陪你,其实,这次算是我对不起你,不拉着你一起出来,你也不会有这种事儿。”

    “别,对不起这种话,太轻,没诚意,要说对不起,最好拿点儿实际的东西出来。

    不过,这里也是我要来的,也算是我自找的;

    用我老板那句话来说,我这就是云追星。”

    “不是云舔狗么?”

    “闭嘴!”

    终于,

    逆着这寒潭的阵法,

    老猴子再度走到了距离安律师和庚辰很近很近的位置。

    庚辰目光微凝,

    蓄势待发!

    安律师呼吸开始加重,面容严肃!

    随即,

    安律师“噗通”一声,直接对着老猴子跪了下来,

    大喊道:

    “老祖宗啊,老祖宗唉,都是这个人抓了我,让我被他驱使奴役的;

    老祖宗啊,

    小子对您的崇敬之情比天高比海还深呐,

    求老祖宗搭救,求老祖宗赶紧灭了他,救救小子吧!”

    “…………”庚辰。